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0 2020年8月14日 星期五

北京利用地理空间数据追踪病毒时 人人都在裸奔


安全人员守卫在北京新发地市场附近的行人天桥。(2020年6月13日)

北京当局在应对新出现的群聚性的新冠病毒感染时,迅速利用通过人们智能手机内的移动追踪装置搜集到的地理空间信息,识别并隔离潜在的病毒携带者。

手机内置的全球定位系统使得这种追踪技术成为可能。这种技术已经帮助官方找到几十万名有可能在5月末之后去过新发地批发市场的人。这处食品市场有可能是最新疫情爆发的零点地带。

北京卫健委星期一(6月22日)发布的新闻稿说,截至星期日,当局总共确诊了236名新的新冠肺炎患者和22名无症状感染者,其中很多人与新发地市场有关。

中国政府的统计数字显示,在最新疫情爆发之前,中国全国范围过去六个月来的累计确诊病例是83000多起。

个人数据

当地媒体报道说,借助于定位数据,新发地市场6月13日关闭后,据说有70多万可能接触了新发地市场的人收到通知、接受或被安排测试。

香港立法会议员和科技创业者莫乃光(Charles Mok)说,这显示北京一直在大力遏制疫情,不过这也让人担心隐私问题。

一些观察人士一直担心,中国的病毒追踪措施以及应用软件,包括现行的QR码,即使是在疫情过去之后,可能还会长期存在下去。

北京街头的一名戴着口罩的食品外卖员。(2020年6月19日)
北京街头的一名戴着口罩的食品外卖员。(2020年6月19日)

有智能手机的中国公民普遍使用的健康码,自从2月以来被纳入了个人旅行史,一直被当作是进出居民小区或公共场所的数字出入证。

莫乃光星期一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问题还在于对隐私的担忧,因为最大的担心是,一旦这种手段部署到位,很难再将其撤消。

隐私问题

莫乃光说,北京过去一个星期来对病毒进行了尽可能彻底的追踪,但这种做法有可能做得过头了,因为并没有与潜在病毒携带者有直接接触的人也被一网打尽了。

莫乃光议员怀疑,中国当局可能是在进行一场社会试验,看看他们如何能够利用这种数据。

在微博上,很多北京居民抱怨他们只是开车或做公交车经过新发地市场,根本没有迈进市场一步,但是他们仍然收到了市政府的短信,要求他们填写数字问卷,然后安排做病毒检测。

当地媒体星期日报道说,北京市政府已经完成了对230多万市民的检测,这是北京2千1百万人口的大约10%。

很多人说,他们觉得,为了自己图个放心,他们必须遵守市政府的指示。

百姓裸体

“不用解释,百姓在运营商面前就是裸体而已。”一名微博用户在其他网民抱怨政府大范围追踪病毒的政策缺乏对隐私的保护时评论这样说。

另一位用户写道:“隐私从你使用手机的时侯就被授权了,如果是非法处置你的隐私可以起诉,但遇到安全问题,这也是控制手段。”

莫乃光说,这样的评论显示,中国民众对政府以数字监控方式遏制疫情的措施越来越能够容忍了。

他说,他对此感到担心,因为中国政府未来可以轻易找到借口,出于政治原因而扩展追踪政策并监控政治异议人士。

不足为奇

一位专业是从商业用途中猎取地理空间信息的台湾科技教授说,中国找到了技术手段来帮助追踪潜在病毒携带者,这不足为奇,因为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在使用技术手段实行网络内容审查,在互联网封杀关键词。

因为话题敏感,这位教授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要求匿名。他说,中国把人脸识别技术与地理空间技术结合在一起,一直能够成功追踪在网上发表批评政府言论的公民。

他说,很多政府,包括台湾政府,也在使用类似技术来帮助控制疫情。他还说,有些政府树立了虚拟的“电子围栏”,以追踪在家隔离者的行踪。

但是他补充说,多数政府在展开咄咄逼人和侵入式的调查方面比不上中国,而中国政府在收集个人数据时对个人隐私没有显示出多少尊重。

这位教授还提到,中国没有保护个人信息的法规,而电信运营商也没有多少权力可以拒绝政府索取个人数据的要求,也不敢揭露政府对个人数据的滥用,而且很多公司的最高管理层都是有政治关系的。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