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3 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焦点对话:习近平成电视主角,个人崇拜仍有市场?


焦点对话:习近平成电视主角,个人崇拜仍有市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2:14 0:00

焦点对话:习近平成电视主角,个人崇拜仍有市场?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成了中国各媒体平台的最大主角。中央电视台最近推出特别节目“平语近人—习近平总书记用典”,湖南卫视也推出竞赛节目“新时代学习大会”。除此之外,“习近平时间”“讲习所”等各类“习语录”大量出现在中国各大媒体平台首页,习近平思想正铺天盖地覆盖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继今年三月习近平思想入宪和取消主席任期制之后,中国的“个人崇拜热”曾一度降温,为何现在又有升温的迹象?这些新的造神运动,是否可能激发民间的逆反心理?

焦点对话:习近平成电视主角,个人崇拜仍有市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2:14 0:00

参加讨论的三位嘉宾是: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夏明:习近平对权力有不安全感

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CUNY-GC)政治学教授夏明认为,习近平三月修宪这事本身就表露出他对权力的不安全感。他若真的大权在握,应该会更潇洒和放松些。经历七月的挫折,外加中国的社会、政治、经济形势对习近平的地位愈加不利,所以习近平周围的人要结帮维护手中的权力。他们现在做的一切其实就是为了权力而战,把“大哥”作为一个“神”推出来供着。所以,这些人为了自己的位置和权力,面对中国目前的危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回到过去传统的“造神”运动方法。

夏明:“造神”的目的是为“神”遮丑

对于现在各大高校纷纷成立学习习思想的研究会、学生社团或习思想研究中心(院)的现象,夏明表示,这让他想起卢梭的一句话:醒来吧,忘掉你孩童的状态,成为一个成年人。夏明认为现在中国出现“返祖现象”,上上下下都用愚蠢可笑的方式吹捧习近平。但习近平到底有没有思想?某档节目上说习近平走15公里路借《浮士德》这本书,如果这是真事,那么习近平借来这本书后肯定没有读。因为这本书里讲的就是浮士德教授如何与魔鬼做交易,到了60多岁还能重回青春,和年轻的玛利亚再次过上了肉欲的生活,最后下了地狱。如果习近平能读懂《浮士德》,他就会明白做事情的底线。习近平闹过几个笑话,比如把“通商宽农”说成“通商宽衣”,把中国人均收入8000美元说成了8000万美元,把西藏的格萨尔王说成萨格尔王。而他丢的这些丑是他周围这些抬轿的人需要千方百计去弥补的。所以,通过“造神”运动,一方面可以取得习近平的欢心,另一方面也能让老百姓树立起对习近平的尊重。可以感觉到,这批人现在已经黔驴技穷了。

陈破空:习近平有“偏执狂、自恋狂、强迫症”特征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表示,习近平上任头五年搞个人集权,大权在握的同时推动个人崇拜。他今年三月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权力达到高峰。他七月遭受重挫,甚至传出政变传闻,一度个人崇拜冷却。但八月北戴河会议的权力斗争中习近平一派再占上风,个人崇拜又死灰复燃,卷土重来,汹涌澎湃。这种反反复复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现在事情到了这一步,陈破空用几个词来形容习近平的这种想法:偏执狂、自恋狂、强迫症。个人崇拜不符合时代潮流,不是与时俱进,而是与时俱退。而习近平偏迷信这一套,认为这能给他带来好处。所以他可能本人出现了某种精神疾患,而他周围的人则迎合了他的精神疾患。

陈破空:中共宣传个人崇拜手段“与时俱进”

陈破空认为,这一系列个人崇拜行动肯定不是地方上的自选动作,这是中宣部的统一布置,王沪宁的统一部署。满清末期有一句话,“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用外国人的技术对付外国人。今天的中共不仅继承了满清的衣钵,确实也在用外国人的技术对付外国人,它还“师民之长技以制民”。也就是用人民喜闻乐见的社交手段对付人民,比如手机、电视、抢答节目等等,用娱乐化的方式宣传习近平的思想,新瓶装旧酒。人民用什么我就用什么。过去的骗子是用传统手段在街上行骗,但现在的骗子则是用电话诈骗,网络诈骗,甚至在百度上打假广告,让“魏则西们”上当。现在电视台搞的这类节目就是新的诈骗手段,参加节目的这些选手都是精神上的魏则西,在那里受骗上当。当然觉醒的人民肯定还是有的。据说这些选手上节目答问题也就是为了一点奖金,说不定下了节目心里边还是很反感的。

杨建利:政绩乏善可陈,只好搞个人崇拜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认为,任何独裁者都有搞个人崇拜的需要,但搞到这种程度,肯定有一个大背景。一般情况是,之前有一定威望,但由于出现政策上的失误而受到挑战,威望降低。这时为了维持威信,继续掌握权力,就大搞个人崇拜。毛泽东就是个很明显的例子。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时期是他搞个人崇拜最厉害的时候,而在此之前恰好有他的政策失败做铺垫。习近平现在把个人崇拜搞到如此程度,本质上是同一道理。他没有其他办法,只剩这一个办法了。政策上非常失败,中美贸易战爆发,和美国的关系搞得如此糟糕。而且经济上出现这么大的问题,其他方面又基本乏善可陈。这种时候,他搞个人崇拜的需求就非常大,因为他必须用这一套来告诉所有人,我还在进行有效统治。

杨建利:习近平用个人崇拜来测试社会对其服从度

对于江泽民和“胡温”等中共退休高层会如何看待习近平搞的个人崇拜热,杨建利表示,“皇帝”还在,你就把自己吹捧至此,他们肯定很反感。习近平今年7月受到一些挫折,主要来自这些人的反制。而他现在能继续大搞个人崇拜,说明反制没起到效果,中共元老势力示弱。搞个人崇拜是为了洗脑固然没错,但在信息社会搞洗脑效果有限。习近平搞个人崇拜的主要出于对权力的危机感和不安全感。党内有人挑战,社会上人要造反,这些都会威胁其个人权力,所以他要不断测试,确保这个社会还服从于他,整个权力系统还听从他指挥。如果下命令的人都是下合理的命令,那大家都去执行没有任何问题。但若下令者做出不合常理的荒诞事,整个社会也接受了,整个权力系统也去执行了,这就说明全社会都服从于他,他的权力统治有效。哈维尔曾举例,一个卖蔬菜的老板在橱窗里贴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标语,联合无产阶级和他卖蔬菜看似毫无关系,但贴出这个标语就表明他要服从。整个社会对荒诞之事也都服从,那说明这个社会就真的服从了。习近平就是这么来测试自己的统治是否有效。每次测试成功,就相当于给他党内对手和民间发出信号:我还在有效统治,你别挑战我。这是他维持权力的重要手段。

YouTube视频:焦点对话:习近平成电视主角,个人崇拜仍有市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