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1 2022年1月24日 星期一

年终报道:如果中国未入世,当今世界会如何?


如果中国未入世,当今世界会如何?

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是冷战后对世界影响最重大的地缘政治事件之一。中国在入世后的20年里,对外贸易额增长了八倍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贸易国,并且在不到十年内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专家指出,如果中国当年没有入世,世界格局会大不同,至少中国不会像现在这样强大。但也有贸易专家表示,让中国入世是必然选项,只是中国的发展轨迹偏离了初衷。

“一些人认为,(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对于向中国出口农产品和工业,以及中国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将会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另一些人则认为,这将导致大量就业机会加速流失。”这是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今年10月4日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拜登政府的对华贸易政策讲话时谈到的。这反映了当时美国国内在是否允许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问题上两种主流声音。

戴琪说,当时世界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正是如何将中国这个由国家主导的经济体融入到一个倡导开放和以市场为主导的国际贸易机构当中。

美国让中国入世错了吗?

中国入世后,其占世界经济的比重从2001年的4%增加到2020年的17.4%。占全球贸易的比例也从2001年的4%增长到目前的13%,成为“世界工厂”,也是许多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

20年后的今天,当中国早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且成为美国在21世纪面临的最大战略竞争对手时,美国当年允许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到底是对是错的辩论似乎仍然没有定论。

天津港码头一个集装箱正在被装到货轮上。(资料照片)
天津港码头一个集装箱正在被装到货轮上。(资料照片)

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经济学家罗伯特·斯科特(Robert Scott)表示,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绝对是个错误的决定。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很明显中国并没有遵守其(入世)承诺,我们应该提出严厉得多的条件才能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斯科特长期从事贸易对就业影响的研究。他早在2000年就预测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会给美国带来严重的工作流失。他说:“中国入世导致美国贸易赤字猛增,到2018年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导致美国流失370万个工作岗位。”

事后证明,至少从就业的角度来看,对允许中国入世持批评立场的人士是说对了。麻省理工学院经济系知名经济学家大卫·奥特(David Autor) 与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戈登·汉森(Gordon Hanson)以及瑞士苏黎世大学经济系的大卫·多恩(David Dorn)在2016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出“中国冲击”(China Shock)的概念。他们的研究发现,来自中国的竞争给美国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就业予以重创,在1999年至2011年间,使美国流失了240万个工作岗位。他们进行的一项后续研究显示,在2000年至2019年间,“中国冲击”造成美国制造业的就业人口比例下降1.54个百分点。

但美国企业研究所国际贸易问题专家克劳德·巴菲尔德(Claude Barfield)认为,从当时的情况来看,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似乎是一个必然的选项,只是中国后来的发展轨迹偏离了初衷。

“当时从中国的内部情况来看,无论是政治上的还是经济上的,中国似乎都在朝着能够成为世贸组织的一个良好成员并遵守其规则的方向发展,”他说:“现在,正如我们所知,在中国入世后的二十年里,特别是在习近平担任国家主席后,中国已经从自由化,包括经济自由化和在某种程度上潜在的政治自由化转向了。”

曾经给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担任顾问的巴菲尔德表示,中国在1990年代重启市场化改革后,经济加速崛起,并与世界经济进一步融合,很多经济学者认为,将中国长期排除在世界贸易体系之外是不现实的。

“一个被称为世界贸易体系的系统却不包括现在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不可思议的。”他说。

美国前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与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1999年11月15日在北京举行的WTO签字仪式上握手。
美国前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与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1999年11月15日在北京举行的WTO签字仪式上握手。

中国或许没有违背WTO规则,却违背了WTO精神

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斯科特·林西科姆(Scott Lincicome)表示,WTO是一个全球性的多边贸易组织,作为最后一个与中国达成入世协议的主要西方国家,美国已经给中国开出了很多的额外条件。

“如果你看一下历史纪录,看一下中国入世谈判的强度,那是一个十多年的过程,它牵涉到中国政府承诺做出的数百项让步和进行的大量经济改革措施,实际上,中国的入世协议包含了迄今为止任何国家中的最多额外让步,我们称之为‘WTO+’让步,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尽管如此,入世20年后,中国仍然被广泛认为没有全面履行其入世承诺。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10月4日的讲话中说:“即使中国改变了我们所挑战的具体做法,也没有改变基本的政策,中国有意义的改革仍然遥遥无期。”

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The 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贸易与经济研究员亚历山大·希契(Alexander Hitch)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未能像当年预期的那样继续朝着进一步市场化改革的方向推进。

“人们期望中国将走向更多的市场自由化改革,”他说,“这并没有完全实现,(中国)仍然在对国企和政府支持的行业提供补贴,例如基建,这些行业往往背负着大量的债务,还有关于强迫技术转让和中国公司从美国和其他国家公司窃取知识产权的指控。”

