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50 2019年11月22日 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四中全会公报出炉,习近平有哪些变与不变?


时事大家谈:四中全会公报出炉,习近平有哪些变与不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42 0:00

时事大家谈:四中全会公报出炉,习近平有哪些变与不变?

中共四中全会闭幕5天之后,《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出炉。

时事大家谈:四中全会公报出炉,习近平有哪些变与不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42 0:00

习近平在关于四中全会《决定》的说明中指出,决定稿回答了“坚持和巩固什么、完善和发展什么”这个重大政治问题,既阐明了必须牢牢坚持的重大制度和原则,又部署了推进制度建设的重大任务和举措。

中共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具体方案是什么?在坚持和巩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确保中共长期执政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问题上,习近平有哪些变与不变?

嘉宾:香港资深媒体人纪硕鸣;独立时评人吴强

习亲自“说明”以体现与公众的对话感,该文件是其未来执政的重要说明

独立时评人吴强认为,习近平的这份说明的对象既是对党内,也包括公众。由于四中全会是闭门会议,这份说明是在体现习近平与公众的“对话感”。他认为这是中共在传播技巧上的变化。

此外,吴强还认为这份说明对全会决议起到了“加持、加码”的作用。吴强认为决议和习近平个人紧密联系在一起,决议既是对他个人路线的说明,也是他个人对这个决议的政治背书,或者说是奠定他个人政治地位、对他未来执政很重要的一个说明。

现以“坚持和完善”取代改革开放,其实际意义是通向极权主义的国家建设

吴强认为,中共建政70年的历史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毛泽东时期,吴强将这一时期定义为“极权主义运动”,通过不断革命的方式,发动、发展极权主义运动。这种运动到了1968、1969年之后才暂时平息下来。

吴强认为,第二阶段包括邓小平接手,之后推动“改革开放”,极权主义运动失败后转向威权主义的发展,也就是以改革开放为代表的总路线。这一阶段一直到2012年。

习近平上任7年以及这份文件试图确定的中共未来的总路线区别于毛时期的极权主义运动、邓时期的威权主义的改革开放。吴强认为第三阶段是想以“坚持和完善”来取代改革开放。吴强表示,“坚持和完善”的意义实际上是通向极权主义的国家建设。

“坚持与完善”的路线下,改革路线被“封闭化”

吴强认为,最明显的地方体现在“改革”这个词出现的非常少,此外在“开放”的问题上被赋予了很强的前提条件。

此外,他认为“改革”基本上消失不见了,代之以“坚持和完善”。吴强认为这是与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路线最大的区别。他认为最大的变化就是“封闭改革”,换言之就是把改革路线封闭了。

政治主体不再是人民,而是党;党国体系已确立起来

吴强表示,他更愿意将11届三中全会与本届四中全会相提并论,他认为通过本届四中全会可以认识到18届三中全会的政治方向与11届三中全会是“完全相反的”。

吴强认为,十一届三中全会从方法论上、哲学上首先竖立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此外那次会议没有在意识形态上有过多的争论,而是直接把社会主义等同于要发展、要转向经济建设,要让人民吃饱饭。此外体制改革方面以放权、分权为中心任务,总体来说是承认人民在改革开放当中的主体的创造性的地位。

吴强认为,本届四中全会虽然人民也被作为一个章节来讨论,但总体来说其余的部分都是围绕如何治理人民来进行的,人民是被“虚置”的。

吴强认为,人民并不是未来三十年政治的主体,主体是具有领导地位的党,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党的领导地位、党对于方方面面的控制和领导非常清晰地体现出来。他认为党国体系现在已经完全确立起来。

党的绝对领导和控制仍是主要精神,“为人民服务”“人民当家作主”不见影

香港资深媒体人纪硕鸣认为,四中全会的《公报》和《决定》这两份文件的总体精神没有区别,在各个领域突出强调的就是“党的绝对领导和控制”。《决定》当中的总目标就是要保证共产党的领导。此外《决定》的内容保持了原有的一些“传统理论”作为支撑,这部分在公报当中被简化了。

纪硕鸣质疑,人民,尤其是基层的工、农拥有多少实际的权力?中国的权力(阶层)有多少真正、真心在为工、农说话的?

他认为,人们原本耳熟能详的诸如“为人民服务”这样朴素的表述都没有了,“人民当家作主”这样的话语在公报当中也没有出现。

坚持的主轴是一党独大、千秋万代,完善的核心是党的管控能力

纪硕鸣认为,过去中共使用的都是“法制”一词,而非“法治”。而这一次中共在谈到完善法治体系的问题时全部都使用了“法治”一词。他认为这次的公报从多个方面强调了“法治”,这是很到位的。

但他也认为,在这次中共的中央会议上,“十三个坚持和完善”毫无疑问是此次会议的核心思想,也就是“一党独大、一党独揽、一党独据,千秋万代,不能改变”。他认为,共产党打下的江山世世代代必须由共产党人传承下去,这是《决定》当中坚持的主轴。

此外他还认为,那些完善的也是那些可以坚持不变的共产党牢固的执政体系,最终要完善的核心是党的管控能力。

中国要重燃“社会主义明灯”本就是创新与发展,提出治理体系完善体现其挑战世界的勇气

纪硕鸣认为,宏观地说,提出了国家的“治理体制”和“治理能力”本身就是一种创新了。他认为似乎很少有国家会从理论层面论述这些问题。他认为这也可以被看作是一种“挑战世界”的勇气或自信。

纪硕鸣表示,当西方民主制度正作为普世价值在被普遍接受、社会主义阵营早已瓦解的情况下,中国要重新点燃“社会主义明灯”,本来就是一个“创新和发展”。

此外他认为,领导这个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试图让其永恒不变的核心力量就是中共,让国家治理体系的“大棋局”一直走下去就是“发展”。他认为,社会主义治理体系和治理的现代化就是最大的“创新和发展”。

邓的“新时期”务实、见成效,习的“新时代”还尚待开创、任重道远

纪硕鸣认为,邓小平的“新时期”在中国老百姓心中是有定论的,他的“新时期”是务实的,见到成效的。而“新时代”还“尚待开创,任重道远”。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11月6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四中全会公报出炉,习近平有哪些变与不变?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