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25 2018年7月20日 星期五

香港一地两检条例刊宪 多人入禀司法覆核


香港新民主同盟成员就一地两检条例入境司法覆核(摄影: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立法会上星期在争议中通过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草案,香港政府星期五正式刊宪成为法例,西九龙高铁站地库超过10万平方米的中国口岸区,将会全面实施中国法律。两名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及梁颂恒等多名人士,认为一地两检条例违宪,近日分别入禀高等法院司法覆核,要求法院颁布草案无效。有法律界人士以及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认为,司法覆核可能再次引发中国人大释法。

为配合连接中国的广深港高铁香港段计划今年第三季通车,由建制派主导的立法会上星期四(6月14日)晚,在一片争议声中,三读通过香港政府提出的《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草案》,完成“三步走”程序的最后一步,即香港本地立法。

香港政务司司长、署理行政长官张建宗星期五(6月22日)签署一地两检条例草案,正式刊宪成为香港的法律,而生效日期仍有待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另行行宪决定。

《一地两检条例》载有图表标注西九龙高铁站内的中国口岸区位置,亦指明行驶中的高铁客运列车同样会视为中国口岸区的范围,在法律及司法管辖权上会视为在“香港以外、(中国)内地以内”,由中国机构全面执行中国的法例,但不会影响香港特区的划界。

香港政府去年7月底公布西九一地两检方案之后,过去接近一年来受到法律界以及民主派的质疑,主要是认为方案违反《基本法》有关中国全国性法律不会在香港实施的条文,亦担心先例一开会令一国两制崩溃,影响香港的国际地位。

有关西九一地两检的争议,近日由立法会转到法庭。社民连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星期四(6月21日)入禀高等法院申请司法覆核,入禀状表示,一地两检草案是要在香港司法管辖区内实行中国法律,做法违犯《基本法》第18条,因此要求法庭宣告有关草案违宪及无效。

香港社民连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就一地两检条例入境司法覆核(摄影: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社民连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就一地两检条例入境司法覆核(摄影:美国之音汤惠芸)

梁国雄星期五(6月22日)早上到高等法院就今次司法覆核申请法律援助,他在法庭外会见传媒表示,立法会建制派议员用“极之野蛮”的方法,帮助香港政府通过一地两检这个“违宪的法案”,侵犯了香港人的权利,因此他向法院提请司法覆核。他又表示,留意到今次有关一地两检的司法覆核有新的情况出现。

梁国雄说:“很多亲共传媒认为,香港的法院不应该审这件案,香港的法援署是不应该批准法援,我觉得这个讲法其实是用共产党的压力,去令到应该为香港市民的司法济助权做事的法律援助署受到压力,亦是向监察法律援助署的法律援助局施加压力。”

梁国雄表示,希望亲中传媒的舆论压力,不会影响到他今次一地两检司法覆核案,申请法律援助。

香港大律师公会曾经3次发表声明,表示一地两检条例违宪,是史无前例、主权移交以来落实执行《基本法》最大的倒退,严重冲击一国两制的实施及法治精神。

在立法会通过一地两检条例草案后,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接受Now新闻访问表示,司法覆核已成为解决一地两检条例问题的唯一方法,因为香港实施中国法律有否违宪是法庭处理的问题。不过,戴启思认为,司法覆核可能再次引起中国人大释法。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亦忧虑政府“设局”,等待有人就西九一地两检提请司法覆核,引发另一波的中国人大释法,去改变香港《基本法》第18条规定,除了国防及

外交中国全国性法律不会在香港实施的条文,进一步将北京的全面管治权在香港实行,破坏一国两制,影响香港的国际地位。

梁国雄回应有关一地两检司法覆核会不会引起另一次中国人大释法表示,过去多次中国人大释法,大部分都不是由官司引起,亦不是由香港法院要求,他认为毋须担忧今次一地两检司法覆核,会引起中国人大释法破坏香港法治。他又以无法阻止狗吠去形容中国人大释法。

梁国雄说:“如果狗吠的时候,你就要告诉它其实你不应该吠,有什么事慢慢跟我讲。其实(中国)人大几时释法、它喜欢做什么,其实多次都是曲解了《基本法》第158条第1、2、3款,现在的讲法是人大常委随时可以释法,我们根据普通法的原则,一看下去就知道人大常委如果要释法,是要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等法院,做一些不可挽回的终审判决,而这些判决是涉及到中国同香港的关系的时候,才可以提请人大常委释法。”

有“长洲覆核王”称号的香港市民郭卓坚星期五(6月22日)就一地两检条例入禀高院申请司法覆核,答辩人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入禀状要求法庭颁令,将林郑月娥所提出在香港特区内设立中国口岸区实施一地两检的做法,定为严重违反《基本法》。郭卓坚亦要求,法庭取消已刊宪的一地两检条例,因该法案完全违反中国国务院221令界定的香港特别行政区界域,以及多条《基本法》。

