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51 2018年11月16日 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80、90后任千亿国企高管,国企黑幕知多少?


时事大家谈:80、90后任千亿国企高管,国企黑幕知多少?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8:54 0:00

时事大家谈:80、90后任千亿国企高管,国企黑幕知多少?

中国西安三名80后甚至90后女子任职千亿国企高管的消息曝光后,社会舆论为之震动。迫于压力,有关当局停止三位青春靓女的职务,并启动相关法律调查。然而轻描淡写的调查结果令人更为震惊和不满,主要当事人何止在一家大型国企任职,而执掌大型国企的“嫩总”又何止上述三人。一叶知秋,西安国企的乱象恐怕不是孤立的,如果问题具有普遍性,那么习近平要求理直气壮做大做强国企的难度当然就不难解释。中国国企乱象背后有何种深层黑幕?如此国企如何“做大做强”?力挺国企又如何能“理直气壮”?

嘉宾: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邓聿文;中国经济学者胡星斗

时事大家谈:80、90后任千亿国企高管,国企黑幕知多少?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8:54 0:00

邓聿文:踏出校门即任高管,国企人事腐败铁证如山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邓聿文说,这个事件起因于西安高新公司在官网上公布的高管任命消息。我们看到,三名高管除了董事长是80后之外,其他都是刚大学毕业的90后年轻人。这个事情本身一看就比较奇怪,所以引起了一些网民关注,这些关注也被发到自媒体上。至于西安高新控股有限公司本身并不是上市公司,所以他们一定认为这样的做法不涉及公众利益,是很正常的,因此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反响。我觉得,他们一开始对舆情缺少预见性的思维。回到主题,正是由于巨大的反差,人们自然非常关注。一个刚大学毕业还不到一年的学生如何胜任一个千亿国企的高管职务呢?这种事情看起来的确匪夷所思。那么,从这个事情发生之后、现在所披露的信息来看,其中是不是牵涉到腐败我们不好说,因为还要界定什么是腐败。我要说的是,这种高管任命方式本身就是一种腐败。但是,我们大家所说的、一般认可的腐败是所谓的权钱交易,权力的滥用,等等。从这个角度来看,因为现在没有得到更进一步的证据显示牵涉到所谓的幕后交易,但是,从人事上看,这一定就是腐败行为。

邓聿文:政府难题解不了,政企要分开硬是分不开

邓聿文说,我认为,90后国企高管事件根本无需调查,因为很明显这个安排是西安高新公司一手制造出来的。如刚才所说,目前的信息显示,这里的关键因素还是那个规定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不能在国有企业任职的文件。它硬性规定,在企业兼职的高管必须撤出。

邓聿文说,这里问题的根源还在于,政府说要政企分开,这本来就是要减少国家对企业的干预。过去,一般来说国企没有建立董事会,而是直接受到相关主管部门的领导,甚至政府直接任命国有企业的高管。但是,这种状况造成一个后果,就是其中存在的贪污腐败等等一系列问题,使得国有企业的效率大大降低。它们根本就无法跟私营企业、更无法跟外资企业相比。这种情况下无法实现所谓的把国企做大、做优、做强的目标,而只能靠国家的政策和其他资源去扶持。习近平的所谓国有企业有两个“一以贯之”,它本身就是一个矛盾。这就是加强党的领导,加强党对国有企业控制,这个本身就是要打破的,就是所谓的政体分开的结构。你加强党的控制,党就是组织部,所以现在的国有企业高管的任命就是两个,大多数国有企业的高管,就是中央企业由中组部任命,地方企业由地方组织部任命,等等。这样的状况下,谁任命你当然你就对谁负责。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刚才胡教授也谈到的,国有企业存在着多重的代理链条。每个链条的信息传到上面都是完全走样的,也就是说加强党的领导也好,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也好,一个目的是为了控制所谓的内部人事问题。多重链条的方式代表的是信息失真,使得内部人事控制的状况更加严重。

邓聿文:做大做强国企,政经逻辑相冲突

邓聿文说,做大做优做强国有企业,是因为习近平,或者说中共,把国有企业当作经济的基础和国家的支柱。如果支柱出了问题,当然执政的牢固度也就会动摇。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共就必须要做优做强做大国企,这是从所谓的执政的政治逻辑来考虑。第二就是经济逻辑。这方面,国有企业的管理体制、人事、财务等等,存在着一系列的根本问题,因此实际上它无法做到做大做强做大。既然一切都是通过人去管理的,这种国有即官有的企业结构必须依赖国家资源和政策的扶持才能生存,更别说要做优做强做大。总之就是仅仅靠着国有企业自身的竞争力是不行的。所以,我们刚才讲了,中共一方面希望能够做到政体分开;一方面又要做优做强做大国企。要控制政府人事腐败,就要加强党的领导,加强党对国有企业的控制,但是这样的领导和控制又产生另一个方面的后果,就是破坏了所谓的政企分开,实际上更加重了政企合一,加重国家官员对国企的人事控制。所以,无论从逻辑上来说,还是从现实的运作来看,这两个目标都是冲突的,包括他的做优做强做大的目标跟实际效果来看都是冲突的。今年的数据看起来似乎国企的利润很好,利润增长了,民企是负利润。但实际上国有企业的负债是非常严重的,包括对刚才说的中石油也好中石化也好,如果真正算起来的话,都是高度负债的企业,甚至有可能是资不抵债。

