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8 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老兵用舞步压倒战争梦魇


很多美国退伍军人从前线返回家园后都饱受PTSD、也就是“创伤性应激障碍”之苦。这种无形创伤的症状可能包括惊恐发作、恐怖记忆回闪或恶梦。有PTSD的人还可能会在注意力集中和睡眠等方面出问题。他们可能突然发怒或养成吸烟、喝酒和吸毒等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市,一位组织者举办独特的舞蹈项目,让老兵们通过跳舞来战胜PTSD的症状。

这组退伍军人随着音乐拍手移步,从压抑的PTSD症状中获得一时解脱。不再有忧愁,不再有恶梦。

这是舞蹈治疗课,组织者是黛博拉·德南菲尔德。

她说:“你知道,一旦你活动起来,内啡肽就上升了,感觉就好了。他们对我说,即使在他们回家之后,这种好感觉仍然存在,甚至持续到第二天、第三天。”

10%到20%的参加过战争的退伍军人患有PTSD。参加过1990-1991年海湾战争的罗斯福·史密斯就是其中之一。跳舞帮助他克服病症。

他说:“这是一种让你平静的方式,一种抒发渠道。我们的处方药吃了不少了,可是,此时此刻在这里跳舞是我有过的最好的处方了。没有副作用。实际上,唯一的副作用是,如果你总是微笑,腮帮子可能会有点酸,脸会僵住。不过,能笑是好事。”

德南菲尔德相信,跳舞具有治疗作用。她在2013年为患有PTSD的退伍军人开发了“健康跳舞”(Dancing Well)项目。

舞蹈课的人数通常维持在30人以下。每次课程持续10个星期。

灯光保持黯淡,音乐轻松愉悦。

德南菲尔德解释说:“我们确实为那些大脑受过创伤刺激的人调低灯光。我们注意音乐的音量。有些人对音量和噪音非常敏感。”

跟着音乐节拍起舞帮助参加者自我陶醉,享受此时此刻的欢乐。

患有PTSD的陆军退伍军人达莲娜·梅斯勒说:“它让我找回了自我,让我沉醉于自我。我在开心享乐。而之前,我总是担心别人在想什么,担心我是不是把事情做错了,等等。在这里,我不用担心这些事情了,就是在开心享乐。我们都像家人一样聚在一起,开心享乐。”

德南菲尔德下一步是训练志愿领导者,这样就可以帮助更多退伍军人同PTSD病魔斗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