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4 2021年10月23日 星期六

恒大债务危机持续,全球经济严阵以待?


资料照:中国房地产公司“恒大”在香港记者会上推广房地产(2016年8月30日)

中国房地产巨头恒大集团可能发生的债务违约引起全球市场担忧。美国证监会主席星期二(9月21日)表示,相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美国市场现在能够更好地吸收一家主要公司违约带来的潜在全球冲击。恒大危机是否会成为中国的“雷曼时刻”?对全球市场和经济可能会带来什么冲击?

尽管恒大主要部门星期三表示,将在周四支付一笔国内债券利息,为担忧恒大危机而紧绷的全球市场提供一些缓解。然而,恒大周四还需要支付一笔离岸美元债券的利息,金额高达8350万美元,恒大没有说明是否将支付这笔利息,大多数分析师认为恒大可能无法按期支付。

与此同时,恒大集团在香港股市的股票周一周二持续下跌,周三香港股市因中秋假期休市一天。

曾是中国明星民企的恒大集团目前是全球债务最多的房地产公司。恒大集团今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公司负债总额高达近1.97万亿元人民币,约合3050亿美元,相当于中国GDP的2%。此外,恒大还有一笔债券的利息将于9月29日到期。

对恒大债务违约的担忧也波及全球市场,亚洲股市、美国股市、比特币和铁矿石等大宗商品市场周一都出现大量抛售。美股周二反弹,但是尾盘涨幅收窄,道琼斯和标普500回吐涨幅,以小幅收跌结束当日交易。

中国版“雷曼时刻”?

一些投资者和分析人士担心,陷入债务危机的恒大可能崩溃并波及到金融市场,引发13年前美国雷曼兄弟公司那样的金融风暴。2008年9月15日,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由于投资失利,在谈判收购失败后宣布申请破产保护,触发了美国的金融危机和全球金融海啸。

康奈尔大学研究公司和金融监管法规的法学教授罗伯特·霍克特(Robert Hockett)对美国之音说:“这是一家庞大的地产类公司,其命运会影响很多人,而且也与其他很多公司相互关联……我认为,如果不提供紧急援助,风险可能会波及全球。”

但是也有分析人士认为,恒大集团的债务危机不是另一场雷曼危机。

商业和政治咨询人士肯特·哈灵顿(Kent Harrington)对美国之音说:“雷曼与美国金融系统紧密交织在一起,而且通过华尔街的重要作用,也与世界金融系统紧密交织在一起。雷曼是一个有6000亿美元资产的投资银行,这是以2008年美元价值计算的。恒大规模很大,但是从世界影响来看,和雷曼不可同日而语。恒大的危机也不是雷曼崩溃以及崩溃后暴露出来的债务担保证券和其他高风险工具所导致的那种构成不稳定因素的危机。”

南加州大学经济学教授罗伯特·德克尔(Robert Dekle)认为,目前下定论还为时尚早。他对美国之音说:“显然还有中国其他房地产公司处在困境之中。但是中国当局允许这家公司濒临破产边缘,表明引发的后果将可以自我控制。”

一些金融机构也淡化恒大的债务危机会成为中国的“雷曼时刻”。英国巴克莱银行认为,当前市场环境与雷曼公司破产时不同。瑞银集团表示,债务违约的水平相较于中国经济体量而言非常低。美国花旗银行说,中国的政策决策者很可能会介入,守住防范出现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中国政府坐视不管?

中国政府对于如何处理恒大的问题大体上没有做出明确表态。中国统计局上个星期在被问及有关恒大的问题时说,一些大型房地产企业出现了一些困难,对于整个行业发展的影响还需要观察。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评论说,出事企业不能有“大到不能倒”的侥幸,必须有能力以市场方式自救。他称,恒大破产不会向雷曼兄弟那样,成为系统性金融风暴的导火索。

一些市场观察人认为,过去很多投资者有个心照不宣的假定,认为中国政府会出手拯救陷入困境、但被认为“太大不能倒”的企业,比如出现巨额亏损、面临债务违约风险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上个月获得了国有金融机构的注资。但是面对企业高负债率的严重问题,中国政府过去几年来也让一些这样的公司债务违约。

一些分析人士说,政府向恒大直接的紧急财政救助(bailout)不太可能。今年8月,中国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及银行监管机构曾罕见约谈恒大高管,警告恒大需要减少债务风险,优先稳定市场。

