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05 2020年10月21日 星期三

美中航司博弈,美航复飞中国迷雾重重


停泊在堪萨斯国际机场的达美航空公司的飞机。(2020年4月1日)

美中两国在复航问题上的博弈,在一些滞留美国的中国留学生的微信群组中就能一目了然。

“美联航说了,7月5号之前的所有航班取消。”

“我辗转看了好多个了,连摩洛哥航空我都看了,还是买不到票。”

“有人包机,21万人民币一张票,坐得起吗?”

“五个一,就是一个中国学生,一旦选择留学,就会一直买不到一张回国机票。”

这些互助群出现的原因很简单,供不应求,中国留学生想买到一张回中国的机票,太难。

6月初,美国交通部与中国民航局在重重周旋后,双方宣布互相允许对方两家航空公司每周保留一班客机,双方的运营力回到了1980年刚刚缔结双边运输协议之初的水平。

专家认为,美中两国之间的航空博弈是华盛顿与北京紧张关系的体现,同时也与中国的国内防疫需求息息相关。然而双方航空公司都得到了政府的补贴,两国博弈最终损害的是两国公民的利益。

政策乒乓球

上周,华盛顿与北京的航司在三天内上演了一出政策博弈。

6月3日,美国政府祭出重弹,表示6月16日开始将完全禁止中国航空公司服务美国市场。交通部出台这则政策的原因,是因为在美国航空公司反复要求后,中国民航局迟迟没有批准美国航空公司恢复对中国的航线。

中方说,这是基于3月12日中国公布的“五个一”措施,即当时保留中国航线的外国航空公司实施“一司一国一线一周一班”的方式来运营。但是由于美国三大航空公司在二月都已经向中国停飞,不属于允许飞行的范畴。

然而美国宣布仅仅12个小时后,中国民航局就宣布调整国际客运航班, 允许3月被排除在外的95家外国航空公司恢复对中国的航线,但仍要遵守每周一班的要求,并且采取奖励措施和熔断措施。

美国交通部在一天后回应,将根据对等的原则,允许两家中国航空公司每周一班服务美国市场。目前中国国航、南航、东航、厦航各保留一条航线,这意味其中两家要暂停客运,美国将中国的运营力削减50%。

美国为什么不满意?

美国的要求很简单:航司对等。

在疫情之前,美中之间的航线在325个左右,这里面包括美联航(United Airlines),达美(Delta Airlines)和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的航线。2月份美国停飞后,中国国内航空公司保留了20条航线,到三月这个数字变成了34条。

在3月26日,中国通过“五个一”政策,将中美航权从疫情之前的大约1:1变成了4:0,也就是只有中方四个航空公司维持每周一条航线。美国6月3日断航威胁后又将这个比例变成4:2。

美国交通部的声明说“中国政府允许多少美国航空公司提供服务,我们将允许同等数量的中国航空公司行驶通航权,”

美国政府的不满基于1980年刚建交后两国签署的《美中民航运输协议》。按照规定,美中航司平等,两国政府必须允许美中航空公司保证同等数量的航线。

乔治梅森大学公共政策教授、交通政策专家肯尼斯·巴顿(Kenneth Button)对美国之音说,1980年美中双方在建交后初步协商民航运输,当时就只允许两国之间各有两家航空公司部署航线。

“我们回到了1980年的水平”,他对美国之音说。

巴顿教授对美国之音说, 美国交通部认为中国的“五个一”政策本质上是不公平的。这等于中国单方面出台凌驾于中国和别国航权协议之下的规则,也就是中国制定游戏规则,让其他国家来遵守。对美国政府来说,很难接受这种安排。

美国航空公司想要什么?

代表航空公司利益的美国航空运输协会(Airlines for America)表示,虽然中方对美国交通部的回应向前迈进了一步,然而双方还需进行很多协商。

“我们致力于确保美国航空公司能够在中国市场拥有平等公平的机会。这是两国政府之间的事务,我们理解这个议题还需要持续协商”, 该协会发言人凯瑟琳·艾斯泰普(Katherine Estep)对美国之音说。

至于美国航空公司的要求,巴顿教授说,很简单, 就是提供服务。

“他们希望在合理的情况下恢复运营,并不是说立即飞好几百个班次,而是在中国和美国都恢复运营”, 巴顿告诉美国之音。

虽然根据中国民航局的文件表示,新规将在6月8日起实施。然而达美航空公司公关部的凯拉·罗斯(Kyla Ross)对美国之音证实“达美重启中国航线仍需等待政府批准”。该公司表示目前为止仍然没有对中国复航。

美国之音同时向美联航求证,截至截稿时没有收到回复。根据记者在该航空公司网站上的调查,美联航7月5日前出售的中国航线机票被全部取消。

业内人士指出,中国民航局对美国交通部的回应有诸多要求和条款,美国航空公司可能最后根本无法复航。例如中国制定了熔断政策和奖励政策。入境后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旅客人数连续3周为零的,可每周增加1班 。入境后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旅客人数达到5个的,暂停运行1周;达到10个的,暂停运行4周。

然而这些检测结果将是中国单方面的检测结果,如何确保真实性还需要双方的协商。如果不满,美方可以立即宣布对等的熔断机制。

最终受害者

美国三大航空公司今年2月自行决定对中国断航,并且导致了其他国家的航空公司纷纷效仿。中国对此一直颇有微词 。

而现在,如何再回应美国,民航局又将特别小心其带来的示范作用。

这是因为其他航空公司,包括大韩航空、土耳其航空、卡塔尔航空都向中国民航局提交了申请,要求在6月或7月开始逐步恢复其对中国的航线。

一旦允许达美以及美联航每周保留超过一条航线,中国民航局就必须保证对其他航空公司的平等性。然而本国的防疫需求是政府需要考虑的重要议题。

巴顿教授说:“决策者必须要考虑这一点,他们不希望人们因为第二波疫情而责备他们”,

他表示,在政策博弈中,人们注重的是航空公司。但实际上航空公司接受了大量的政府补贴。为应对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冲击,美国政府将向航空企业提供总额高达320亿美元的薪资补贴。而中国方面虽然没有公布具体数字,但明文规定将“充分利用现行补贴政策,对执行疫情防控任务的通用航空企业给予支持”。

巴顿教授说,两国博弈最终的受害者实际上是两国旅客。

“我认为这对旅客是不公平的”,巴顿对美国之音说,“航空公司是一回事,但这对两国的人民和商业来说都是不公平的。我们总是在说航空公司,但是航空公司只是为人们提供服务,那些希望出行,希望受到教育的公民,那些需要去做生意的生意人,目前的情况对他们来说非常不公平,然而在磋商中他们常被忘记”。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