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04 2024年6月21日 星期五

“抖音”游说美国政坛 能否避免被禁命运?


抖音海外版TikTok的标志
抖音海外版TikTok的标志

美国禁用抖音海外版TikTok的呼声越来越大,中国总部因此加大了对美国政坛的游说,同时展开魅力攻势,试图说明TIKTOK可以脱离中国共产党的控制。批评者指出,TIKTOK的游说工作可能分散美国国会有关限制其运营的立法力度,唯有全面禁用才能保护数据不受北京干预。

与美国政府谈判停滞 TikTok极力游说避免被禁命运

TIKTOK在公关工作上主动出击的直接原因,是其与美国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谈判陷入停滞。CFIUS是美国政府的一个跨部门委员会,在数据安全保障问题上与TIKTOK进行的谈判进行了两年之久,但迟迟未能达成协议。

字节跳动首席法律顾问埃里克·安德森(Erich Andersen)今年一月对《纽约时报》说,与CFIUS的谈判自去年秋季陷入停滞后,该公司开始转变对策。他说:“有必要加速解释,说明我们准备好的举措、以及对国家安全进程的投入力度。”

一名曾为共和党籍参议员担任幕僚长的评论人士对美国之音说:“由于CFIUS审查的机密性,很难从中收集信息。然而,我预计CFIUS会对禁止TikTok犹豫不决。”

这名要求匿名的分析人士说:“如果没有彻底禁令,中国的TikTok数据管道将继续存在。”

分析认为,与CFIUS达成协议,进而持续在美运作,是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TikTok最希望得到的结果。因为另外两种处置方案将更为严厉:美国政府全面禁止TikTok在美运营,或者迫使字节跳动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战略科技项目主任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对美国之音说:“CFIUS(谈判)举步不前的每一个月,(对TikTok来说)都意味着离某种禁令更近了一步。”

《纽约时报》最近报道说,字节跳动公司2022年在美国的政治游说共花费近540万美元,预计今年这个数字还会增加。为了避免“被禁”的命运,TikTok在美国政坛和智库圈展开魅力攻势,试图表明在美国的运作可以不受北京影响。

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将于3月23日在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作证。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也计划在3月就一项禁止在美国使用TikTok的法案进行投票。

TikTok美洲业务部公共政策负责人贝克曼(Michael Beckerman)2月1日与美国国会众议院中国事务专责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会面,试图说明该公司计划推出的数据管理方案。加拉格尔的发言人随后对外界表示,TikTok的理据“没有说服力”。

多项法案出台 试图全美禁“抖音”

美国联邦政府、美国多个州政府和地方政府都已下令禁止在政府的电子设备上安装和使用TikTok,但TikTok的批评者呼吁应该在全国禁用。该程序在美国的使用人数超过一亿。

美国国会多名议员已经推出利用经济手段禁止TikTok在美运营的议案。CSIS的刘易斯说:“彻底禁止将是困难的,因为TikTok属于言论,这是受保护的言论。但它(美国政府)可以禁止金融交易,这是有可能的。”

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1月25日宣布推出《禁止美国设备使用TikTok议案》(No TikTok on United States Devices Act),这一议案将指示美国总统利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IEEPA)阻止和禁止美国实体与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的交易,并对试图逃避这些制裁的实体处以严厉处罚。 共和党籍众议员巴克(Ken Buck)推出了这一议案的国会众议院对应版本

去年12月,国会共和党籍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推出了一项旨在在全美禁止TikTok运营的议案。议案试图禁止中国、俄罗斯等重点受关注国家的社交媒体公司和受这些国家影响的社媒平台与美国实体进行交易。

这项议案得到了民主党人的支持,因此受到格外关注。国会民主党籍众议员拉加·克里什纳莫迪(Raja Krishnamoorthi)与共和党众议员加拉格尔联合支持了这项提案。有迹象显示,越来越多的民主党人对禁用TikTok表达了支持立场。民主党籍参议员迈克尔·班内特(Michael Bennet)2月2日致信在美国苹果和谷歌公司,要求它们在其应用商店将TikTok下架。

美国通过立法禁止TikTok之路还很漫长。相关提案如果在众议院通过,还需要在参议院获得60票以上的多数。

CSIS的刘易斯说:“人们很喜欢TikTok。如果美国禁止它,人们不会感到高兴,所以要想找到一个在安全上有效、又在政治上是可持续的解决方案,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

