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8 2021年2月28日 星期日

放过马云?观察人士:马云恐已臣服并助中共搞数码威权主义


资料照片-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2019年5月15日)

自从去年11月以来,中国监管单位先是叫停蚂蚁集团的上市案(IPO),继之又对阿里巴巴集团展开反垄断调查,让马云立即落入遭中共整肃的疑云中。在长达两个多月的纷扰后,中国央行副行长陈雨露于上周五(1月15日)主动对外发布:“在金融管理部门指导下, 蚂蚁集团已经成立整改工作组,正在抓紧制定整改时间表,同时保持业务的连续性和企业正常经营,确保对公众金融服务的质量。”

简短声明一出,市场一度解读为:“中共释出了放过马云及其企业一马的讯号”。

放过马云?观察人士:马云恐已臣服并助中共搞数码威权主义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3:15 0:00

对此,部分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观察人士表示,中国确实有心整顿互联网金融和平台经济做大后所带来的市场失序现象。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中共真正想要从马云身上得到的还是“数码霸权”,也就是,阿里巴巴集团庞大的海内外消费者背后的金流、资讯流和内容流。他们说,在党国体制下,马云无从抵抗,只能乖乖配合,交出这“三流”,让中共可以轻易在国内、甚至部分海外国家开始建立数码威权主义(digital authoritarianism)。

不过,也有位于北京的分析人士反驳指出,中国官方整顿大型互联网平台的违规现象,如平台强迫“二选一”或“(坑)杀熟(客)”等之弊端,都是保护中小企业、健全市场的良性发展。至于其他诸如“政治追杀马云”、“国有化民企”等揣测,则属于市场无稽的过度解读。

马云助中共搞数码威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数据资安专家向美国之音表示,北京确实必须出手解决,中国普罗大众透过蚂蚁等金融平台超额借贷所可能引发的泡沫化问题。但除了金融市场的整顿外,透过剑指阿里巴巴集团,这位专家说:“共产党最想要的是马云的数位霸权。什么叫数位霸权?就是三流:金流、资讯流跟内容流。”他解释,内容流让中共可以控制人民的思想,而金流则赋予中共权力,得以一窥民间的富有程度和金钱往来流向,至于对资讯的掌控让中共可以集中权力,做到对人民完全的极权控制。

该数据资安专家表示,若在马云配合下,中共掌控到近9亿中国人民的金流,就可以做到全面征税、打击洗钱和党内贪腐之目标。他说,中国有为数庞大的电商透过平台买卖货品并未缴税,若能确切掌握其营业额,中国就得以解决严重的逃漏税问题,做到全面征税。

另外,中国人士透过比特币(bitcoin)洗钱的歪风早已盛行,他指出,中国约占全球比特币交易的三至四成,规模之大曾让中国央行于2017年为防范洗钱、一度下令暂停提币业务。据市场分析机构CoinGecko (币虎)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比特币已是全球加密货币市场最大的币别,最新总市值在6,700亿美元,若中国的交易量占三成,也有高达2,000亿美元的规模。

但在中国严格整顿比特币的洗钱行迳下,该数据资安专家说,中国新崛起的数位币,包括阿里币、WeChat币其实提供了另一个新的洗钱管道。不管是透过平台进行“假买卖、真金流”往来,来进行洗钱,还是透过向平台在中国境内借出款项,由海外不明单位还款,把钱洗进中国,或反之把钱洗出中国境外。他说,这些洗钱行径中,也不乏有共产党员的贪污行径,因此,中共若透过阿里平台,掌握到人民的金流,也可以进一步打击贪腐和洗钱犯罪。

科技霸权方便中共镇压异己

该数据资安专家表示,根据中国国家情报法第七条之规定,他合理推断,马云可能早就在上缴数据给中央政府,只是他所提供的数据可能并非全面,也可能有所隐瞒,或者让人无从辨其真假,因而引发中共现在要透过马云的所有权,来进入阿里资料库取得数据全貌的意图。虽然数码霸权有助于中国打击金融犯罪,但他说,成功建立数码霸权后的中共将会是一个“很恐怖的政权”,因为这也是一个让中共可以方便镇压异己、侵害人权的工具。他举例,中共透过追查线上购买圣经或可兰经的金流,就可以追查出地下教会成员或回教徒等之行踪及其捐款的流向。

除了金流,他说,平台所提供内容流和资讯流,则让中共可以进一步审查言论,控制人民的思想,或进一步扩权,将中国带向全面监控人民的极权体制。

中国已有全球硬体制造的优势,例如,全球近九成的读卡机都是中国制造,该数据资安专家说,只要中国政府一声令下,相关人士要透过这些硬体设备所留有的“后门”、来搜集海外人士的个人资料,包括护照号码,并非不可能。尤有甚者,他说,随着中国互联网平台和软体服务业的向外扩张,例如阿里云端服务的市占率已是全球前几大,仅次于美国亚马逊(Amazon)、微软(Microsoft)、谷歌(Google)等公司所提供的云端服务,或者是线上影视串流网站爱奇艺也很积极在海外华人市场抢占收视消费人口等等,未来,透过这些中国大型科技公司,中国政府的数码霸权很可能进一步扩展到海外,除可搜集海外人士的个资、进行监控外,也可轻易透过下架,直接制裁他国产品,例如,澳洲红酒,或者影响到所谓“伤害中国人情感”的国际品牌在其所掌控之市场的销售。

据阿里巴巴首席执行长张勇于去年7月的宣示,阿里巴巴集团矢言要在2036年前,做到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协助1,000万中小企业盈利的规模。

