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33 2020年12月4日 星期五

东盟和中国年度峰会避谈南中国海主权问题


越南总理阮春福在2020年11月12日在河内举行的中国-东盟视频峰会上致辞。

中国和十个东南亚国家的领导人本月举行了年度峰会,他们回避了棘手的海洋主权问题,而是将重点放在贸易和冠状病毒问题上,专家认为,这预示着相互竞争的国家的未来一年将很艰难。

除了礼节性地承认争端外,中国和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在11月12日-15日举行的第37届东盟峰会上几乎没有谈及这一争端,该争端涉及约90%的南中国海海域,包括主要渔业问题和能源勘探区域。

更为热烈的讨论集中在中国对冠状病毒的国际回应以及期待已久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签署。分析人士表示,这些话题提升了所有参与者的情绪,然而没有人提出任何缓解海事争端的新提议,尽管在过去不稳定的一年中,由美国采取了明显的行动对中国的海上活动进行了反制。

新加坡国际事务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胡逸山说:“在这种欢欣的气氛中,我认为他们不会提出严酷的南中国海形势来扫兴。”

东盟成员国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此次峰会东道主越南在海洋主权争端中都与军事实力更强的中国存在竞争。

在过去十年的南中国海事件中,中国以石油钻机和测绘船激怒了越南,以海岸警卫队的来回航行震惊了马来西亚,夺取有争议的且渔业丰富的暗礁刺激了菲律宾。中国通过填海造岛和占领有争议的小岛惊动了所有声索国。中国官方则引用历史使用记录来支持他们的主张。

在东盟-中国峰会期间,峰会东道主越南总理阮春福(Nguyen Xuan Phuc)只是在一系列的分组会议中短暂提及了这个问题。

阮春福在一份声明中说:“在讨论国际和地区局势时,双方领导人就把东海建设成为和平、安全、稳定与合作之海的重要性分享了看法。”“东海”是越南本国对这一有争议水道的称呼。

位于夏威夷的亚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亚历山大·吴翁(Alexander Vuving)说,越南在这一问题上通常是最直言不讳的东盟成员国,这次发出评论可能是因为感受到了压力,尽管其评论不太大胆。

在谈到以往峰会上的声明时,他说:“基于我们已经看到的内容,如果越南感到必须签署的同伴压力很大,那么协议内容将会被淡化得非常模糊。”

越南总理在声明中更多谈及的是冠状病毒,尤其是中国向东盟承诺捐赠100万美元给“东盟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基金会”。越中两国的病例量都很低,且经济活动正常,但由于病毒造成西方国家停工,两国的旅游业、会议招待和工厂订单仍处于困境。

新的贸易伙伴关系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贸易网络,这将有助于它的15个成员国发展经济,该贸易网覆盖全球约三分之一的经济活动。中国和东盟都签署了协议,东盟是一个覆盖约6.5亿人口的国家集团。

东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研究院高级副教授史蒂芬·纳吉(Stephen Nagy)说,周日签署的伙伴关系没有涉及对海事纠纷将采取任何行动的内容,这是东盟向中国发出的一个信息,即贸易优先于海事安全。

分析人士说,依据中国总理李克强在2018年提出的时间表,今年的南中国海僵局给所有想在明年之前达成海事行为守则的国家带来了压力。

自2002年以来,中国和东盟一直致力于达成行为准则以防止海上摩擦。中国拖延了几年,但经国际法院仲裁输给菲律宾之后,中国于2016年又重新对该准则产生了兴趣。

东盟和中国在该准则应覆盖350万平方公里海域上的哪些航道以及谁将执行该准则方面仍存在分歧。 吴翁说,如果中国和东盟集团签署了一份准则,但由于执行上的分歧,各方可能会以不同的方式执行该准则。

纳吉说:“我认为,冠状病毒危机可能使他们难以把达成行为准则作为优先选项,因为他们更加关注恢复国内经济,重启贸易和旅游业以及其他事务。”

东南亚国家今年搁置海事纠纷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还在等待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对于南中国海问题清楚地表明其立场,胡逸山说。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增加了向中国附近海域派遣美国海军舰艇的频率,并增加了对周边国家的军售,以此向北京发出警告。该地区的学者说,东盟成员国感受到了来自美国的保护,但同时也担心中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可能发生冲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