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8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焦点对话:十九大权力重组,习近平得失如何?


中共十九大落幕,外界几个月来有关中共高层人事的猜测终于尘埃落定。外界普遍认为,习近平在这次党代会上没有按照惯例指定接班人,为五年后继续执掌大权留下了伏笔。此外,“习家军”全面上位,王岐山功成身退,早先被看好的胡春华和陈敏尔未能入常,赵乐际接任中纪委重任等,都成为这次高层人事的大热点。习近平在十九大上的得失如何?政治派系的纷争和政治老人的影响力是否到此为止?从中共高层人事安排,能否看出中共未来的执政方向和执政风格?

参加讨论的三位嘉宾是:《中共党代会:权力、合法性与制度操纵》一书的作者,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政治系和历史系教授吴国光先生;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吴国光表示,从习近平的得失来看,他通过19大实现了5年以来的集权努力;他应该没有失去什么。当然,常委成员并没有全盘习家军化,而是仍然维持派系平衡。今后五年,仍然要看强势的习如何磨合一个派系平衡的常委。

吴国光说,从打破前任游戏规则上来看,我认为习近平是占了优势的,应该说破规则的程度占了70%,妥协的程度为30%。习是89年之后游戏规则的追随者,但是,他18大上位之后开始致力于不断打破从前的规则。而后者惯性极大,不仅获得强势利益集团的支持,也取得精英内部的共识,要打破有相当的阻力。他能够闯出这样一片天地出乎我的意料。中共召开19大之前遇到非常强大的阻力。他最终得到的成果很大,这是经过非常激烈的斗争才获得的,说明他有非常的手段。

对于政治局常委的组成如何预示中共未来的执政方向和风格,吴国光说,这里有几个看点,一是政治局常委组成,过去对中共执政的基本风格和路线影响不大,只是习近平上台后才打上强烈的个人印记;二是我认为,栗战书身上有大看点,他是最铁杆的习派,如今占据党内三把手位置,而且还是人大常委委员长,权力可大可小,可以大到制约国务院。习近平如果要延长任期,牵涉到改制,这需要人大通过来修宪,栗战书掌握人大位置,打下了基础;三是赵乐际作为中纪委书记,等到两会后监察委成立,他的实际权力可以变得更大,也可以缩小,今后要继续观察;四是管党务的王沪宁没有地方从政经历,有人说是开了先例,其实并非如此。李鹏,乔石,曾庆红,温家宝,刘云山都是属于这一类官员。其实,这可能正好是王沪宁的优势,因为他没有空间形成自己的派系或者利益集团,可让习近平放心。但从王沪宁当选后的舆论反应看,我们不能低估他的势力范围。我们要看他如何贯彻习近平的意志,同时负责在各派间走平衡。

关于王岐山出局,吴国光认为,王岐山过去五年反腐用力很大,遇到的反弹也大。中共非法、非制度性的反腐被戏称为类似历史上东厂的特务作风。这一方面赢得民众威望,一方面也因为反腐的非制度化而受到诟病。特别是郭文贵先生爆料之后,王的一些个人事情曝光之后,不论真假其形象都受到极大破坏,他领导的反腐的合法性也随之荡然无存。习近平原本想留任王,想用他打破八下的规则而试水,但是最后仍然决定放弃,可以说是取舍的明智之举。下一步反腐是否会减弱继续打大老虎,要看现在常委派系的平衡。如果习近平一人独大,和其它派系磨合得好,没有来自其他派系的威胁,打大虎的可能性降低;但如果其它派系威胁大,习近平可能会继续打大老虎。19大前曾经有政变传闻,但是现在看来,其他派系想采用非制度手段政变,包括由元老主持来削弱习近平的可能性越来越低。可以肯定的是,中纪委会进一步加强对中层和基层纪律的约束。但是,仅靠监督很难,中下层官员钻空子和作弊的可能性仍然很大,真的效果如何值得怀疑。

吴国光表示,从现场观众的网上评论来看,观众们很有见地,可以说中国人民智已开。中国现在由于信息控制和中共长期愚民教育,或者还有经济发展水平的作用,习近平集权有相当的社会基础,但是与之相伴的威望到底如何我们没有资料。有人甚至把民主转型的希望寄托在极权体制下的自上而下,我认为做不到。西方也出现过期待专制政权启动制度改革的思潮,所以不奇怪。

我认为,中国需要进一步开化民智,信息进一步流通,人们才能认识到专制无法带来开放的现实。言归正传,不受约束的权力,就是极权一定带来灾难,高度极权带来高度灾难。中共的很多弊病都源于中共的基本制度。习近平如果走毛路,面临的挑战很大,他身处的危机应该比过去20年更大。

高文谦认为,习近平在十九大大有斩获,登上个人权力的高峰,得明显大于失。最大的得有两点:一是名字写入党章,这使习超过江胡,直追毛邓,在政治上占据制高点,不仅具有正统、法统地位,还可以在道统上号令全党;二是颠覆了邓小平时代确立的接班人制度,为他二十大继续在位掌权埋下伏笔。习的失,从表面上看,似乎没能改制成功,取消常委,实行党主席制,而且在现任常委内习派只是微弱的多数,其实这正是习的精明之处,不争一日之短长,而是着眼二十大,在政治局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为五年后改制铺平道路。

高文谦说,我不认为习近平会顾忌历史的负面评价而在集权上收手,他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历史有自身的逻辑,即使习有心做些转圜补救,巨大的历史惯性也会拖着他动弹不得,就像当年毛想结束文革而欲罢不能一样。文革结束后,中共总结历史教训,实行集体领导,废除终身制,建立接班制,不再搞你死我活,这是中国政局近四十年相对平稳的重要原因。现在习近平废除接班制,实际上陷入专制极权制度权力更迭的泥沼,把自己置于险境,面临和毛当年一样的困境。上贼船容易下船难,弄不好和毛当年预言的一样,在血雨腥风中交班,甚至祸及家人。

陈破空表示,在政治局常委会中,习家军只占微弱优势。但在政治局里,习家军全面上位。判断习近平在十九大的成败,还可以观察规则或潜规则方面,习近平改变了哪些?未能改变哪些?他未能改变“七上八下”的潜规则,因为他的盟友王岐山未能留任;他未能把总书记头衔改为党主席头衔。这两条,都是十九大之前甚嚣尘上的传言。

陈破空说,习近平改变了隔代接班人制度,在他的第一个任期结束之后,未能看到未来的接班人。习近平摆开架势,准备终身执政。这一改变,是习近平权术的成功,却标志着中共政治上的倒退。当然,在一党专政下,中共所谓集体领导或个人独裁,对中国人民而言,并无效果和感受上的差别。然而,毕竟,废除领导人终身制而确立领导人任期制,原本是中共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之一,标志着文革结束和对毛泽东终身独裁的否定。习近平延长任期的意图明显。终身制极可能在习近平手中复辟。中共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付诸东流。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10月27日的《焦点对话》完整版视频

附: 为了加强与您的互动,焦点对话有专门的电子邮箱来和您对话。这个信箱地址是jiaodianduihua@gmail.com。欢迎您提前就讨论话题提出建议或者发表评论,我们会挑选一些精彩的问题和评论用在节目中。

另外,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十九大权力重组,习近平得失如何?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