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坚称,中国已经全面履行了入世承诺。他11月4日在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说,“20年来,中国全面履行入世承诺,中国关税总水平由15.3%降至7.4%,低于9.8%的入世承诺;中国中央政府清理法律法规23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19万多件,激发了市场和社会活力。”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21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全球服务贸易峰会上发表视频致辞(2021年9月2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21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全球服务贸易峰会上发表视频致辞(2021年9月2日)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国际贸易法教授佩特罗思·马维里迪斯(Petros Mavroidis)对美国之音说:“(对中国的)抱怨并不是在字面上的,而是涉及遵守协议的精神。也就是说,中国通过加入世贸组织,应该在多大程度上进行转型成为一个更为市场化的经济体,而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 马维里迪斯也是世界贸易组织的法律顾问。

中国入世的“原罪”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也对世贸组织未能改变中国流露出了失望之情。她在10月4日的讲话中说,美国的对华贸易政策在中国入世的头15年相当看重世贸组织的作用,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在政治上,加入世贸组织也没有令中国走上民主化的道路。

2000年3月,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AIS)发表有关中国入世的演讲时说,“中国入世,不仅是同意扩大对美国商品的进口,更是同意进口民主社会最珍视的价值观之一—经济自由。”他还说:“当个人有能力心怀梦想,更有能力实现梦想时,他们会要求更大的发言权。”

资料照片:2009年拍摄的中国书店内有关中国申请加入世贸组织(WTO)努力的书籍。
资料照片:2009年拍摄的中国书店内有关中国申请加入世贸组织(WTO)努力的书籍。

“正如我们所知,恰恰相反的事情发生了,”经济政策研究所的经济学家斯科特说,“事实上,中国现在成为一个(实力)不断增长的霸权,它在扩张它的影响力,控制了香港,并觊觎台湾,所以显然(中国入世)带来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后果。”

斯科特认为,中国入世20年来,人民币汇率一直被人为压低,相当于中国政府给全部中国出口商品的一种补贴,而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却长期对此无动于衷。

他说:“即使在今天,它(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可能被低估了25-30%。这就像中国给出口到美国的一切产品的大规模补贴。它也相当于中国给美国商品征税,不仅是对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商品,也包括美国出口到世界其他国家例如欧洲、墨西哥、加拿大或任何美国与中国竞争地区的商品,因为中国商品的价格非常低廉,我们难以与之竞争。这是(中国入世的)原罪。”

如果中国没有入世?

在特朗普政府担任美国贸易代表的莱特希泽曾表示,如果美国当年中国没有批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美国的贸易赤字不会像今天这么庞大,或许美国数以百万计的制造业工作岗位也不至于流失。

美国保守派专栏作家、《美中科技大战》(The Great U.S.-China Tech War)的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认为,如果中国当年没有入世,世界格局会大不同,至少中国不会像现在这样强大。

“如果中国没有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世界当然会有很大的不同。到底有多不同?我们不得而知,有太多的‘假如’了。但如果中国没有入世,它不太可能像今天这么强大。因此,回过头来,我们可以说,这不仅是美国,也是整个世界犯下的一个大错误。”他对美国之音说。

美国企业研究所国际贸易问题专家巴菲尔德则认为,即使中国没有被允许加入WTO,中国也会崛起成为一个主要经济体,这要得益于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采取的经济改革措施、大量低成本的劳动力等等。“中国将成为一个经济大国,无论它是否加入世贸组织,但加入世贸组织只是加速了这一点。”他说。

美国现任贸易代表戴琪虽然不像莱特希泽那样认为让中国入世是个错误,但她也对世贸组织未能改变中国流露出了失望之情。她在10月4日的讲话中说,美国的对华贸易政策在中国入世的头15年相当看重世贸组织的作用,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经济政策研究所的斯科特认为,美国本可以在与中国的入世谈判中更强硬一些。“(中国入世)是不可避免的吗?我不知道。但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世界贸易组织已经变得与全球经济越来越不相干了。“

“我们应该学到的教训是,一个政权的性质是很重要的。”保守派专栏作家章家敦警告说。他表示,美国在二战后用马歇尔计划振兴了西欧,打造了蓬勃的经济,在冷战后对中国采取了同样的做法,却完全失败了。

“中国政权的性质意味着这一政策非常不成功,它是一个悲剧性的错误。因此,我们的教训是政权的性质很重要。你可以与民主国家打交道,你可以与民主国家进行贸易,但不是好战的极权主义政权。顺便说一下,中国已不再是专制政府,而是半极权政府,而且在向完全极权主义倒退。”章家敦说。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22年1月24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8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