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9 2021年4月13日 星期二

新疆棉花遮蔽与凸显中国人权问题


新疆哈密地区一位女子正在摘棉花。(美联社照片,摄于2015年9月20日)

近日来,中国共产党当局针对国际社会抵制涉嫌使用强迫劳动生产的新疆棉花的宣传运动在继续。观察家们注意到,中共当局正在艰难地应对新疆棉花的话题所凸显出来的民族歧视、宗教迫害、基本人权等一系列问题。

新疆棉花遮蔽与凸显中国人权问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3:08 0:00

去年的老案 今年的热点

近来,随着美国、加拿大、欧盟对中国当局在新疆实行在它们看来是严重践踏人权的做法进行公开抨击或对中国有关官员进行制裁,总部设在瑞典的国际时装公司H&M成为中共控制下的舆论批判和消费者抵制的目标。该公司去年曾发表声明,表示深切关注新疆棉花生产涉及强迫劳动问题。

被中国共当局认为是有同样问题的国际品牌耐克(Nike)、阿迪达斯(Adidas)、巴宝莉(Burberry)等多国服装企业在中国也受到同样的待遇。但来自中国的消息说,H&M似乎得到特别对待,在中国不但其产品在电商平台上被失踪,而且其实体店地址坐标也在苹果地图和百度地图这样的网络平台上失踪。

与此同时,中共当局控制下的中国媒体对中国公众展开大规模宣传运动,一方面让他们相信,西方国家的公司拒绝使用涉嫌使用强迫劳动生产的新疆棉花、西方国家在新疆问题上对中国当局的批评,这些是美国等西方国家试图遏制和打击中国阴谋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则隐晦曲折地回应西方国家和公司对新疆的强迫劳动问题的关切,声言新疆棉花已经大部实行机械化采摘,因此不可能存在这种问题。

中国当局的这种宣传运动展现在以下这些新闻宣传的标题中:

——新疆棉花,不过是美西方“惊天大阴谋”的一部分(新浪新闻中心,3月29日)

——拿新疆棉花造谣生事 再次揭示美西方的霸权心态与伪善面目(《光明日报》,3月30日)

——60秒瞰新疆机采棉(新华网,3月30日)

在另外一方面,在中共当局严密监控和操控的互联网上,出现大量的“支持新疆棉花”的言论,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近日来也不得不频频应对新疆问题,这种局面导致“新疆”这个近年来在中国的互联网上的禁忌词获得了部分解禁,使一些中国网民发出了中共当局显然不愿意看到的言论,如:

“多久了,有个词一直用符号代替,因为美国,中国人终于可以痛快打出中国字了。看看这个词熟悉不?新疆。”

“语言也是限时限量供应的。某段时间连打缩写都觉得战战兢兢的词语,不小心发出后要赶紧撤回的词语,无论用怎样的谐音、代称打出来,最后总会被删除的词语,忽然就可以堂堂正正地说出口了。可以大声地呐喊那个词,用大号加粗的字体书写那个词,就像它从来没有消失过一样。我盯着那个词看,还是只会默默地读它、写它,一声也发不出口。”

新疆棉花带出民族与人权问题

追踪中国政治和中共当局舆论控制手法的观察家和学者指出,多年来,中共当局控制舆论的最常用的手法就是禁止提出中共所不喜欢的话题或与这种话题相关的关键词,或封锁/屏蔽有关的资料。这常常导致一种滑稽的局面。

这方面的最突出的一个例子是,中共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给异议人士刘晓波判刑11年。刘在服刑期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但中共当局对中国公众封锁刘晓波的所谓罪证,即他牵头起草的《零八宪章》。该宪章呼吁言论自由、人权和自由选举,要求中共还政于民、实行民主、实行联邦制解决民族矛盾。

批评人士指出,在中共当局在新疆对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实行宗教和文化打压迫害、在新疆建设名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集中营对维吾尔族人实行大规模非法拘禁受到国际社会注意的时候,“新疆”和“维吾尔”等词语成为中共当局控制的互联网上的禁忌词,包含这种禁忌词的帖子即使禁忌词用谐音、代称、拼音首字母打出,也会被中国的网路舆论监控部门封杀。

中国当局以惩治声明关注新疆强迫劳动问题的外国公司的方式来反击西方国家对中国当局在新疆践踏人权的谴责和制裁,并发动宣传运动号召中国民众支持新疆棉花,新疆的话题由此获得部分解禁,中国许多网民纷纷指出当局的这种号召的问题:

——支持棉花、支持大盘鸡、支持哈密瓜、支持羊肉串,就是不说支持那里的人----是不是潜意识里那里的人只是为了生产这些供自己消费的商品而存在的呢?

