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52 2024年7月17日 星期三

世界媒体看中国:美中技术之争实质是人才之争


深圳一家华为商店的店员在向人们展示Mate 60系列手机。(2023年8月30日)
深圳一家华为商店的店员在向人们展示Mate 60系列手机。(2023年8月30日)

中国电讯设备巨头制造商华为最新款手机的推出再度引发美国在技术领域的制裁和限制措施是否有效和明智的辩论及担忧。有论者说无效,也有论者说成效显著。论者各有论点论据。与此同时,与美中、中西技术竞争密切相关且可以决定技术竞争的未来及成败的人才竞争也成为世界媒体关注的话题。

华为新手机的推出宣告美国的失败?

上个星期,在美国商务部长访问中国期间,中国电讯设备巨头制造商华为推出最新款的手机。与政府和军方关系密切的华为名义上是中国民营企业,但被许多专家认为实际上是中国国有企业,是由中共直接掌控的一家公司。

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9月2日就此发出报道说,“(华为那款新手机)不是一个普通的小玩意。 它的推出在华盛顿引发了隐秘的担忧,这就是,美国的制裁未能阻止中国取得关键技术进步。这样的发展似乎应验了美国芯片制造商的警告,即制裁不会阻止中国,但会刺激中国加倍努力,打造美国技术的替代品。”

多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力量的增长,中共当局越来越咄咄逼人地挑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所主导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同时对内强化镇压异议和少数族裔、宗教信仰者。与此同时,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一方面享受自由贸易的好处,另一方面又设立有形无形的贸易壁垒,使包括美国公司在内的外国公司难以进入中国市场。此外,中国也动用国家力量盗窃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知识产权。

这种局面导致美国前任总统川普声言中国实际上是在经济上对美国强奸。在任职总统期间,川普推出一系列针对中国的贸易制裁、技术出口管制措施。拜登政府上台以来,那些措施大部分得到保留和延续。

川普政府当初推出那些措施所针对的一个主要对象就是华为。华为手机当年使用从美国进口的芯片,在中国和全世界市场攻城略地,气势如虹。美国禁止对华为出口它所需要的芯片,一度使华为的手机生产深受打击。许多评论家甚至认为华为会一蹶不振。但产品被禁止出口到中国的美国芯片制造商则一直说,这种措施只是会让美国厂家白白损失价值成百亿、成千亿美元的生意,却不会阻止中国的技术进步。

华为新款Mate 60的推出似乎确实是应验了业绩仰仗中国市场的美国芯片制造商的警告。

北京一家商场的华为商店展出Mate 60系列手机的广告。(2023年8月30日)
北京一家商场的华为商店展出Mate 60系列手机的广告。(2023年8月30日)

在另外一方面,中国国家安全部日前也通过其社交媒体账号宣告拜登政府包括技术出口限制在内的“对华战略注定失败”。

“美国取得了超出狂想的非凡成功”

美国对中国采取制裁和技术禁运、限制措施的一个主要理由是国家安全,其中包括地缘政治、国际政治考虑。美国认为,中国利用美国和西方技术不但发展经济而且也发展军力,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政权试图通过军事胁迫甚至战争手段手段使他国就范,并建立以中国为主导的国际秩序,改变美国所主导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因此,美国不但限制或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国提供先技术,而且也联络盟国协调行动,不让中国获得最先进的技术。自拜登政府上任以来,美国加强了与盟国的联络、沟通、协调。

在《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华为)新手机引发中国已经找到途径绕开美国技术限制的担忧》的上述报道的第二天,也就是9月3日,美国《财富》杂志网站发表报道,标题是《美国与中国价值5740亿美元的芯片战对拜登来说已经取得了超乎最狂野的梦想的非凡成功》。

《财富》杂志的报道说,“去年10月是美国和中国之间一场全新的径赛的发令枪。今年夏天算是比赛到了某个中间点。从哈佛大学技术政策研究员凯文·克莱曼的个人视角来看,‘就协调外国伙伴跟美国站队而言,拜登政府做得相当好。’”

克莱曼在这里所指的是美国成功地劝说盟国荷兰和日本不向中国出口最先进的芯片制造设备。他对《财富》杂志说:“荷兰和日本完全加入美国的出口管制,这是一个超乎任何人最狂野的梦想的非凡成功,超乎外界分析师的预期。”

然而,克莱曼也跟很多专家一样认为,美国对中国实行技术出口管制就算是取得了一时的成功,也不代表会取得长远的成功;美国长远的成功需要技术突破,需要优秀的教育出产像爱因斯坦或奥本海默那样的杰出人才。

克莱曼说,“教育的回报率几乎是无止境的。美国已经在人工智能科学人才方面领先,但这方面的增长率不如其他国家那么高,而美国不像以前一样保有自己的科学家。因此,移民改革加教育是关键。人才是使技术转起来的秘方。”

中国人才外流或可决定与西方竞争的成败

技术的竞争或国力的竞争其实就是人才的竞争,是一个国家是否能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的竞争。这一点可谓古今中外的老生常谈。但在美国和中国这两个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和军事大国的竞争中,这一老生常谈有了异乎寻常的现实又紧迫的意义。

大多数历史研究者和观察家都认为,美国过去一个多世纪之所以获得称雄世界的地位是因为美国比其他国家都更善于培养人才,吸引人才,美国的成功就是美国人尽其才的成功。然而,如今美国有许多克莱曼这样的专家哀叹或担忧美国不再像以前那样注重培养人才,吸引人才,导致美国的竞争优势在逐渐削弱。

在这方面,或许美国人可以感到些许安慰的是,虽然现在美国培养/吸引人才方面做得不够好,但中国做得更差,差得多;跟中国(以及跟其他很多国家相比)相比,美国因其雄厚的经济基础,教育资源,还有健全的法治,有法律保障的自由,对人才的吸引力要大得多。

自从中共领袖习近平上台以来,尤其是在过去五年来,习近平政权所推行的重新由中共一党控制中国社会方方面面、控制教育,控制经济,控制学术,,这些做法导致所谓的“润学”即从中国出逃移民国外(主要是移民)成了当今中国精英阶层中的显学。

在中国经济坏消息不断传来之际,美国《工商内线人》网刊9月4日发表文章,标题是《别再纠结通货收缩和房地产危机啦——人才流失可能会是威胁中国经济的下一个大问题》。

文章说:“中国面临的一个经济威胁尚未得到突出的报道,这就是所谓的人才流失——拥有高学历的、富有的企业家在过去的5年里不断离开中国。《华尔街日报》所汇总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在大部分年份中国每年有大约9000拥有一百万美元以上资产的人离开中国。

“但自从2018年以来,更多的中国百万富翁移民国外。亨利合伙人(Henley & Partners)和新世界财富(New World Wealth)等咨询公司估计,预计今年还会有13500人离开。”

《工商内线人》网刊9月4日发表的文章援引人力资源咨询公司默瑟公司的首席投资战略分析师纽泽姆的话说,人才流失“对经济非常可怕,你需要有领导能力的人推动你的经济向前发展。要是一个企业家离开也就罢了;但假如是成百上千上万人离开,那就是大问题了。”

评论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特朗普遇刺后出席党代会 公布副手万斯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6:40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7/17【时事大家谈】比肩邓小平,习近平能否称得起“改革家”?拜登特朗普同喊团结, 枪击案能化危机为契机;嘉宾:美国艾德菲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 独立时评人,专栏作家蔡慎坤;主持人:许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