有“长洲覆核王”称号的香港市民郭卓
有“长洲覆核王”称号的香港市民郭卓

郭卓坚说:“所以我们今日说一地两检整个是违反了国家(中国)的命令,以及(中国)国务院的命令,你以为(中国人大常委会)一言九鼎,虽然你人大常委你通过(一地两检决定)后,你有没有通过国家主席一个命令﹖有没有经过国务院的命令呢﹖无,只懂说「一言九鼎」,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香港人、我身为中国人,所以就要司法覆核。”

郭卓坚之前曾经三次就一地两检入禀司法覆核,但法庭因为一地两检条例仍未在立法会通过拒绝受理。郭卓坚表示,选择在星期五香港政府就一地两检条例刊宪当日入禀司法覆核,他认为胜算相当高。

郭卓坚说:“这次的成功率,如果不是像童谣说的,看看马骝(猴子)怎样搬龙门,就应该成功机会很大的,上三次它(法庭)搬龙门就说你讲什么都无用的,都还未立法、未刊宪、你太早(入禀)了,就摒(除)了我。”

新民主同盟成员古俊轩星期五在多名成员陪同下,包括立法会议员范国威及区议员谭凯邦,到高等法院就一地两检条例入禀司法覆核。他们在法庭外展示标语及高呼口号。

新同盟成员高呼口号:一地两检违宪、条例法案无效。

古俊轩在一地两检司法覆核立场书表示,立法会通过一地两检条例草案,同意香港政府将西九高铁总站及铁路范围划出所谓“中国口岸区”,他认为此举有违《基本法》的原则,而《基本法》亦没有授权港府割地出租香港入何土地,让中国机构执行境外法律。

香港新民主同盟成员古俊轩(摄影: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新民主同盟成员古俊轩(摄影:美国之音汤惠芸)

古俊轩在立场书表示,会尊重法官裁决,他也明白即使胜诉,中共可能输打赢要,引来另一次释法,但如果什么都不作为,香港就会在他这一代完结。

古俊轩的司法覆核申请,答辩人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新同盟区议员谭凯邦对传媒表示,核心问题是郑若骅协助走完一地两检的“三步曲”,即是中港两地政府的合作安排、中国人大常委会决定、香港本地立法。

谭凯邦说,当中司法覆核的内容包括在那个地方(中国口岸区)不合理地实行大陆的法律,那个范围亦会令法院无办法行使香港的司法管辖权,那个位置亦会限制《基本法》多条条文,包括言论自由及人权以及召唤律师权这些条文,所以综合这些条文,我们认为它(一地两检条例)是违反多条《基本法》。 因为宣誓案被法庭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的青年新政梁颂恒,星期四(6月21日)入禀司法覆核,他的入禀状表示,一地两检条例草案明显违反《基本法》中订明,香港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不应与《基本法》相牴触,但是一地两检草案明显牴触《基本法》多条法例,要求法庭宣告草案违宪及无效。 梁颂恒在法庭外会见传媒,引述去年12月14日有一位年轻人不幸自杀身亡,他自杀前在社交网站留言表示,有关一地两检千万不要相信它没有跨境执法,但立法会仍然在上星期通过一地两检条例草案。

梁颂恒说,无疑地我们每一个人的力量可能很微小,那位年轻人如果他今日在这里的话,可能他都找不到一些方法去实践他希望能够做到的事,跟大家讲到的东西,但是我很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分清楚黑及白,认清楚对与错,所以有今日这个决定进行司法覆核,针对立法会主席梁君彦,他在立法会里面通过了这一条违法违宪的法案。 对于有中国学者表示,中国人大的宪法和法律委员会负责监督法律实施,因此一条法例是否合法合宪,并非由香港法院判断。梁颂恒批评说法‘完全荒谬’,因《基本法》清楚列明香港司法管辖权是属于香港法院所拥有,他亦看不出为何在香港发生的事,香港法院不可受理。至于一地两检司法覆核会不会再次引起中国人大释法,梁颂恒表示,不是他的能力范围可以控制,因为如果中国人大如上次宣誓案释法,他认为「无一单官司可以打得赢」,他又对今次司法覆核的胜算表示乐观。

梁颂恒说:“不搬龙门的话,我认为胜算是十分高。正常人一看法律的条文,其实是很非黑即白的一个问题,你无可能硬说那里(西九站中国口岸区)不是香港的范围,香港的范围其实是1997年之前,由(中国)国务院的文件,划明整个疆界是怎样,所以我看不出如果不搬龙门的话,我真的看不出输的理由是什么。”

对于梁颂恒及梁国雄等多名人士,先后就《一地两检条例》入禀高等法院申请司法覆核,在北京的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回应表示,没有听过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方面,有人对一地两检司法覆核有任何看法,至今亦不清楚是否需要释法,但她强调,释法永远是存在的权力,是否运用则要视乎事情发展。

同样在北京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民建联前主席谭耀宗表示,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就一地两检作“决定”前,已经详细考虑所有因素,他强调“决定”有其法律基础,他又认为人大毋须再次就这个问题释法。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