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37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习近平的新时代中国经济(2):西方警告与误读中国


北京街头的习近平大幅照片海报前,有行人走过,有人戴口罩(2017年10月26日)

习近平在中共19大明确表示要让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强国,那么中国经济发展前景怎么样呢?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经济会管理得怎么样呢?

但对冲基金公司海曼资本(Hayman Advisors)创始人凯尔·巴斯(Kyle Bass)却认为,中国有一天会后悔让习近平抓到如此大的权力。

巴斯在中共十九大召开期间通过电邮发表了他对中国政治的看法。他写道:“今天习被媒体庆贺,但当未来的历史学家回顾时,他将会因为鲁莽地把中国经济建筑在沙堆上而受到责难。”

巴斯:沙丘上的中国经济

巴斯认为习近平在拼命寻求信誉,但他认为真正的发达经济体不会对资本进行严格管制,或者为了操控自己的货币而一夜间把短期利率调数百个基点。

巴斯因在次贷危机中沽空次级抵押款债券获利5.9亿美元而名声大噪。巴斯一直唱空人民币。他在2016年年初沽空人民币,是认为中国银行体系过份膨胀,经济下行将引爆信贷风险,而政府救市会使人民币贬值三成。

巴斯的预言没有成为现实。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认为巴斯沽空人民币失利是因为他对中国经济的误判所致。拉迪前不久在该智库举办的全球经济更新报告发布会上谈及中国经济情况时,将重点放在他所说的有别于主流观点的“另类看法”。他认为巴斯有关中国外储缩水5千亿美元过于夸张,其分析有误。拉迪认为,中国外储缩水主要受美元升值和企业还债影响,并不表明中国民众对经济丧失信心。

拉迪:沽空人民币失利源于误读中国

拉迪认为,在可能引发危机的中国债务问题方面也存在误解。

他说,传统观点认为,收紧金融环境,加上公司盈利复苏力度逐渐减弱,将压低增速。这与官方政策背道而驰。中国当局决心实现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2020年时在2010年

基础上翻一番的长期目标,将不会缩减预算赤字并推进适当的结构性改革(比如缩减亏损的国企规模),相反,中国当局将会继续保持庞大的赤字并延续疯狂的信贷扩张速度以推动增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认为其结果将是公共债务和公司债务进一步飙升;就公司债而言,IMF预测到2022年,中国国内信贷相对GDP的比例将升至近300%。IMF说,这样的比例在世界其他地区或者因杠杆过高问题终获解决而导致增长幅度大幅放缓,或者因为忽略杠杆过高而导致金融危机。

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和穆迪也因中国不断膨胀的债务成为潜在的金融风险而调降了中国的主权债务评级。

拉迪:传统债务观也对中国有误读

拉迪提出所谓不同于主流观点的另类看法。他认为传统观点忽视了几个因素:一是中国领导层显然已经提高了降低金融风险相对与实现最大经济增速的重要性;二是,中国在10年内让真实GDP翻一番的目标已触手可及,因为中国在前6年年均GDP增速为8.1%,因为10年翻一番需要年复合增长率达到7.2%,今年增速应该不低于6.7%,未来3年平均增速为6.3%即可实现目标。

拉迪谈到的另一个因素是中国增长对信贷驱动投资的依赖程度越来越低,而消费增长的地位变得突出,2015年和2016年,消费增长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三分之二。

IMF亚太部助理主任詹姆斯·丹尼尔(James Daniel)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介绍IMF 2017年中国“第四条款磋商”报告时谈到中国官员在债务问题上的态度。中国官员同意IMF的看法,即债务是个问题,不过他们认为IMF的预测过于严重。中国官员表示,他们的做法是看过去4、5年,然后说没有看到不正常的地方,那纯粹是制造商价格太低,利润太薄,如今杠杆减少,盈利改善。

中国官员:IMF预测太夸张

丹尼尔说,中国官员认为他们在改革方面的成绩事实上比IMF所认可的更多,接着会给你念他们所完成的上百件事。IMF工作人员说,他们难以就此作出判断。中国官员说他们所作的是有实际影响,能看得到的,例如钢和煤炭价格是可以看到的,还有就是他们也在让工人下岗,通过所有这些手段重组公司,向价格链上端移动。

他们对丹尼尔说,即便你们说的都是对的,我们有许多其他国家没有的手段,他们有更多时间和手段解决问题。最后,他们说其实都是一家人,他们控制银行,也控制借债公司。

中国官员说,庞大的外汇储备可以在降低政府债务中起到缓冲作用。所以,他们并不觉得情况像IMF说的那么紧迫。他们所说的增长目标并非硬性目标,如果觉得增长有风险,就把速度降下来。他们并不觉得有多大风险。

中国特色的风险观

中国官员对这些潜在危机轻描淡写,同时IMF工作人员坦承很难对中国官员所说的改革成绩作出评价。

即便如此,拉迪其实注意到中国高层领导人事实上很担心金融风险,并且在以严肃的态度加以应对,并不完全像那些官员所说的那么轻松。

拉迪说,从2016年下半年起,习近平多次强调金融风险,并且在政策上也有重大变化。期间,中国保监会前主席落马。新的领导层接管了中国银监会,银监会发布抑制银行进行监管套利的新规定,并开始调查银行对少数几家实施大举并购的公司发放过多贷款的情况。

此外,中国央行采取措施提高多项短期利率,包括银行间市场的短期利率。中国国务院还成立了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

另一方面,习近平在工作报告中并没有提到由他的前任定下的10年增长目标,而是着眼更远的未来。他的目标是没有数字做衡量的更为模糊的远景,要让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强国。在那之前,习近平会加速推进体制改革,还是进一步拥抱国有企业,或者维持相互矛盾的两条并行发展路线,或许能有助于理解其新时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阶段的真正含义。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