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2 2024年3月2日 星期六

美中关系四十余年:误入歧途养虎为患?


资料照:为欢迎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访华,北京天安门毛泽东画像前飘扬的美国国旗。(2017年11月8日)
资料照:为欢迎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访华,北京天安门毛泽东画像前飘扬的美国国旗。(2017年11月8日)

从中国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美中关系走过了四十四年,经历了从合作、战略合作伙伴到最大竞争对手的变化。很多美国人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美国对华关系四十余年误入歧途了吗?

美国助力成就中国辉煌

美联社1月13日报道,在刚刚过去的2022年,中国对外贸易出口达到39,500亿美元,贸易顺差8,776亿美元。同期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为4,041亿美元,占中国贸易顺差的46%。

2022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近20万亿美元,名列世界第二,相当于美国经济(25万亿)的80%。在四十四年前的1978年,中国GDP是1,495亿美元,名列世界第11位,只相当于美国经济的8%。四十四年间,中国的GDP增加了134倍!

2022年,中国的人均GDP是12,741美元,相当于美国的21%。在四十四年前的1978年,中国人均GDP是$156,只相当于美国1.5%。四十四年间,中国的人均GDP提高了80倍!

从1978年开始实施的改革开放政策让中国经济和贸易在四十四年里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而这一政策的核心是向美国和西方世界的投资、技术和知识产权开放。在对外贸易方面,中国获得了美国的永久性贸易最惠国待遇,而且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获得了大量前所未有的贸易优惠,使对外贸易大幅度增长。

资料照:2019 年 11 月 21 日,在中国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1+6”圆桌会议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与中国总理李克强进行了会谈。
资料照:2019 年 11 月 21 日,在中国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1+6”圆桌会议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与中国总理李克强进行了会谈。

经济学家和政治评论家、前北京大学副教授夏业良博士认为,当年的美国总统里根为了牵制苏联,就希望培养一个比较温和、对美国相对友好、又能接受美国的技术和其他方面帮助的共产党国家。

资料照:夏业良接受美国之音视频专访
资料照:夏业良接受美国之音视频专访

夏业良说:“按照过去战后几十年的经验,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民主化的程度就会明显的改善、提高。过去有一个说法,经济学里面经常用,说在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的时候,人们的生活会发生相当大的变化。当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以上的时候,人们开始考虑经济生活本身之外的问题了,那就包括法律、政治和社会的其他问题。”

夏业良说,美国当时相信,先不要谈意识形态,不要谈制度优劣。只要中国愿意开放市场,愿意接受美国的技术资本和管理就可以,就会潜移默化地发生变化。

但是四十四年以后的今天,很多美国人失望了。以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为例,2022年12月13日,时任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说,20年前许多人相信入世将能为中国带来改革与进步,但时至今日,这个愿望已经破灭。中国入世20年来根本就毫无意愿遵守世界贸易规则。她认为,美国企业和美国政府当时给了中国一张空白支票。

夏业良说,美国希望中国逐步走向国际化,遵守国际惯例,所以积极帮助中国获得国际上的认可,从赋予永久贸易最惠国待遇,到加入世贸组织。

夏业良说:“中国采取了一种阳奉阴违的态度,就是表面上我什么都答应,我承诺我现在做不到,但是我以后一定会做到。给我几年宽限期。结果宽限期一开始有的是5年的宽限期,5年到了以后说还是不够,再给我们一点,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有很多的困难,所以还要更长的宽限期。就这样耍赖皮,一拖再拖。”

文贯中,美籍华裔经济学家、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终身教授(文贯中提供)
文贯中,美籍华裔经济学家、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终身教授(文贯中提供)

美国三一学院退休教授文贯中博士说:“从西方来说,他们这种体制是先相信别人,是一种在互信的基础之上发展出来的制度,在陌生人之间可以进行交易,可以签订长期合同,可以捍卫私人产权。它不首先要求是亲情或熟人的关系。即使在完全陌生的,甚至完全不同的种族、肤色、宗教的群体之间也能够建立起互信,而且,他带头说我先相信你,除非以后你背弃我了,那对不起,我再报复。”

夏业良说:“所以这40年就多多少少带一种欺骗。就是美国的这些官方,包括战略家、分析家、中国问题研究专家,他们错以为中国政府都答应了,在文件上都已经签字了,这样的事情还能不会做吗?那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了。所以对于美国人这种契约精神,对于中国人这个厚黑学,中国的这种权术、谋略了解得太少。”

分析:美国给自己制造了最大敌手

四十四年后的现实是,美国给自己制造了一个最强大的对手。在中国经济突飞猛进发展,国力大增的同时,中国军费也随之大幅度增加。中国1978年的军费开支是100亿美元,美国是1134亿美元。中国相当于美国的9%。中国2021年的军费开支是2934亿美元,美国是8007亿美元。提升到相当于美国的37%。四十余年间,中国的军费增加了28倍。当然,一般分析人士都认为,中国的实际军费比公开数字要高得多。随着军费的大幅度增加,中国军力也大幅度增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唯一可以挑战美国的第二大军事强国。

夏业良说:“40年之后大家看到,这40年里边,在美国帮助下发展起来的中国在政治、经济、军事上都可以跟美国进行竞争了。

美国纽约艾德菲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照片提供:王维正)
美国纽约艾德菲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照片提供:王维正)

