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12 2021年2月27日 星期六

海峡论谈:《反渗透法》是“白色恐怖”还是“防范匪谍”?


海峡论谈:《反渗透法》是“白色恐怖”还是“防范匪谍”?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6:13 0:00

海峡论谈:《反渗透法》是“白色恐怖”还是“防范匪谍”?

台湾立法院在2019年最后一天,通过了《反渗透法》。北京抨击说,这是民进党当局为了政治和选举私利搞的“绿色恐怖”。台湾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则表示,《反渗透法》条文具体,不是“包山包海”,不会影响交流,让民众放心。反对党和民众担心,该法案可能会连累无辜。前总统马英九表示,《反渗透法》范围广、规定严,用语却模糊,并且没有经过审慎提案,没有主管机关,也没有行政院的版本,完全不符合程序正义。更有反对者称《反渗透法》是“白色恐怖”;而支持者则认为这是防范匪谍的需要。

海峡论谈:《反渗透法》是“白色恐怖”还是“防范匪谍”?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6:13 0:00

反渗透法在台湾如期通过了,陆委会主委陈明通认为反渗透法是“不反交流反渗透”,陈主委的评论其中有哪些,是您认为特别值得注意的条文?

王维正: 这个条文最近通过在台湾引起相当大的争议。第一个就是它的很多名词的定义是否清楚,然后就是过程相当匆促,社会上是否有共识等等,甚至还引发了已经很久没有听到的字眼,比如“匪谍”“白色恐怖”等等。我读了一遍《反渗透法》,从中了解了支持者和反对者的论点。支持者论点是,台湾有一些既有的法律,比如《公职人员检举法》、《总统副总统选举罢免法》等等,有规范一些条件,但是针对近年来中共对台湾所进行的“锐实力”,不争取民心而利用各种方法来影响台湾政治体制和程序。就支持者来讲,有必要就现有的法律做一个更新,这个更新就是《反渗透法》。但是《反渗透法》里面讲的一些也不是非常精确,比如对于什么叫做“境外敌对势力”和“渗透来源”等等,让人家感觉到定义上相当模糊,而且没有主管机关,将来势必在第一个案成立的时候要有法院来判决,我觉得那时候成立一个案例的话就很重要了。反对的人他们也应该看一下这个条文具体的内容,他们是担心这样下去会有所谓的寒蝉作用。通过的话,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因为蔡英文2016年上台的时候就要制定国家保防的专法。行政院2017年3月份提出所谓的“国家保防工作法”,这个受到大家各界的质疑并引起顾虑,所以不了了之。到了2019年末期,因为2020年1月11号大选马上就要到来,所以为了要确定这个专法在立法院有限的会期中通过,民进党在立法院获得多数,在11月25号匆匆举行了公听会。公听会上有8个版本,这8个版本是南辕北辙,内容没办法统一,所以到11月29号立法院长在无人提出异议下进行二读。这就让人家想到在2014年国民党执政时在立法院30秒通过所谓的“服贸法”的反应。这样就引起了很多人觉得不符合程序的正义。12月14号,蔡英文表示希望该法案在2019年12月31号立法院最后会期最后一天能够通过,所以基本上在法制上能够对这次大选有法律上的保障。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感觉在最后一两个月匆匆通过,在社会上很多人不了解这个法律的内容,将来如果跟大陆的正当交流也会被罗织入罪。我想这个是支持者和反对者的顾虑。

《反渗透法》能够有效反制中共对台湾的渗透吗? 民进党方面始终强调,反渗透法有其必要,但是在大选前通过,似难避口实,您如何观察?

李华球: 在去年12月31号通过这个《反渗透法》,事实上我也认为是在违反程序正义,太匆促。这个法能不能够反制得了中共对台湾的渗透,这个事实上目前还看不出来。但是就这《反渗透法》的条文来看,我个人看了一遍之后有许多地方的确我也看不懂,也不够清楚。也就是说,这个《反渗透法》在这么匆忙的情况下通过,而且在这样一个大选前的时间点,当然受到许多人的批评。不过,这部法既然已经通过了,未来它的执行是怎样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是,我要呼吁政府,不管未来是哪个政府执政,都必须要站在人民人权民主自由这样的方式上来执法。因为一部法律如果是恶法那就是相当糟糕的事情。没有法还不要紧,有一部恶法那会更严重。目前为止,从台湾媒体的报道以及街头巷议来看,反对和支持的都有,我个人听到的赞成的意见是比较少,反对的意见是居多的。既然是这样一个法,我想未来调整检讨的空间就有许多。到目前为止,虽然这个法已经通过了,但是还好的是这几天也并没有被某一个政党或某一个团体拿来当作选举的操作,所以看起来双方的克制性都是不错的。我也期待这个法未来应该要有一个适当的管道进一步跟人民沟通,我想这是非常重要的。

时代力量认为光是立《反渗透法》远远不够,他们心心念念所系的是要立所谓的“反红媒法”,类似“反红媒法”这样的法案确实有效与必要吗? 对于大选有任何影响吗?

王维正:任何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都要考虑到维护人民的自由跟维护国家安全中间要取得一个谨慎的平衡。我个人觉得,所谓的“反红媒法”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言论自由对于人民是很基本的自由,我觉得会对言论自由产生不佳的影响。《反渗透法》里面主要是担心中共对台湾的政治体制社会化进行一些行为,比如像成立网军、收买基层、海外资金、赞助媒体、进军政治等等。我觉得台湾已经有很多现行的法律可以针对很具体的犯罪行为加以规范和处罚。如果说要制定所谓的“反红媒法”的话,会造成言论尺度缩减。

类似“反红媒法”这样的法案确实有效与必要吗? 对于大选有任何影响吗?

李华球: 时代力量提出这样的呼吁应该从两个概念来强调。第一个是什么叫“红媒”,这个怎么定义?“红媒”定义之后才能谈到这个法的问题。再一个就是“反”的问题,我认为在台湾许多的媒体被称为“绿媒”、“红媒”、“蓝媒”,但是这个都是各政党为了自己党的利益而给对方做一个定义,而不是政府公开公平公正并获得社会大众接受的定义。所以我不认为时代力量提的这个“反红媒法”是一个成熟的意见,我认为相当地不成熟。这个“反红媒法”将来如果真的能够提到立法院讨论,我认为也会引起相当大的争议,我个人并不赞成这样一个提案。同时,我也认为“反红媒法”这样一个提议是具有非常强烈针对性的,它的延展性和公理性并没有,所以我相信这样的说法在台湾并不会获得多数人的赞同,时代力量应该把他们的这个立法精神往大众的幸福和福利来思考,会比较实际。

更多精彩评论,请看海峡论谈1/5完整版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焦点对话:"爱国者"治港 两会恐对香港再出新招?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