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46 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专访美中关系学者萨特:中俄走近对美国构成威胁


专访美中关系学者萨特:中俄走近对美国构成威胁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1:04 0:00

专访美中关系学者萨特:中俄走近对美国构成威胁

知名美中关系学者、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罗伯特·萨特(Robert Sutter)认为,近年来,中俄关系的不断升温给美国的国家利益构成威胁,特别是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获得无限期连任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赢得了第四个总统任期后。萨特教授最近接受了美国之音的专访。他表示,中俄两国对美国的看法趋同,而美中关系走低的根本原因是中国全面挑战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

专访美中关系学者萨特:中俄走近对美国构成威胁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1:10 0:00

记者林枫:近年来中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密,特别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又迎来了各自新的任期。为什么您认为中俄之间的密切联系对美国利益是个威胁?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会晤到访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7年7月4日)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会晤到访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7年7月4日)

萨特教授:谢谢你的这个问题。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就是专门研究这个的。我是一个有关中俄关系项目的主要调研人。我们在这个议题上对大约100人进行了为期一年半的调研,他们都是各个领域的专家。这项研究让我对中国有了新的认识,我发现中国与普京以及普京的所作所为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在美国,我们把普京的做法看得非常负面。这使我对习近平的看法也趋于负面,因为他与普京领导的俄罗斯正密切合作。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看法,他们在很多方面都很反感美国,他们视美国为威胁。最重要的一点或许是他们都认为美国的国力不强,他们正好可以借机去拓展自己的利益,因为美国看上去已不再强大。这是我们这项调研得出的结论,而且如果美国继续让人感到不强大的话,问题就会更为严重。

记者:您刚刚提到,美国需要更加强大。而川普政府正在贸易问题上向中国施压,并有可能向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您认为,川普政府这步棋是不是走对了?这是不是美国整体对华策略的一部分?

萨特:我不太确定。我认为,参与我们中俄关系调研的大多数人都不认同川普总统打算用制裁和关税来解决问题的做法。但是川普政府的战略已经在公布出来的文件中得到了阐明,包括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美国《国防战略》。这是很明确的。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把经贸关系看作是国家安全的一部分。因此,中国被认为是在使用各种不公平手段削弱美国的实力,占美国的便宜。从美国国家安全的角度,这些都是很负面的因素。在我看来,这的确很严重。基本上说,这是在华盛顿出现的新说法。换句话说,是主张采用整个政府参与的方式。这种想法是,需要一种整个政府参与的方式来加强美国政府和美国的力量。但与此同时,中国已经对美国采取了整个政府参与的方式。中国的做法还没有像普京那样直接,被很多人看成是不诚实的、欺骗性的。换句话说,他们是假装注重积极面,而实际上却是利用负面的东西来对付美国人。在华盛顿,这越来越被看作是中国的一种行为模式。美中的经贸关系,它当然对美国是有好处的,但也存在很多问题。这些问题的症结在于,中国希望能够在多个关键经济领域成为主宰,让美国屈从于它的脚下。在我看来,这是导致美中经贸关系紧张的主要原因。美国认为,中国利用国家指令机制的方式在美国看来是极其不公平的,因此必须要予以反制。

记者:您认为,美中关系是否正在处于一个转折点上?川普政府正在一系列问题上对中国强硬起来。例如在台湾问题上,川普总统3月份签署了《台湾旅行法》。在敏感问题上也对中国更为强硬起来。

萨特:在这个问题上,我看重的是战略。他们在文件中阐明了战略,但总统说起话来却不是那样。他本人没有亲自讲这些话。他仍然和习近平保持着非常具有建设性的关系。他是不可预测的,可以走向不同的方向。所以我在观望这项战略如何得到落实。这项战略是什么?基本上,这个策略就是把中国看成是一个修正主义大国,一个对手,而中国在试图削弱美国。这个战略首先是在军事层面上的。美国在这方面的战略是比较清晰的。美国国防部制定并且正在实施该战略。美国的国防预算每年增加了8000亿美元,来帮助实施这个全球项目。当然这并不完全是针对中国,但中国的确是最优先考虑的对象。在经济方面,川普政府内部的看法一度分歧严重,甚至有些混乱,但现在强硬派正在占据上风。在经济领域对中国强硬起来的策略轮廓正在显现出来。在被美国认为是中国正在削弱美国力量的经济领域,美国会更加强硬起来。在价值观方面,川普政府似乎不太关心价值观。这就是美国目前的对华战略。至于台湾问题,众所周知,这当然被中国认为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议题。但我看不出来台湾问题在整个美国对华战略中处在什么位置。我所了解的是,共和党人比民主党人更喜欢台湾。他们给台湾提供了更好的平台。在奥巴马和小布什执政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行政当局在与台湾交往时都是小心翼翼的,避免把中国惹恼。而本届政府已经表现出来,他们愿意做一些中国不喜欢的事情,中国强烈反对,但他们还是做了。《台湾旅行法》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总统在法案上签了字。美国副助理国务卿不久前高调出席了蔡英文的招待会。这是很不一样的。当然,川普政府内部一些人士更倾向于支持台湾,比如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就公开发表过很多支持台湾的言论。薛瑞福(Randy Schriver)是国防部一名重要官员。按他过去的记录,他对台湾的支持也是中国不喜欢的。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些情况。至于这是不是整体战略的一部分,那我就不清楚了。