——从疫情开始就很讨厌这种情况,用物品去代替一个真正的人,为物品打call, 好像并不关心工人是不是按时拿到工资,比如为武汉热干面打call的人,好像也不是很关心武汉人去其他省市的遭遇。用一件物品来展示自己的同胞之爱,实际上是掩饰自己压根不爱人。

——为物品打call是最安全的,也是最虚伪的。天天棉花棉花棉花,不如考虑一下人的境遇。

在一些研究当今中国政治的观察家看来,中国网民的这些说法显然也是在隐晦地抨击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因为只是表示支持某地产品,而无视某地人民的疾苦正是习近平本人的做法。

批评人士说,在习近平声言他“亲自部署、亲自指挥”的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又名武汉肺炎疫情的抗疫期间,践踏基本人权,包括禁止疫区人民外出寻求性命攸关的紧急医疗的事情普遍发生,武汉人和湖北人首当其中,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对此不管不问;习近平在去年9月举行的为他自己评功摆好的“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发表讲话,对武汉和湖北人民没有检讨,没有道歉,只是说“全国为热干面加油”。

热干面是武汉的一种小吃。

中国网民的同情心和人权意识

在过去的将近10年里,随着新疆和维吾尔族问题对中共当局越来越敏感,中共当局对涉及新疆和维吾尔族话题的言论管制得也越来越严密。这种局面导致许多人怀疑并抱怨占中国人口大多数的汉族人自私自利,缺乏同情心,对少数民族的苦难不闻不问,视而不见。

然而,随着中共当局号召民众支持新疆棉花,“新疆”这个词以及有关新疆的话题在中国的部分解禁,许多中国网民纷纷冒险发言,向外界展示出他们并不缺乏同情心,也对基本人权有清楚的认识,明白新疆人(维吾尔族人)的命运跟他们的命运息息相关:

——我支持新疆、全国劳动者有尊严地工作,受到必要的劳动保护,获得合理的劳动报酬,有权利参与工厂民主管理,有能力对工作场所的剥削说不。

——我支持所有第一语言非普通话的人,自由使用自己的语言,该语言不在教育体系中被普通话强制取代。

——我支持新疆、全国各族劳动者拥有宗教信仰自由、保留身份认同的自由、传承自身文化的自由。

——我是觉得,既然新疆超话也正常了,普罗大众也对新疆充满了爱意,也不需要用拼音首字母去代替名字了,那么,趁此机会,支持新疆、热爱新疆的网友们把新疆同胞在国内其他省市生活上所遇到的种种困难一起解决了吧,我觉得你们不是只爱物品的,你们也挺爱人的,爱人,就让他们至少能够安心住酒店和租房。

——我支持新疆普通人,支持新疆从事相关工作的人民幸福安康赚大钱,支持新疆人民在全国范围内不受“特殊”对待,能够被他人一视同仁看待,能够平等地旅行、住酒店、就职等。

——别光支持棉花!支持新疆人领护照,支持新疆人在内地住酒店,支持新疆人出国,支持新疆人不被一刀切,支持新疆人不被查手机,支持新疆人不被那个......

维吾尔族权利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中国事务部主任伊利夏提(Ilshat H. Kokbore)表示,他非常高兴看到和听到汉族人说这些话,说明经过几十年的维权律师、公民运动、良心知识分子冒着逮捕、判刑、监禁的打压进行的不屈不挠的人权观念普及教育产生了效果。

伊利夏提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在中国开展的公民运动、人权教育启蒙已经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说明中国的老百姓也知道人权是普世的了。这是一种好现象。......我对这很高兴。我也肯定他们的这种做法,也很敬佩他们在中国境内把这些话说出来。这是令人鼓舞的。”

