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36 2020年7月8日 星期三

中国网络直播涉低俗内容禁得了吗?


虎牙直播标识

中国10家网络直播平台因为存在传播低俗庸俗内容等问题,近日被当地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约谈,并分别采取暂停新用户注册等处置措施。中国几乎每年都对网络低俗庸俗内容进行整顿,但是,这类问题似乎无解。学者指出,青年是中国网络直播的主体,他们为了吸引流量尽快成为网络红人,不可避免地要走低俗路线。

直播平台存在低俗内容

中国国家网信办6月23日在官网上公布,被约谈的10家网络直播平台有“虎牙直播”、“斗鱼直播”、“哔哩哔哩”等。中国国家网信办要求属地网信办对这10家直播平台依照违规情节分别采取停止主要频道内容更新、暂停新用户注册、限期整改、责成平台处理相关责任人等处置措施,并将部分违规网络主播纳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单。

中国国家网信办还提到中国国内31家主要网络直播平台普遍存在内容生态不良现象,不同程度地存在内容低俗庸俗问题,包括主播衣着暴露、言行粗俗恶俗、借助免费“网课”推广网络游戏。

立法规范网络直播

中国对网络涉黄低俗内容的整顿几乎每年都有。2009年之后,随着互联网直播平台的搭建以及迅速的增长势头,中国网信办加强了对网络直播的法规建设,于2016年颁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其中第九条规定,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以及互联网直播服务使用者不得利用互联网直播服务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破坏社会稳定、扰乱社会秩序、侵犯他人合法权益、传播淫秽色情等法律法规禁止的活动,不得利用互联网直播服务制作、复制、发布、传播法律法规禁止的信息内容。

网友:互联网整顿走过场

网友对多家网络直播商被约谈有不同反应.新浪微博一条报道中国网信办此次整顿网络直播平台的消息下面有评论超过1000条.其中有不少网友赞成整顿网络直播平台。有位网友的评论写道:“是该好好整整了,有个别平台的直播乌烟瘴气,行业规范也是为了行业更好发展。" 不过,也有不少网友认为每次互联网整顿都只是走过场,风头一过,该干嘛还干嘛.比如,一位网友的评论说:"每次都约谈,有用吗?形式主义。"

主播拼流量走低俗路线不能避免

住在中国广州的网络作家,时事评论员野渡说,对于互联网内容提供商来说,他要吸引流量,聚集人气就必须走对政府来说是低俗庸俗的路线。流量是网络时代的王道,吸引到流量,就积攒了人气, 给直播平台和主播带来财富.对直播平台的主播来说,他也必须要走这条路线,才能吸引到流量,成为网络红人。

野渡说:"特别是现在的年轻人,我们知道现在中国互联网很多年轻的网络红人都是通过直播平台才红起来的。网络红人必须要讨好网民,所以,被视为低俗庸俗的内容是绝对不可能避免的。"

他说,不管是对直播平台的审查,还是平时人们看到的所谓轰轰烈烈的运动,大家都习惯了这种脸谱化的生活。网络内容提供商和网红在风头上做做政治表态,风头过后,该干嘛还是干嘛。

中国官方的新华网2018年刊发的一项统计显示,北京地区当时的网络直播平台有100多家,全职主播约有7.6万人。调查显示,网络主播群体多为90后,60%以上的观众也是90后。网络直播是90后群体沟通交流和学习成长的重要互动方式,已成为90后的时代标签。

管控给集权统治安全感

旅美资深媒体人凌沧洲说,所谓的扫黄打非晚清就有,这不是共产党自创的。况且,互联网的确存在低俗内容。但是,对于集权政权来说,管控能给他们安全感。他说:"集权统治者一般都是害怕风吹草动,害怕管控不到,而官僚系统需要做点事给上司和老百姓看看。所以我认为这是他(官僚系统)的来龙去脉,或者大致的前因后果。"

凌沧洲回忆当年(2005年)网红“芙蓉姐姐”拍摄网络喜剧短片《打劫》,她在剧中扮演一个赤手空拳被打劫的女学生。面对劫匪,芙蓉姐姐用陕西话向对方读起唐诗,吓跑了劫匪。凌沧洲说,这本是很娱乐搞笑的东西,但是有关方面不让报道这段内容。原因就是,你今天拿着唐诗吓跑歹徒,明天你拿着一本零八宪章或者人权宣言怎么办?

网络直播被认为门槛低,且利益诱惑巨大,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中国的网络直播平台在造就网络红人的同时,也形成一种新的经济模式--直播经济。中国官媒新华社引用总部在中国广州的数据分析机构艾媒咨询的预测, 2020年中国在线直播的用户规模将达5.24亿人,市场规模将突破9000亿元人民币。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