TikTok试图在美国国会制造分化

美国数字进步研究所(Digital Progress Institute)主席、电信法规律师乔尔·塞耶(Joel Thayer)对这些提案在国会闯关通过的前景并不十分乐观。他说,禁用TikTok的呼声自特朗普政府时期就已出现,而TikTok至今在美国市场安然无恙,说明游说工作产生了某种效果。

塞耶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政治层面会如何分解。如果更多的民主党人支持TikTok,那么霍利(参议员)会更难推动他的议案。”

塞耶认为,目前整体政治风向对TikTok不利,民主党人可能推出较为温和的限制TikTok的提案,这样的局面可能分散焦点,让更强硬的一派提案受阻。

“如果出现了另外一部议案,没有霍利的议案走得那么远,你真的能让那些呼吁全面禁止TikTok的共和党人去支持另一部议案吗?”塞耶说:“游说努力会在各方之间制造更多的隔阂……从TikTok的角度来看,这就是一种成功,因为如果你让大家都陷入停滞,不知道该做什么,让各方承认有问题,但不知道如何行事,这就意味着什么都完成不了。

TikTok将问责压力转嫁给美国政府

与此同时,TikTok希望展现更多的透明度,表明自己不受北京控制。上星期,TikTok邀请众多美国媒体记者参观其位于洛杉矶附近的“透明与问责中心”(Transparency and Accountability Center)。TikTok方面表示,该中心对政策、内容议题和安全问题领域的专家开放。预计字节跳动还将在华盛顿、都柏林和新加坡开设这样的中心。

美国新闻网站VOX说,TikTok通过这一中心展示该平台如何操作算法和进行内容调整,但“不是特别有启发性”,但TikTok方面十分着重介绍如何将部分美国业务从中国剥离、但同时保持北京字节跳动公司对其的所有权。

TikTok与美国政府的谈判焦点之一是,TikTok保证将美国用户的数据保存在美国的服务器,并由一个监督委员会负责确保数据不会流到中国,并防止中国审查或操纵该平台上的信息。

按照这一安排,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甲骨文将为TikTok提供美国境内的数据存储服务,TikTok内部称之为“德州项目”(Project Texas)。

为了打消外界对北京总部对其的所有权导致中国政府影响TikTok的担忧,TikTok提议将美国业务置于一个独立的公司实体(“TikTok美国数据安全公司”,简称USDS Inc.),这一新组织将有一个独立的董事会,由CFIUS批准,预计将有2500名员工运行TikTok美国版本,并审核其美国的内容调整政策。

TikTok表示,基于这样的公司结构和基于美国的技术基础设施,TikTok的美国版本运作可以将其与中国总部隔离开来。

TikTok的长期批评者、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科隆·科钦(Klon Kitchen)通过推特发文说,社交媒体平台数据流动巨大,TikTok的这一提议实际上是将监管的责任和压力转嫁给了美国政府。他说,中国通讯技术巨头华为此前在欧洲做出过类似的安排,但结果证明数据安全无法得以保障。

他说,TikTok强调了防止数据“流出”美国的努力,但问题在于,“数据不需要‘流出’美国,也可以被字节跳动并最终被中国共产党所利用。”

科钦还指出,TikTok提出的源代码检查和监控毫无意义,社交媒体平台运行的数千万行代码数量难以通过人工的监控来捕捉:“即使TikTok的每一行代码都经过了初步审查和验证,也无法在如此庞大且经常更新的代码库上保持可靠的实时态势感知。只需几行代码就可以引入一个严重的漏洞,第三方审查人员将依赖TikTok披露我们无法指望的所有更改。”

霍夫斯特拉大学(Hofstra University)法学教授古举伦(Julian Ku)对美国之音说:“问题是,无论他们提供什么提议,只要TikTok还是一个(字节跳动)所拥有的实体,就无法完全将数据屏蔽与中国政府之外。”

(美国之音记者莫雨对本报道亦有贡献)

评论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6/20【时事大家谈】官方否认倒查30年,中国为何刮起“查税风暴”?中国房屋价格跌跌不休,危机何时见底? 嘉宾: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金融学者、独立时评人张杰;主持人:许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