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7 2021年4月14日 星期三

从阿拉斯加到新疆 专家:中国的战狼外交其实是骑虎难下


中国战狼外交的代表人物之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

过去几天,北京再次出动“战狼外交”就新疆人权问题与各国政府和企业对抗。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以美国的黑奴历史暗批美国没有资格指责新疆问题;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则说,对中国战狼外交的批评是“种族歧视”。观察人士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偷换标准,混淆概念”,也显示中国外交官的骑虎难下与无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3月25日发推,以一张1908年美国密西西比棉花田里黑人劳工与农场主的照片对比一张2015年新疆棉农的照片,并配上“长枪与猎犬VS微笑与丰收。强迫劳动?”的文字,暗指拥有黑奴历史的美国没有资格批评中国的新疆问题。

同一天在中国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华春莹也展示照片,强调“新疆棉花近70%都已机械化采摘,有关新疆强迫劳动的指责根本不存在”。

中国驻法使馆3月21日在使馆官网、推特账号上宣告“羔羊外交”时代结束。“如果真有‘战狼’的话,那是因为‘疯狗’太多太凶,包括一些披着学术和媒体外衣的‘疯狗’对中国疯狂撕咬,”该使馆在一篇评论文章中说。

上周在阿拉斯加举行的美中高层对话中,中方代表杨洁篪对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就新疆、西藏和香港问题的批评,在媒体面前抛出一句句的尖锐言辞,如“中国人不吃这一套”、“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等,让外界侧目。

美国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鲁比奥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官员通常是私下会面才会那样做,这可能是我第一次见到在公开会议上有那种态度。我认为这是中共内部奖励的一种行为,你从他们的战狼外交中看到这一点,愚蠢(silliness)。”

“我想战狼外交将成为一个主流的外交形式,” 美国巴克内尔大学(Bucknell University)政治学与国际关系教授朱志群对美国之音说,“因为最高领导说了,我们可以平视对手。但是这个策略对中国是不是有好处,那是另一回事了。”

骑虎难下

战狼外交一词约在2019年浮出水面。那时,战狼外交的代表人物之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利用推特抨击外国批评中国的声音。此后,其他的中国外交官纷纷加入这个行列,对外采取咄咄逼人的姿态。

朱志群认为,实际上从中国国内来讲,外交开始具有攻击性是从2008年开始的。2008年中国成功举办了夏季奥运会,在2010年其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而最近几年,上面说要有战斗精神,要讲好中国故事。这鼓励了外交官,或者是外交部发言人要采取比较强硬的姿态,”他说。

而在外部环境上,中国因国内政策,特别是其在新疆和香港的政策受到了西方国家的批评,“所以中国外交官骑虎难下。对内要应对民族主义情绪高涨, 对外不能显示软弱,意味着这个情况很难在短期内被改变,”朱志群说。

批评战狼外交= 种族主义?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周四(3月25日)的一篇评论文章称,西方将中国外交称为战狼外交,明显是种族主义(racist)。文章引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的话说,西方批评中国的战狼外交是白人至上主义的象征。“西方国家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其他国家应该对其唯命是从。”

对此,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认为,这两个问题完全没有可比性,而文章的目的在于攻击美国。

“这是在偷换标准,混淆概念,”他对美国之音说,“它的目的是告诉美国,你们还没有处理好自己的问题,我们还觉得你们有问题呢。”

去年开始,美国社会掀起了黑人的命也是命的运动,同时亚裔因新冠疫情遭到越来越多的歧视。

电子报《外国人看中国》(Sinocism)的创办人和编辑利明璋(Bill Bishop)说,环球时报越来越多地将事情定义为种族和文明的竞赛。“我认为这是习近平外交思想战狼的表现,”他写道。

孤立的战狼

随着中国战狼外交的累积效应,这种咄咄逼人的姿态也给中国带来一些麻烦。

近一年,中国与主要大国关系不断恶化。中国与美国的关系跌至40年来的最低点。西方国家与中国就知识产权盗窃、新冠疫情、香港《国安法》、新疆人权、南中国海领土纷争等问题展开唇枪舌战。

而在讲好中国故事的海外宣传上,中国不承认自己在新冠疫情处理上有失误、对其他国家实施经济报复的行为,也让中国的国际形象进一步受损。

美国盖洛普3月16日的一份调查显示,45%的美国人现在将中国视为美国的头号敌人,而这个数字比一年前翻了一番。

在世界范围内,美国皮尤研究中心一项涵盖14个发达国家民众的民调显示,许多国家对中国的负面看法达到历史新高。

“战狼外交带来的效果对中国的战略空间和中国的未来发展实际上是不利的,因为战狼外交叠加在几个因素上,让世界对中国绝对的不信任,”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教授说。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教授、美国亚太事务前副助理国务卿谢淑丽(Susan Shirk)对《纽约时报》说,北京正在鼓励外交官表现出好斗的姿态,这让任何谈判都变得更加艰难。但是长远来看,中国正在播下不信任的种子,并将最终损害其自身利益。

前彭博社驻华记者彼得·马丁(Peter Martin)认为,环球时报的文章也透露了中国外交官的沮丧和挫折。他援引一位中国匿名外交官的话说,“我们觉得很不公平,不管我们怎么做,怎么想去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或是解释中国的政策,美国和西方国家只会批评我们。”

马丁说,这显示了很多中国外交官真的认为自己只是处于防守一方,在维护国家利益。

巴克内尔大学的朱志群教授认为,中国外交官内部对此会有辩论,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去年驻美大使崔天凯与发言人赵立坚就美军将新冠疫情带到武汉这种说法截然不同的反应。

与此同时,他同样认为战狼外交正在损害中国本身的国家利益。

“因为外交的目的就是要多交朋友,如果外交的结果造成树敌很多,那不管是什么方式,那你这个外交就是失败的,” 他告诉美国之音,“最近的情况就是,中国的海外形象没有提高,那就说明这是有问题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