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0 2021年12月6日 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战时状态应对新发疫情,北京为何戒慎恐惧?


时事大家谈:战时状态应对新发疫情,北京为何戒慎恐惧?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时事大家谈:战时状态应对新发疫情,北京为何戒慎恐惧?

北京新发疫情继续蔓延,连日来新确诊的本土病例已超百人,并且首都的疫情还有向中国其他地区扩散之势。北京当局将防疫级别调升至二级,全部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并宣布以战时状态应对疫情,多个地区进驻武警,宣布“非常时期”,“敲门行动”、地毯排查接踵而至。面对突发的第二波疫情,北京展示“强大的执行能力”,舆情喜忧参半,有人赞叹中共行政效率天下第一,有人担心极权体制下民事权利和自由荡然无存。

时事大家谈:战时状态应对新发疫情,北京为何戒慎恐惧?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疫情再现,中共有没有必要如此大动干戈?新冠疫情蔓延全球,中国尤其是北京为什么强求疫情防控清零?

2020年6月15日北京医务人员帮助人们在体育中心内排队进行核酸测试。
2020年6月15日北京医务人员帮助人们在体育中心内排队进行核酸测试。

北京追求零感染 次生灾难很大

《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认为,就紧张程度而言北京此次疫情是不亚于武汉,但因为发现的早,后果不会有武汉这么严重。他也不认为北京的疫情防控是草木皆兵状态,但是北京为追求零感染,这样地大动干戈,动用自己的集权体制把所有的自由都压抑住,这带来的次生灾难一定很大。

李伟东还表示,中国是在中央集权的基础上又加上了一个极端的极权,就是共产党的极权。两者叠加起来是全世界任何地方没法比、没法做到、也不该学习的。

严防死守战略应该是破产了

目前疫情的源头还没有查清楚,有学者认为病毒不像源于本土,也有舆论把病毒源头归之于欧洲进口的三文鱼。对于北京的二次疫情,美国“信息与战略研究所”学者李恒青认为,现在无论是中国传媒还是官方各方面的口径,都认为这个病毒不是在中国境内原生的,这一点是他们特别希望看到的。因为前一段时间就病毒来源问题,中国跟世界产生了非常大的矛盾。

现在以西方为首的国家有可能会发起追责问责,因为病毒最早是在武汉发现的,所以中国政府非常担心说病毒源头跟他们有联系,所以一直在甩锅。

李恒青说,现在看来,境内防扩散,境外防输入,这个严防死守战略应该是破产了。李恒青认为,北京这回为什么这么害怕,实际上因为党中央在这里,住在中南海里的人最害怕。

另外,亲自部署、亲自指挥的总书记习近平却始终不露面,大家其实心知肚明,因为这些高层自己最害怕。

中国严控疫情,百姓承担代价

中国海外舆论关注北京突发第二波疫情,但尤为关注的是北京对这次疫情反弹的反应。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宣布“战时状态”,各级官员高喊进入“非常时期”。连日来,“敲门行动”、“地毯排查”等各类严厉措施,令海外人士瞠目结舌。

对于北京和中国政府自诩的这种“强大的执行能力”,李伟东认为,这种“执行能力”是中央集权体制和一个极端的共产党极权两者之间的叠加。这跟两个因素有关,一个是共产党强制压力,第二个是老百姓是不是配合。李伟东说,中国在处理一件事的时候,为了达到目标是不计成本的。控制疫情也变成了不计代价、不计成本,而这是任何一个民主国家不可能做的事情。

李伟东指出,中国这样做,代价谁来付?当局可能赢得了北京的安全,但全民老百姓必须承担这个代价。这就是未来中国民主化中一个重大的心理考验。百姓还愿意承受这样代价多久呢?或者百姓需要跟政府商量,你这样让我承担我不愿意怎么办?这是未来中国面临的课题。

不惜一切代价 代价是老百姓

习近平和各级中国官员常说的一句话是: 要把人民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这句话也经常挂在中国的“战狼外交官”的嘴边,言外之意是欧美许多国家没有做到这一点。为什么有些事情中国能做的,欧美国家却不能做?

美国“信息与战略研究所”学者李恒青认为,正是因为西方国家把人民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因为西方国家的官员是民选的。他不把人民放在第一位,这个选票就拿不到。

另外像阻断知情权这个事情,李文亮医生的案例已经摆在那儿了,如果说人民群众的生命是第一位,那李文亮这件事就足以证明这个谎言已经破穿,老百姓连知情权都没有,你怎么可能说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李恒青也指出,说中国“举全国之力,不惜一切代价”,这个“不惜一切代价”的代价可不是习近平的,也不是李克强这些官员的,这代价是老百姓,不惜一切代价就是不惜百姓的代价,百姓做为代价。当局从来没有把自己跟老百姓放在一起的。

囚徒困境导致习近平必须大动干戈

有舆论质疑,北京的二次疫情,区区百十个病例,至于如此大动干戈吗?中共当局的反应,是草木皆兵还是另有隐情?

对此,李伟东说,不管习近平是出于什么目的或者什么动机,眼下这样做,在他看来是有必要的。因为他要清零,也让大家放心。像武汉也大动干戈,检测了一千多万人,最后查出了三百个无症状,它全城的人就可以放下口罩上街吃饭什么的,现在小区都已经放开了。

北京也要追求这个,这是疫情以来形成的一种老百姓的心里惯性。你说基本上没有了,他才会放心,不然的话,经济生活也没有办法恢复,这本身是一个恶性循环。这是习近平给自己陷入的囚徒困境。 因为目标是清零。 这个囚徒困境导致了他自己必须要这样做。

习近平担心政权不稳定

李恒青则认为,北京压力非常大,所以现在进入了一个战时状态,但核心原因还是因为共产党在中国执政缺乏合法性。李恒青说,中国现在已经改了宪法,习近平要做千年圣君,千年圣君现在连一个疫情都战胜不了,那就有很多的问题。

另外就是疫情对严峻的中国经济状况雪上加霜。现在中国经济压力大,就业压力大,财政压力大,官方捉襟见肘。所以习近平一直在讲“底线思维”,用“底线思维”解决抗疫的问题。正是因为他担心政权不稳定,它有很多的假想敌,所以他自己一定要形成一个所谓“坚强领导”,中国的抗疫必须是一步一步取得辉煌的胜利才可能维护其统治。李恒青说,所以不管习近平是放大也好,还是要加强这个信号也好,他确实是很害怕,这是真的。

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

YouTube视频:战时状态应对新发疫情,北京为何戒慎恐惧?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