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0 2020年7月15日 星期三

北京新冠病毒疫情反弹 民间舆论遭遇打压


中国警察在被关闭的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入口处站岗。(2020年6月13日)

随着北京新冠病毒疫情二次爆发事态的发展,位于北京西南的新发地农贸市场周边及全市防疫情况正在通过官方、民间、外媒等各种渠道传出。但是,民间渠道,尤其是在自媒体平台上传播疫情消息的人士,受到当局严控和打压。

家住北京的独立媒体人高瑜上星期四发推,介绍了北京市内一些地区,其中包括市内多处地点被封闭的情况,所配视频显示,大批警车正在封锁一些地段。

高瑜之子被株连

高瑜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说,她这次发推是有直接代价的:“北京市公安局给我儿子单位打电话,昨天(6月15日)打的,今天一上班我儿子单位领导就说了,‘我们没有办法了’。原来公安局让单位辞退我儿子。单位问公安局什么原因?人家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辞退?公安局回答是‘父母原因’。我先生已经不在了,这就是因为我的原因了。”

高瑜说,当局的这种手段就是因为她在网上发出了有关北京最新疫情的消息。她气愤地说:“这回就是因为这个疫情,你北京的疫情有什么不敢公开的?有关疫情你不敢让老百姓知道真情,那不就得人传染人吗?我就为此发了几条推特,代价就是我的儿子得失业。这就是搞株连,搞迫害。整个北京市弄得就是鸡飞狗跳,谁也不能说疫情的事,说疫情我违反哪条法律了?”

东城居民李先生是北京地区一位曾经参加过维权的人士,星期二他对美国之音说,当局刚和他打过招呼,不得接受外媒采访。李先生显然有话要说,对不能就此发声显得很无奈。

甩锅“进口三文鱼”

北京疫情突变过程中,病毒的溯源是重点。进口三文鱼被认为是源头之一,成为境外输入的代名词。报道说,北京官方称,在新发地市场“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上检测到新冠病毒”。这种说法的指向和语气似乎很明显,因此引起质疑。

报道说,世卫组织紧急情况项目负责人瑞安星期一表示,指病毒源于三文鱼或三文鱼包装,“很明显这只是其中一个假设,这个假设还需要进一步的检验”。他说:“我认为,我们需要看看这个情况中发生了什么,我不相信,这是首要的假设,但是还需要探索。”

采访中,一些北京居民明显认定这就是疫情二次爆发的原因。针对北京官方对最新疫情的这种舆论导向,家住丰台的张女士对美国之音说:“有的人就是这么想的,好多舆论是这么宣传的,然后好多人就信。上面怎么宣传,低下就怎么信。”

她表示,作为新发地周边民众,她虽不大担心吃不上蔬菜水果,心理多少还是对疫情发展不明有些恐慌。过早进行三文鱼是罪魁祸首的宣传,不利于对病源的深入调查,而且还会助长排外和恐外情绪。

盲目松懈所致

北京新发地蔬菜基地爆发二波新冠病毒疫情后,有北京居民抱怨这是当局松懈所致,一段时间以来似乎掩盖不住取得“战疫”胜利的喜悦。

朝阳区居民孙先生对美国之音说:“我觉得,从5月30号北京把防疫从二级降到三级就放松了,结果11天就出了这么大的事。这个是不能放松的,无论是老百姓还是管理者,都不能放松。”

中共喉舌人民网4月30日社论说,从全国来看,各地疫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尽管外来输入性压力仍在,但大体都有了有效管控。就北京自身而言,已经连续13天实现“双零”增长,各项防控举措运转良好,这就为疫情防控的适度松绑创造了条件。

孙先生说,北京市当局应该考虑这一最重要的教训,还是因为高兴早了点,那种“风景这边独好”的情绪要抑制。他说,不光北京是这种情况,还包括东北,黑龙江、吉林等。那里开始疫情比较小,结果他们一放松,没有紧绷防疫这根弦,便影响到辽宁等地,北京跟他们经历的情况是一样的。

民怨新发地

报道说,庞大的新发地“商业帝国”,占地5000亩土地的“丰台花乡地主”,是承担北京80%以上农产品供应的批发市场,目前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丰台的受访者说,新发地农贸市场规模超大,具有某种行业垄断性质,涉嫌官商勾结,政商联手,那里水很深,理应就此进行区位布局调整和行业整顿。

报道称,北京市当局撤销了新发地农贸市场以及所在地丰台区一些领导人的职务。新京报说,原在新发地市场内进行的蔬菜交易,已经转到其他地方多点进行。

另外,最新报道显示,6月16日夜间,北京市召开疫情防控第120次例行新闻发布会,中国疾控中心应急中心副主任、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组专家施国庆通报,目前还没有证据来表明,三文鱼是新冠病毒的宿主或者中间宿主。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