该数据资安专家表示,随着科技的进步,未来50年内,人类的经济活动、高达七成的GDP都有可能是在线上进行,因此,拥有数码霸权的国家很可能就可以主导全球的经济发展、金流、资讯流和内容流,他认为,这会是中共着眼的长远国家大业。

追杀马云?市场过度解读

位于北京的海豚智库创始人李成东。(照片提供:李成东)
位于北京的海豚智库创始人李成东。(照片提供:李成东)

不过,位于北京的市场分析人士则反驳此类科技霸权的看法。 海豚智库创始人李成东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马云的阿里集团和蚂蚁集团是因为确有违规事项,如资金杠杆率过高、违规放贷、“二选一”或“杀熟”等,才被整顿的。一旦经过整改后,这对中小企业、消费者和实体经济之保护,都是很正面的发展。他说,这两个月来,尽管市场谣言纷沓,阿里和蚂蚁也没有被收归国有,而政府之反垄断调查也不只单针对阿里巴巴一家,或者意在追杀马云。

李成东说,这或许也是为什么,中国当局据传下令国内媒体对于阿里巴巴集团反垄断调查的报导“必须严格跟随官方路线,未经准许,不得进行更改或延伸分析”,他说,因为官方不希望任何媒体报导偏离整改的事实。

他说:“最坏也就是整改,那你哪些地方违规,哪些地方改呗!也不算一个追杀什么之类的。反垄断也不是针对阿里巴巴的,反垄断是针对所有互联网平台,最近不是唯品会也被处罚......所以,我觉得市场有些过度解读!”

李成东说,北京政府要打击洗钱等金融犯罪,透过银行的数据或其他管道,都可以进行,不需要找蚂蚁。而且蚂蚁所能提供的数据属于“补充性数据”,有助于进一步了解相关的信息,但也并非全国最大的数据库,实在不宜夸大其作用。

不过,李成东也坦言,新兴支付平台确实存在一些灰色地带,例如非法洗钱、境外赌博的行径,部分案例经查的确发现透过支付宝或蚂蚁的帐户来结算或支付。他说,若公安在打击此类犯罪时,缺乏这类数据或数据握在蚂蚁手上,办起案来会比较难操作或预防。

香港经济学家罗家聪则认为,中共的最终目的是要控制平台,拿到数据,因此不会有意搞垮马云的这些平台。他认为,未来收归国有是很可能的发展,只是中共会以何种形式进行,目前并不明朗。他说,也或许会透过对平台老板马云的控制,来取得资讯,而市场对此做法的观感也会“比较好看”。

对香港的寒蝉效应

对于追查走私或洗钱的金融犯罪行径,罗家聪和李成东的看法一致。他指出,中国警政单位已有现行的金融查缉管道可以追查走私或洗钱,应该不需要透过蚂蚁等平台。

至于针对中共政府透过高科技来进一步掌控社会,他说,广大的中国人民已经有所适应,或许不至引发太大的反弹。但阿里集团的平台对海外市场的渗透还不高,再加上海外消费者已有警惕,因此,他说,北京要将此类数码霸权延伸至中国境外,会是件难事。他认为,很快地,香港会是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社会,也因此,他说,已有不少香港人选择移民或者开设离岸帐户,来走避中共这类对财富的控制。但他也坦承,对仍留在香港的人来说,未来食衣住行要用到金流就会受到中共的管控,这将产生寒蝉效应。

他向美国之音表示:“有这个东西(控制)在......一般人心态上有一个威胁感,你知道它(可以借此)威胁,所以,你对这个政权就恐慌,你就不敢去反对,不敢去提出意见,那它的目的就是这样。”

位于台北的国立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荣誉教授丁树范则指出,人类社会有越来越多的面向都受到大数据的管制和监控,未来如何管理大数据,或如何限制大型互联网平台坐大所衍生的扩权或垄断市场问题,会是很多国家都要面临的治理挑战,中国也不例外。但在中国,尤其是在专制的习近平治理下,中共若一手掌握大数据,他说,将会进一步强化中国所着重的数码极权主义之政治体制。

他还说,中国近期的发展极其矛盾。一方面,中共加大了对诸如马云所经营之民营企业的控制,明显倾向“国进民退”的策略,这其实不利于创新型中小企业的长远发展,但另一方面,习近平又号称要鼓励创新经济,两相矛盾。

丁树范向美国之音表示:“因为国进民退,反而就是让中国的中小企业越来越借不到钱,那这个东西对中国要发展、习近平讲的创新性的企业、乃至于要繁荣中小企业,坦白讲,这是高度不利的。”

四位受访者还说,中国是党国体制,诸如马云等民营企业家的资本再多、权力再大也不能大过政府,而且,所有国家政策之制定都是由上而下、单方面拍板定案,鲜少由民间参与,导致了外媒口中这个英文名为杰克.马(Jack Ma)这两个多月来的“潜水”噤声。

但在美国开放且民主的社会里,资本和政府具有比较平等的地位,所以,近期看到推特执行长杰克.多西(Jack Dorsey)等大型互联网企业家在美国国会发生“攻占”暴动后,可以立即封锁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帐户,让国家领导人因此“噤声”,展现了民间企业家惊人的政治权力和市场力量。虽然美国企业家的作法也引发言论自由的争议和反思,但对比之下,也让全世界看到两位杰克,一中一美,一个生于极权社会、一个生于民主社会,两人所经受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待遇和处境。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台湾抗疫成功 靠措施也靠“运气”?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5: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