在加拿大多伦多的民主人权活动家、作家盛雪说:“这次中共想把整个中国的民意、意见朝着它希望的方向引导,但它一拆开(信息封锁墙)一块砖,一部分的真实民意就可以说是喷薄而出。”

盛雪接着说,“经常有人拿所谓的民意来说中国人多么支持现执政党,多么支持中共的政策。这些说法都是建立在一个虚假的基础之上的。没有自由表达权的民意从来都不是真实的民意。这次新疆的情况说明了这堵墙哪怕只是拆掉了一块砖,人们也会非常珍惜从那一块砖的缝隙中看到的真相。”

在“新疆”一词被部分解禁(但“维吾尔”一词仍被严密控制)期间,中国互联网上那些同情维吾尔族人的民意究竟在中国有多少代表性?伊利夏提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中国的民意很难判断,因为有严密封锁,但他相信汉族人跟维吾尔族人一样爱自由,爱自己的人格尊严,喜欢平等。比如从“新疆”这两个字一开禁,我们就可以看出来,不管是什么民族,不管在哪个地方,人们都热爱自由。

伊利夏提说:“反专制是人类的本性。没有人喜欢被奴役,当奴隶。只要我们把(维吾尔族人被欺压被奴役)这个真相告诉他们,结合自己身边的不公平不公正,我相信我们能对(中国的)民意产生巨大的影响。”

北京政府的宣传及其问题

新疆棉花问题凸显出中共当局在新疆严重践踏人权的问题。西方国家对中国一些官员和组织采取了制裁措施,中国当局则对西方国家的一些研究机构和学者采取制裁。与此同时,中国官方媒体发布了这样的新闻报道:

“3月23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昨天通过的一系列制裁是西方国家第一次在涉疆问题上采取协调和共同行动,中方是否担心这种做法?华春莹表示,首先我想说,昨天我们看到了,他们显然是有协调的行动,这应该是事实。但是你说我们担不担心?我想非常坦然地告诉你,我们一点都不担心。因为美国、英国、加拿大三国人口加起来也就占世界人口的5.7%,加上欧盟所有的人口,也就占世界总人口的11%左右,而中国的人口占了世界总人口的五分之一。这几个国家的声音不代表国际舆论,他们的立场不代表国际社会的立场,他们更没有权利、没有资格代表国际社会。”

伊利夏提说,华春莹的这番话说得非常幼稚可笑。他说:“我觉得这是阿Q精神,自我安慰,找各种理由。你要安慰你自己,就必须找理由支持自己的这种安慰语句。所以她说这个。但中国外交部自己很清楚......他们需要美国,他们需要欧盟,还有跟欧盟的经济协议,他们都需要。在经济上需要,在技术上需要,还在很多很多方面都需要西方国家。”

伊利夏提接着说,前不久中共高官公开对美国表示美国是大国,主导世界格局,中国无意挑战美国;而美国近来对中国官员采取了制裁措施,中共高官杨洁篪还是要来美国阿拉斯加,杨虽然发了一通战狼外交的狠话,但既然不需要美国,为什么还要来美国跟美国会谈?

作家盛雪则表示,华春莹的数字游戏技术含量太低。她说,“中国共产党党员人数据说是九千万。但中国人口是十四亿。那么,为什么这九千万人就可以代表十四亿人民在任何事情上的决定权和对外的发声呢?而事实上,在中共内部是一个非常小的核心集团代表了共产党集团以及中共管辖下的人民在发声。她(华春莹)显然是自相矛盾的。”

批评人士说,在习近平主导下的中国战狼外交的一个主要特色是自相矛盾,华春莹则是其中的代表。例如日前华春莹在中国外交部记者会上反驳美国等西方国家批评中国使用强迫劳动采摘新疆棉花的时候展示美国黑奴被迫采棉花的历史照片,似乎是明显暗示中国也在使用奴工。

此外,中国当局发动宣传造势运动,号召民众抵制那些声明关注新疆棉花问题的外国品牌商家,其中包括耐克Nike。但来自中国媒体的报道说:“自新疆棉花事件发生以来,传将下架Nike产品的得物App至今仍未有行动,部分用户在上周五反而因下架消息而加速抢购,导致该平台Nike球鞋交易量激增,平均每分钟就发生一笔交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