标普全球评级公司星期一在一篇分析中认为,如果造成影响深远的蔓延,引发多个重要地产商破产并对经济构成系统性风险,北京才会被迫介入,“只有恒大破产不太可能会导致这种情况的出现。”

德克尔教授对美国之音说:“政府也许会帮助恒大与受到重创的股东和债券持有人的重组。这总体上对中国是有益的,降低了未来过度借贷和道德风险的问题。”

曾在北京大学担任经济学教授的美国经济学家克里斯·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则认为,中国政府不会让恒大崩溃,因而会做出某些形式的紧急财政救助。不过他指出,他对紧急财政救助的定义是非常广义的,不一定意味着恒大会继续以目前的规模存续下去。

他对美国之音说:“可能意味着公司不同业务被出售给了不同的国有企业,利用不同的金融机制为这些提供资金,我认为可以期待的是国有银行出面,帮助不同的投资者购买恒大的项目,以防止演变成更广泛的问题。”

路透社此前报道说,中国的决策者在告诉恒大的主要借贷者宽限利息支付或循环贷款。

恒大也在采取措施处理债务问题。恒大集团创始人,今年8月辞任董事长的许家印星期二说,恒大一定能实现“保交楼”的重大目标,向购房者、投资者、合作伙伴和金融机构交出一份敢担当、负责任的答卷。

外溢风险

不确定性仍然存在。恒大地产星期三发布公告,将按时支付一笔国内债券的利息,但是没有表示是否有能力支付本周四到期的离岸债券的利息。

彭博社星期二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恒大周一未能向至少两家债权人支付到期的利息。报道说,中国住建部已经发出警告,因此银行已经预计恒大会拖欠付款,但是目前不清楚银行是否会宣布恒大违约。

由于恒大的债务危机,加上疫情反弹和政府监管的收紧,美国银行星期二下调了对中国经济的增长预期,下调幅度超出了其他投资银行发出的警告。

美国银行将中国今年的GDP增长预期从从8.3%下调至8.0%,保留了对2022年的最大下调幅度预期,即从6.2%降低至5.3%。美国银行还将2023年的预期从6.0%下调至5.8%。

美国银行的分析师表示,其对恒大问题的基本假设是,如果政府促进有序的债务重组,那么对整个地产行业和金融市场的“外溢影响微乎其微”,但是“从2021年第四季度到2022年第一季度,任何政策回应的推迟,或是对重大债务人违约的处置不当,都潜在提高增长错位的风险。”

美国维吉尼亚大学商学院教授陈朝晖说,房地产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但是泡沫也非常严重。他说:“恒大一倒,房地产泡沫可能真的要挤掉了,一旦挤掉,中国房地产发展就会减缓下来,中国经济几乎不可避免会减缓,一旦中国经济减缓,会对世界经济,特别是原材料方面产生影响。”

在恒大债务违约风险引发华尔街大量抛售之后,美国证监会主席加里·根勒斯(Gary Gensler)星期二表示,2021年的美国比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美国能够更好的吸收重大公司违约所带来的潜在全球冲击。

他在《华盛顿邮报》举办的一场直播采访中说,美国在那场金融危机之后进行了改革,加强了金融系统的抗风险能力。他也指出:“这不意味着我们是独善其身的,我们的经济在全球范围内互联。”

南加州大学经济学家德克尔教授认为,恒大危机对全球经济和金融的直接影响有限。他说:“我知道外国金融机构购买了恒大的债券和股票,但是从量上来看可能是非常小的,不至于对外国经济体产生任何系统性影响。”

今年以来,中国政府对网络科技、娱乐、教育培训等多个行业进行整顿治理,给行业和资本市场造成巨大震荡。康奈尔大学的霍克特教授认为,恒大事件或将进一步打击国际投资者对投资中国的信心。

霍克特说:“那类事情让一些国际投资人担忧,习近平变得更像毛泽东而不是邓小平。……现在对于中国经济的稳定有很多担忧。所有这些事都在现在这个时候发生。我认为恒大事件更增加了一层担忧。这对很多投资人来说可能是最后一根稻草,让他们撤出对中国的投资,或者至少是采取一个观望的态度。”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焦点对话:《玻璃心》爆红 “辱华”成为一种流行?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