美国艾德菲大学文理学院院长王维正教授说:“美国人对于这个执行了四、五十年这个交往政策有深切的反省,就是说这四、五十年并没有让中国变得更加开放或者民主,反而让这个党,甚至个人的集权越来越严重,而且由于中国国力增强了,反而造成中国有可能不但挑战,甚至有可能推翻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按照西方价值体系所建立起来的国际体系、规则。中国对美国造成的挑战和威胁甚至比苏联还要强大。”

美国圣汤马斯大学国际研究和现代语言主任叶耀元教授说:“中国在走回独裁的老路,对于美国来讲,彼此之间的价值观的对立就会越来越严重。我觉得美国一开始当然不认为他是养虎为患,但是就其结果来讲,的确你可以说他看起来好像就是放任共产党越来越势力庞大,而导致现阶段来讲美中之间必须要进行这样的霸权抗衡。”

美国哪里走错了?

夏业良博士认为,过去四十多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78年到1989年;第二个阶段是1989年到现在。美国在第一阶段并没有大错。

夏业良说:“他们相信,只要美国人有足够的耐心让美国的资本、技术、管理进入到中国,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会自然发生。我觉得这种判断直到今天我们也不能认为它全错。我们认为他们是出于良好的意愿和过去多少年的经验,在世界各个国家的经验。”

文贯中说:“当时改革派里面有人的确相信中国慢慢可以达到这两个目标,就是经济市场化,政治宪政民主化。至少改革派透露出这个意图,西方也愿意相信。”

夏业良博士认为,美国错在没有纠偏预案。

夏业良说:“他们没有想那种预警,万一要是让中共走偏了,中共这个政权走偏了,有什么办法来校正他们。这点他们没有想到或者没有做。”

夏业良指出,在1989年六四屠杀以后开始的第二个阶段,美国严重失误。

夏业良说:“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就邓小平屠杀学生和市民之后,我觉得这是一个分水岭。而这个时候美国的政客如果还没有一个坚定的、决绝的态度的话,那就是重大的,如果不是说那什么的话不说罪恶的话,至少是一种重大的错误。六四屠杀之后大概只有两周的时间,老布什就派出了特使到中国去跟邓小平(谈)。老布什没有看到中共的邪恶之处,即便邓小平下令屠杀,这个时候,我觉得这一点是不能够被原谅。

再后来,在克林顿时期,美中关系竟然发展到蜜月期,成为战略合作伙伴。夏业良博士说,如果是四十年前没看清楚,可以谅解;但是三十年前发生了六四屠杀以后还没有看清楚,那就不可原谅了。

资料照: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与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中南海会面。(1998年6月28日)
资料照: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与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中南海会面。(1998年6月28日)

实际上,中国一直以来并没有掩盖自己的意图,从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中国领导人一直把美国当做最大的假想敌、最终的敌人。夏业良博士说,只是美国缺乏对中国共产党本质的认识。

夏业良说:“其实从邓小平那个时代就说得非常清楚,什么叫韬光养晦,韬光养晦的意思是什么?就是中国古代的那个故事,卧薪尝胆,就是说他要能够容忍,要能够经受得起胯下之辱,就是包括那个勾践在人家那儿遭受的各种各样的磨难,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有一天东山再起,后来居上,把对方再打败。”

夏业良指出,邓小兵当年真正的意思是在经济上要学西方,要搞改革,发展经济,但是在政治上要维持共产党的统治。

夏业良说:“所以邓小平提出四个坚持,那就是非常重要的四项基本原则或者四个坚持就是邓小平在政治上定的调。所以只要邓小平在或者邓小平的思想能够产生重大影响的话,那么中国就不会搞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

风风雨雨四十余年,前行路在何方?

美国俄克拉荷马中部大学历史学教授、国际研究中心主任李小兵
美国俄克拉荷马中部大学历史学教授、国际研究中心主任李小兵

美国俄克拉荷马中部大学历史学教授,国际研究中心主任李小兵教授指出,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政治改革滞后于经济改革,而且不会一帆风顺。

李小兵说:“还是美国人对东方情况了解得少,对历史经验总结不够。这个不光是中国经验,包括你看东亚其他各国,包括南韩,包括台湾,经济改革和政治民主化不是同步进行的。”

他说,台湾和南韩经济发展二、三十年以后,到70年代都达到了现代化的水平,但是国家还是威权政治。又过了二、三十年之后才实现民主化。他还提醒说,不要指望这个进程是和平和自然而然的。

李小兵说:“你看看台湾死了多少人。南韩是学生上街死了多少人。中国的反抗的高峰还没有到。真正你看到学生流血,看到人人被(杀),那个时候你才知道中国民主、中国政治民主化开始了。所以下一次的斗争如果是流血斗争,恐怕会深入到社会,恐怕是这个政治民主的开始。”

文贯中说:“讨论美国是否上了中共的当,当然是有意义。但是,更有意义的是今后美国该怎么办。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中的老二,对老大的宝座也志在必夺。同时,中共的意图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它就要搞无产阶级专政,它就要回到共产党的那个初衷上去,他就要搞所谓的党国体制,他就要排斥党之外的一切政治力量。这表明,所谓的中国模式和东亚模式是有本质区别的。面对这样一种局面,如果继续像以前那样和中共全面合作,那才叫上当,那才叫受骗。”

美国,你该向何处走?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