胡星斗:人事任免当儿戏,国企违法水很深

中国经济学者胡星斗说,刚才郑先生说得非常好,这个事情反映了某种人事腐败。不过,从这次事件看,民意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政府能够重视民意,而且能够启动调查,这也是一件好事儿,说明现在还存在一定的舆论监督。从这个事情也可以看出,某些国有企业把干部的任免当成儿戏,弄出所谓的影子高管,实际的运营权在背后的官员手中。与此同时,这个事件也说明,调查是非常有局限的,是一种自我调查,是西安高新区财政局的自我调查,这可能也是整个中国存在的一个问题。这种调查不独立,统计部门也不独立,所以大家对统计的数字也不信任;信访部门也不独立,也不进行独立的调查导致访民很多。有的地方司法也不进行独立审判;新闻很多地方也不进行独立报道。所以,西安高新如此的自我调查,的确是受到人们的质疑。还有,中国国有企业还没有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没有建立法人治理结构,所以就会出现这样的一些问题,包括董事长、董事、总经理等等都可以是挂名的。董事会也可以是徒有虚名。这就说明我们的国有企业制度还是非常原始的、落后的。最后一点,这也说明在国有企业领域,违法的现象是比较普遍的,因为本来中国有企业国有资产法,其中对出资人权利都有规定,就是他们不得擅自干预企业经营活动,等等。但现实中可能不是这样的情况。而且,国有企业是来越得到强化,而国有企业越强的地方,肯定是行政权力越大的地方,也肯定是法制越薄弱的地方。在目前中国强化国有企业的趋势下,实际上是在强化人治,其实是违背法治,所以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国有企业比较普遍的违法现象,从这个事件中,我们至少可以看到这么几点。

胡星斗:行政主导国企,多层代理权力失控

胡星斗说,类似现象其它地方否存在或者存在多少,我们也没办法去调查,但是可以推测会有,甚至有可能不少。根据就是,在国有企业领域,因为它属于行政主导,其人事方面要大于法治方面,违规违法的现象比较普遍。国有领域遵循规则而不是市场规则。为什么会出现这类奇怪而荒唐的现象,可能与它的多层次代理有关。即便是这几个女孩子其实也不过是木偶而已。名义上,国有企业是属于全体国民的,全体国民又授权全国人大或地方人大来经营这些国有企业,然后全国人大又授权国务院,全国人大是委托人,国务院是代理人;国务院授权国资委,国务院是委托人,国资委是代理人。而国资委或者地方的国资委,又授权某个部门或者委托某个董事长作为代理人,国资委或者地方政府可能是委托人。这种多层次委托代理使得权力失控,全体国民根本无权了解这些国有企业的运作和效益,无法了解所有的事情,只有当它出现问题的时候,大家才来讨论一下。

胡星斗:国企定位边界都不清,全民利益被窃恐是真

胡星斗说,国有资产如果能被变成优质民营资产,当然也未尝不可。关键是,现在是通过一些方式把企业变成了国有,而国有实际上又是暗中的某种私有,所以,现在的国有企业是定位不清,边界也不清。本来国有企业也可以存在,它主要是存在于市场失灵的领域,非竞争性领域,还有公共产品生产领域。但实际上,中国国有企业成了特权企业。而且,国有资产的获得,往往是通过一纸行政命令去获得的,就是国企轻松地占有资源,比如说中石油中石化的垄断就是例子。它们依据的是1999年国务院办公厅转发的国家经贸委的一个叫做规范什么原油成品油流通秩序的通知。结果就这么一个通知,就把全民的资源都划归到两个国有企业来经营石油。实际上,涉及到全民利益的资源应该是全国人大才有权力交给谁来经营和规定利益的分配方式。所以,中国的情况是,国有资产的形成本身就是就是不规范的,甚至是盗窃了全民的利益。所以,这不仅仅是一个欺骗的问题,甚至可能是某种有预谋的分赃手段。

YouTube链接: 时事大家谈:80、90后任千亿国企高管,国企黑幕知多少?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s://youtu.be/nINmPh7TjmQ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 完整版(2018年11月15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