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1 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美国人看中国事: 习近平川普有点像?


川普总统站在白宫西翼的入口处(2017年2月15日)

美国总统川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四月初就要举行会晤。 有美国观察人士说,抛开美中两国的政治体制不谈,其实习近平与川普有不少的相同之处: 例如,两人都是希望自己的国家再次强大的民族主义者(nationalist), 两人都出身精英阶层,却都希望把自己打造成平民代言人等。另外, 两人都崇尚“强人”政治。 那么,这两个政治强人的第一次会晤会成功吗?

习近平川普有点像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尔湾分校教授、历史学者华志坚(Jeffrey N. Wasserstrom)最近在华盛顿的一场研讨会上说,习近平与川普其实有点像。

他说:“他谈到‘中国梦’,谈到‘中国复兴’,你不难把他归集为‘民族主义者’那一类,属于‘我们的国家优先’的那一类,这与很多国家领导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他谈到恢复国家先前的荣耀,这有点像‘让美国再次强大’的口号。 他还说,政治生态中有问题,虽然他父亲也是政治精英集团的一部分。但是习近平还是成功打造了一个形象,他理解普通老百姓。 他决定清除他所说的系统里的腐烂的东西,所以他发动了以打击官员为主的反腐运动,这与‘抽干(华盛顿)的沼泽地’ ( drain the swamp )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华志坚所提到的“让美国再次强大”以及“抽干(华盛顿)沼泽地”是美国总统川普竞选时的标志性口号。“抽干沼泽地”指的是川普希望从根源上改变美国现行的政治生态, 颠覆华盛顿的建制派等。

华志坚日前在华盛顿智库“史汀生研究中心”的一个探讨习近平时代的中国以及对美中关系影响的研讨会上说这番话的。华志坚著有五本有关中国的书,其中包括《八个类比:马克•吐温到满洲国,从不完美类比看中国》(Eight Juxtapositions: China Through Imperfect Analogies from Mark Twain to Manchukuo) 、《21世纪的中国:每个人都需要知道的事》("China in the 21st Century: What EveryoneNeeds to Know")等。

华志坚说,川普和习近平对世界秩序的看法也有类似之处,比如两人都认为,现行世界充满威胁, 需要一个强大的领导人控制局面。不过,华志坚也说,其实这个看法在印度总理莫迪、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甚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身上都能找到。

他还说,川普和习近平都希望把自己打造成“务实派”,以及强大的”谈判者”的形象。

香港《南华早报》不久前也有一篇文章说,川普和习近平有点像,因为两人都是“政治强人”,都崇尚“强人政治”。

川普曾经公开赞扬俄罗斯总统普京“非常聪明”,而习近平则把普京当成亲密的朋友。 川普还曾表示, 中国共产党政府1989年镇压天安门的学生运动展示了“力量”。

习近平的一些做法也让很多观察人士认为他也是“强人”中的一员,比如,他毫无顾忌地对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一些岛屿宣示主权;比如,他指责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不是“男儿”,导致了前苏联的分崩离析。

《 南华早报》的报道因此分析说,由于两人都是“强人”,也许这一点会让两人在即将到来的会晤中友好相处。但是,也有人提出,两个“强人”可能会相互欣赏,但是不一定能够相处很好。

中国主席习近平在中国政协大会开幕式上(2017年3月3日)
中国主席习近平在中国政协大会开幕式上(2017年3月3日)

川普和习近平的不同点

不过,华志坚也承认习近平和川普其实在个性上也有很大的不同, 比如川普喜欢即兴发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他说,这点与中国领导人完全不同, 中国领导人会努力避免这样的事情。他说,这也是竞选期间的川普受到中国普通老百姓喜欢的一个原因。两人的另外一个不同是,习近平在谈话中会提到他读的很多书,川普不会提,川普喜欢高尔夫。

美国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东亚安全研究项目主任卜大年(Dan Blumanthal)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提问时说,他认为川普和习近平完全不同。

他说:“两人完全不同吧,一个是胆大、充满自由意志的纽约人,……一个是共产党的统治机器,非常强大的统治机器。”

川习会能否成功?

尽管如此,卜大年认为,中国方面还是很希望这次峰会能够取得成功。他认为中国会在美国贸易执法问题上禁声以及补贴上也会做出改进。

原美国副总统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拉特纳(Ely Ratner)也认为,不管两人相处是否“谈得来”, 习近平很显然是希望这次会晤能够取得成功的。他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提问时回答说:

“对习近平来说,这次高峰会最主要是给中国国内的民众看的,虽然国际影响也在考虑之内。很明显,习近平是希望能够与川普友好相处的。我想,他要做的是给川普带来足够的‘政治礼物’,比如投资、比如新的对话项目,以及在朝鲜问题上进一步努力等,并试图以此来影响川普。”

拉特纳说,最大的问题是, 川普会不会认为这些“礼物”分量足够,是否能够帮助他解决他所非常关注的美国国内的事务。他认为,短期内,习近平的礼物是会让川普高兴,但是,如果川普继续坚持他所认为的美中关系的两大重点:朝鲜问题和投资、以及中国市场的准入问题,长期以来,也许习近平不会有很大的让步。

他说,川普政府里现在有两种“鹰派”, 一种是美国优先的民族主义者鹰派,另一种从地缘安全战略角度看问题的鹰派, 这些人之间的辩论和互动最终将决定美中关系以及习近平和川普的关系。

拉特纳还特别指出,其实川普政府不应该在这个时候与习近平举行高峰会,因为川普政府并没有形成对华政策,甚至国务院和国防部的一些相关人员还没有到位。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