记者:《外交政策》杂志的一篇文章提到,川普政府正在打“台湾牌”(Taiwan card),是不是这样?您的看法是什么?

萨特:这当然是可能的,显然有人可以这么来解读的。每当川普政府决定采取类似行动的时候,他们是会把这个因素考虑在内的。我认为,很多亲台湾的人士是出于他们所关心的原则。这是他们的驱动力。他们认为,台湾的境遇很糟,因此表达对台湾的支持是很重要的。我本人也这么认为。我觉得,如果我们不在台湾问题上表达坚定立场的话,那么我们就很难阻挡中国在亚太地区咄咄逼人的、压迫性的霸凌行为。如果你对中国霸凌台湾的行为一直无动于衷的话,你还怎么能说你是认真的?你可以说,好吧,我们的底线是在南中国海,你们必须要停止在那里的霸凌行为。那么台湾呢?中国欺压台湾20年了,而美国政府一直默不作声。

记者:美国民间和官方对中国的主要不满是什么?从过去的经验来看,西方似乎希望,当中国开放经济后,当中国逐渐融入国际体系当中后,经济上的变革也会慢慢带来政治上的变化。但现在却是事与愿违。今年3月,中国修改了宪法,废除了国家主席任期限制。这让中国向个人独裁的方向又迈近了一步。这会不会是美国对中国感到失望的原因之一?

萨特:我认为,你提出的观点很有意思。首先,我并不认为美国民众当中已经普遍出现对美中关系严重不满的情绪。民调并没有反映出这种变化。从历史来看,总是有50%左右的民众不赞成中国。民调一直是这样。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民众并不乐见美中关系出麻烦。我们所看到的美国对中国的不满主要来自于精英阶层,专家、决策人士、政界人士,这个圈子里的人。到目前为止,普通民众并不是对中国不满情绪的主要来源。但来自政府的不满却是很关键的,因为政府制定政策,它可以改变政策方向,它可以进行调整。在对华政策上,美国确实有了很大转向。为什么呢?当然有很多的不满。就我和其他很多人而言,我们有一种紧迫感,认为如果我们不行动的话,那么美国将面临很糟糕的后果。在经济方面,如果你看一看《中国制造2025》计划,如果你看一看中国的政府干预,中国企业得到大笔资金去并购美国高科技企业,等等。这些对美国至关重要。等于是向美国宣布,我们要让你成为二流。美国当然不愿意甘心成为二流。所以我们必须要反击。我认为,美国精英阶层中很多人对此都有同感,大家感到忧心忡忡。

记者:至少从去年4月川普与习近平在海湖庄园的峰会以来,美中两国在朝鲜问题上一直保持了密切合作。但现在,美国的对华政策似乎出现了180度大转弯,在台湾议题上、在经贸问题上等等。您是否认为,美国现在已经有把握独自解决朝鲜问题了?

萨特:这点提得很好。我肯定,川普政府会盘算,如果我们在台湾问题上有什么动作,如果我们在贸易问题上有什么动作,等等,中国会在朝鲜问题上有什么反应。这些是肯定会考虑到的。显然,川普政府在考虑到这些之后,仍然提出向中国征收惩罚性的关税,仍然在台湾问题上采取了一些小步骤。这是不是意味,在朝鲜问题上,美国已经不需要中国了?我不这么看。我认为,川普政府会继续保持对中国的压力,而且我也还没有看到中国减轻了任何对朝鲜的压力。所以我们还是要拭目以待,我们必须仔细观察。但我认为,中国仍然在朝鲜问题中发挥着作用。问题是中国还愿不愿意做下去。这是他们的选择。如果美国在安全议题、经贸议题和台湾议题上对中国保持强硬立场,中国还会不会继续这样做?我们还需要观察。

(美国之音进行一系列采访,反映有关美中关系及美国政策的负责任的讨论和观点。被采访人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