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5 2019年12月15日 星期日

焦点对话:六四三十年,中国人为何不该遗忘?


焦点对话:六四三十年,中国人为何不该遗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2:11 0:00

焦点对话:六四三十年,中国人为何不该遗忘?

今年是六四天安门事件三十周年。三十年来,中共一直试图从中国人的集体记忆中抹去六四这道伤痕。但是每逢纪念日,当局战战兢兢,如临大敌,缺乏面对历史的自信。一些西方分析人士认为,中共对六四缺乏反省和悔过,是西方国家对中国难以解除戒心的原因之一。

为什么当局对六四记忆如此惧怕?六四当年的政治诉求,在今天还有没有现实意义?要让六四当年的受害者不白白牺牲,今天的六四讨论,应该如何提升才有意义?

参加节目话题讨论的嘉宾是: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作者高文谦;《爱尔镇书生》作者曹旭云;乔治亚大学学生古懿

焦点对话:六四三十年,中国人为何不该遗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2:11 0:00

高文谦:中国现在最缺能奋起反抗的血性之人

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作者高文谦认为,当局惧怕六四主要原因有二。就如最近出版的《李锐日记》中所讲,六四屠杀践踏了人类文明的底线,把共产党残暴的本性通过现代传媒暴露在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之下,共产党的合法性丧失殆尽。中共高层对此心知肚明,当年戒严令的执行者杨尚昆临死时私下表示,六四是我党犯下的最严重错误。陈云和李先念死后,他们家人都向中央要求不要在悼词中提及六四。

第二个原因,六四屠杀激起民众反抗,这成为反抗共产暴政的象征和精神资源,为后人树立榜样。这是中共最害怕的。中国现在最缺的就是六四屠杀时北京市民那样有血性的人,能奋起反抗,对中共的暴政说不。

高文谦:对中共的幻想迷思破灭后,国际社会现在醒来为时不晚

高文谦分析说,共产党冒天下之大不韪在首都杀人,而且还有现代传媒的直接报导,这样还能逃过一劫,主要有内外两个原因。内因是它强制洗脑,促成全民失忆症;外因就是国际社会对中共采取绥靖主义。

布鲁金斯学会那篇文章似乎把六四说成是国际社会对中共警觉的全部原因,但我觉得只是之一,而且不是最主要的。不然为何六四十周年、二十周年的时候国际社会并未反省?国际社会一直对中共采取绥靖态度,为和中国做买卖而放弃该坚守的原则。

现在他们醒了,就是因为过去的幻想和迷思被打破了,也就是中国经济发展了就会自然而然改恶从善,融入国际社会遵守国际规则。但三十年后一觉醒来,发现中国做大后不但不遵守规则和承诺,反而咄咄逼人,想用中国特色的价值观来取代和改写国际规则。好在国际社会现已醒来,为时不晚。

曹旭云:当年的朴素诉求至今仍意义重大

《爱尔镇书生》作者曹旭云认为,当年学生的诉求到今天还是具有重要意义,而且是非常现实的意义。西方民主虽有不完美之处,但这是纤芥之疾,而目前我们国内实行的残酷专制则是心腹大患,是人类公敌。当时早期的学生并没提出这些很尖锐的问题,但问题是对非常温和的问题当局也不予容忍,于是学生们才逐渐被激发出来,提出了一些让当局感觉到不安和失魂落魄的诉求。

而实际上,当年这些诉求都是人类社会非常朴素的愿望,已被历史反复论证是可行的、科学的,所以这些对现实还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曹旭云:没有道德基础的建筑都是海市蜃楼,国际社会应持久施压

曹旭云表示,中共不惜一切代价维护政权的血腥正逐渐为西方所认识。现在中国经济有些发展和进步,很多中国人就觉得是岁月静好。但若回顾唐宋时期,那么多高楼大厦,那么多气宇轩昂的建筑,今何在?也就是,建筑在没有道德和信仰力量基础上的任何建筑都是沙漠上的海市蜃楼,都非常脆弱,一夜间可以灰飞烟灭,我对此并不看好。

更重要的问题是,国际社会在逐渐认识到本质的同时,由于缺乏连续性,并未对中共形成持久压力,从而让中共没有反省,反而自以为是。

古懿:安于人头换来的岁月静好,是缺人性而非知识

乔治亚大学博士在读学生古懿指出,在现在这个网络化、国际化的时代,很多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比较满足于现在这种岁月静好的状态,向往心沉大海,好像当年六四的热血和激情已离现在这一代人远去。

国内现在还有诸多问题,比如腐败、缺乏法治、财富分配不公等,但根源都在于经历学运镇压后,中国政府更加顽固排斥一切改革,更加以维稳为中心,镇压反抗力量,因此积累了越来越多的问题,所以两者是有关联的。

现在很多人觉得人民对历史已不关心,对六四已麻木,感到绝望。或者有人觉得,为了祖国强大,自己发财,用人头来换也无所谓。这种观点不是缺乏知识,而是缺乏人性。但也有一些人并未忘记历史。不愿提起不代表已经遗忘。合适之时,比如政权遇危机时,或者人们的不满至临界点时,我相信六四还会被反复提起。

古懿: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有毒,限于狭隘身份易损独立判断

古懿表示,当年自己写六四公开信时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中国和中华民族未来的忧虑和使命感。但现在越来越发现,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其实是有毒的。因为当我们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国家或民族的一份子时,往往容易失去自己最基本的道德良知和自己的判断力。

古懿说,现在既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也不认同中国。如果中国是我的国家,它就不会把我的很多同胞关在集中营里;如果中国人是我的同胞,中国人就不会在我开民主会议时指责我是一个恐怖分子。

但古懿同时强调,这不代表他就不再关注六四,不再关注在中国发生的苦难和中国人的抗争。因为六四是人类的苦难,中国人的抗争是在为自由而抗争,这些东西超越国家和民族界限。我们感叹中国人为何对六四漠不关心,为何很多人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兼狂热的爱国主义者,其实一个重要原因是,人们局限在自己的狭隘身份中而失去对良知、价值、道德、真理和正义的终极追求。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5月31日《焦点对话》完整版视频

==========================================
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

YouTube视频: 六四三十年,中国人为何不该遗忘?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 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评论 (107)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