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5 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天网之下,中国政治变革已无希望?


时事大家谈:天网之下,中国政治变革已无希望?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04 0:00

时事大家谈:天网之下,中国政治变革已无希望?

街头的监控镜头、网络的言论审查、刀械器具的实名管制,许多中国民众早已笼罩在中共以高科技构筑的严密天网之下。这种由科技支撑的极权统治将把中国带向何方?一种看法是科技极权碾压民主种子,中国未来出现革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也有看法认为,极权机器虽大,只要一个小节点、小火花,就能带来巨变。中国作家王力雄的新书《大典》,呈现了一个极权国家能否依靠科技监控来稳固政权的寓言故事,我们是否能从中看到中国的未来?

嘉宾:中国独立作家罗四鸰;六四学运领袖周锋锁;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

时事大家谈:天网之下,中国政治变革已无希望?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04 0:00

李伟东:红色帝国变骇客帝国,管住人心达极致

李伟东说,中共极权的主要目标也是所有极权统治向来都有的妄想,就是毛时代的管住人心和战天斗地。但是,管住人心很不容易,必须诉诸恐怖手段,让被统治者当惊受怕,统治者才能达到极权统治的最高境界。但是,高压的后果很可能引发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博弈。

王力雄先生是中国政治预言小说大师。他90年代的小说《黄祸》就令人震撼。当时,他对中国即将崩溃的前景似乎很悲观;另一本小说是随后的《转世》,是黄祸的逆转,就是中国从灾难中走出之后以转世来实现蜕变。但是,这部小说后来暂停,因为他发现过去5、6年的极权统治跟他曾经预估的不同。于是,他再度写下姊妹篇《大典》作为三部曲之一。大典讲述在中共举行的一次庆贺建党或者建政的大庆典上发生了重大事件,一个政治白痴的工程师和党内一位政治权谋人士共同运作之后,极权体制崩溃。不过,作者也感到担忧,认为崩溃之后并不一定能够步入民主。王力雄不仅是政治预言小说大师,同时也是一个政治学者。

我要评论的是,《大典》给出的前景和《转世》中给出的若干前景在理论上都是可以出现的,虽然比较小概率。一个工程师便引发系统的崩溃,如同控制论中提到熵值的增加会导致系统崩溃一样。在理论上说,王力雄先生的说法没有问题,但是现实中,我曾经提出的“红色帝国”现在已经演变为“骇客帝国”。它未来的前景很可能由于自己的领导人“疯狂”而导致全世界的反对和内部的不堪压迫而出现解体现象。大典中的解体方式可以参考,但是放到现实中看,可能性不大。

李伟东:极权政府无抗衡,自有天敌会出现

至于科技对于政府的重要性,李伟东说,极权政府把科技利用到现在的程度,将进一步助推魔与道之间的拼杀。科技是正在发展而且永无止境的人类力量。如果它掌握在极权统治者的国家机器手里,会制造巨大的人心恐惧而让人俯首称臣。但是,其中的各个细节都可能造成逆反而导致国家机器被颠覆,因为统治集团自己会发生重大分裂。这就像王力雄在《大典》中描述的一样。我也曾经说过,中式极权政府在统治达到极致而无人能够抗衡的时刻,会面临三大天敌:毁灭自然环境和资源的中国模式;个别技术精英导致互联网的系统性反控制;最后是自己九千万党员的失控。因为这些党员并非为了追求共产主义和消灭私有制,而是为了仕途和财富,这与个别高层的虚幻想法截然不同。这时,民间虽然没有自组织力量,统治阶级本身就是一个自组织力量。它的反叛就意味着极权的终结。

至于导致中共体制变革的因素究竟会在体制之内还是之外出现,李伟东说,最大的希望当然还是在中国人民身上。周锋锁先生提到的上下互动和那些勇于在国内继续抗争的斗士们都是值得重视的。历史经验中的最后一根稻草理论仍然是正确的。这仍然是一个博弈的过程,其中上层内部的崩盘、底层的压力和抗争都是不可缺的;加上全求民主化浪潮的压力。西方国家应该继续坚守价值观的底线,并且坚持为价值观而战。

罗四鸰:《大典》预言令人悲观,人民力量不可忽视

罗四鸰说, 《大典》政治预言讲的是,政府利用高科技控制人民。它的主要的情节,开始部分与当下中国相似,就是现实的故事。其中的颠覆性关键在于一名政治白痴的高科技人士竟然引发了体制的崩盘。

《大典》中科技极权所传达的信息很多,但是,归结起来观点又很简单,就是极权统治下,对人民的监控达到前所未有的严密,任何外部革命力量都没有增长的空间,包括出门吃饭、前往私人场所会面等任何行为都可能被跟踪和监视,因此从前毛式革命是没有可能的。王力雄想表达的是,革命的可能性其实会隐藏在统治者的内部。

罗四鸰说,王力雄有一个很好的设想,叫“递进民主”,就附在小说的背后。他说,未来的希望在于我们这些普通人能否用科技对抗科技极权,用新的科技手段组织起来,形成科技民主,这是战胜科技极权的唯一出路。

但是,尽管如此,我个人认为,看完这部小说之后感觉悲观。其视觉仅仅放在统治集团内部,那似乎是他看到的唯一出路。我觉得,我们仍然要对民众寄予希望,尽管我们并不知道究竟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唤醒民众的自我意识。虽然科技越来越强大,但是,民众对民主自由的向往、对自由的渴望和对个人尊严的追求都是与日俱增的。

周锋锁:极权占科技为伥,民间力量入噩梦

周锋锁说,《大典》这本书只是讲一个故事,情节简单,重点主要在上层而不是在民间。我们要考虑的是,极权和科技之间的完美结合情况下,民间如何反抗,如何组织,这是前所未有的挑战。自媒体刚刚兴起是时,自我表达和民间的自我组织能力很强大,国际上对此的期待在过去5到10年前一度非常乐观。但是,现在这样的乐观情绪已经被普遍的悲观所取代,因为极权体制从上往下操控的能力远远大于民众从下往上的影响力。这是最根本的挑战。在技术上,集中体系表现出更强大的能力,包括使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比方中共可以集中动用几十万程序员来共同做一件事情,把人工智能当作进攻性武器来研究,这些是民间根本无法抗衡的。这与从前关于高科技将强化个人力量的预言完全背道而驰。还有一个背景,是现代金融。它如同现代科技一样,在中央银行的完全控制下。从前的体系必须使用实体财富,比方说房产的不可侵犯,使得民间财富得以有效维护;而现在,财富基本已经数字化,民间的个人产权在时代面前已经变得虚弱无力,特别在中国。这完全改变了上下之间的平衡。技术上说,虽然数字化货币钱包有分散化的倾向,可能改变前面说的集中化,但是现在看来集中化的力量仍然强大无比,而分散化目前是无法与之抗衡的。

关于天网监控的灾难,周锋锁说,89以后,大家寄希望的几点都落空了。首先是以为全球化可以影响中国,改革开放可以导致政治开放;其次是科技进步将赋予个体更强大的力量。现在看来,两者都走向了反面,进入了噩梦式的过程。我们看到有异议人士因为人脸识别技术而被中共逮捕。此刻,我们更加敬佩那些仍然在国内坚持反抗的勇士,还有那些已经逃离魔掌而重新跳入虎穴的斗士们。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2月6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天网之下,中国政治变革已无希望?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