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1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北京跨年重霾预警解除 民众担忧加深


2017年1月8日,北京霾散。能见度达20公里。

长达一个多星期的大气严重污染过程终于告一段落,北京等地周日霾散见日,再露蓝天。

自北京官方2016年12月30日0时至2017年1月1日24时启动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到1月7日20日解除之时,本轮预警已持续生效超过8天,长达212个小时,创下北京空气重污染预警的最长纪录。本轮雾霾实际持续长达10天,影响范围达到218万平方公里,重度霾范围达70万平方公里。

此次跨年重霾预警中,元旦当天多地霾情加剧,两次延期、两次AQI爆表,为2017新年开年蒙上了厚厚的阴影。

官媒报道说,3至4日,北京南部、天津、河北中南部、河南中东部、山东中西部、安徽、江苏、四川盆地中西部等地有大雾,部分地区能见度低于50米的特强浓雾。为此,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霾橙色预警和大雾红色预警。这也是中央气象台首次发布最高等级的大雾红色预警。

1月6日,中国环保部长陈吉宁就持续大面积雾霾影响民众生活表示感到内疚、自责。他承认冬季污染情况几乎没有改善,但没有给出治霾时间表。第二天,北京市代市长蔡奇则宣布铁腕治霾。

直到周日(1月8日)疾风劲吹,北京蓝天重现。

重度雾霾蔓延全国

华北平原腹地河北石家庄市,因为PM2.5和PM10一度双双突破1000微克/立方米,堪称本轮雾霾核心之地,

1月5日早上,数千公里外的南方重镇广州也出现了大雾,污染物浓度较高。当地拉响了今年第一个灰霾黄色预警。

1月4日以来, 江苏大雾压境,四天拉响三次“红警”史上首次,南京多个检测点数据AQI指数超过250。

而此前雾霾告急、引起市民抗议的成都,有关部门加强了交通限行管制。12月中旬,成都一些市民抗议附近彭州石化废气排放导致中度雾霾。一些戴口罩在广场静坐的抗议者,遭警方驱离。

霾这么久还不拉"红警"

1月1日晚,北京将橙色预警延期3天,但不是拉红警。为此,科技日报发表题为 “霾了这么久还不拉"红警"?专家:超长持续污染难以精准预测” 的报道,由环保部总工于建华做出相关解释。

政府公布的数字显示,去年北京PM2.5浓度比一年前降低9.9%。环保部宣教中心和北京市环保宣传中心联合曝光“2016年度十大雾霾谣言”。官方出面辟谣显示政府意识到老百姓对雾霾危害的担心日益加深。

不久前,北京一项将雾霾列为气象灾害的立法措施遭到了舆论质疑并引起了霾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的争议。

生产民生大受影响

据报道,1月4日华北雾霾尤为严重,空中和地面交通大受影响。当日华北地区多个机场出现航班延误。石家庄、天津、郑州机场备受困扰,能见度一度仅有50米,受此影响,以上机场通行能力最少降低了50%。同日下午,北京首都机场已执行1022架次,取消101架次,上午时段首都机场通行能力下降30%左右。

此外,由于北京南城遭遇强雾霾天气,7日上午南苑机场能见度一度低至50米,导致整个上午时段南苑机场没有飞机起降,截至下午17时,南苑机场共取消航班56班次。

与此同时,北京大部分高速公路受到严重影响,封闭道路8日下午才恢复正常。

据北京市代市长蔡奇介绍,这次橙色预警期间,北京共有4100余个施工工地停工,2500余企业停产、限产,8000多辆渣土车停运,近40万辆较大排量的汽车全市范围内禁行。

北京跨年雾霾中坚守户外工作岗位的环卫工人。(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北京跨年雾霾中坚守户外工作岗位的环卫工人。(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街上人流明显稀少,美国之音记者6号周五傍晚下班时,站在交通干道十字路口,发现路上下班的行人、车辆明显减少,大多数市民留在家中,躲避雾霾。而只有环卫工人、交通协管员、交警和少数民工,带着口罩,快速穿过在往常车人穿梭的闹市中心。

2017年1月6日下班时,北京一十字路口,交警戴口罩执勤(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2017年1月6日下班时,北京一十字路口,交警戴口罩执勤(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8日上午,当霾散去,重见蓝天,记者再度登上百米高楼大厦,远在20公里之外的中国尊和CBD周边建筑轮廓清晰,而在雾霾浓重时的5日,同一个视角拍下的周边高楼,如堕五里云雾中。(同本文顶部图片对比)

2017年1月5日,北京南郊雾霾浓重高楼如堕入五里云中。
2017年1月5日,北京南郊雾霾浓重高楼如堕入五里云中。

儿童医院哭声压过消毒水味道

大气污染,最让人揪心的就是孩子。中国新闻周刊一篇题为“我在儿童医院待了八小时”的文章中说:今天的儿童医院,哭声轻易盖过了消毒水的味道, 呼吸科的门诊前排起长长的队伍,雾霾给流感高发期蒙上更加恐怖的色彩。文中提到的一位老人表示,他就想把孙女儿带回老家躲躲霾,至于躲到什么时候能回北京上学,都回答不上来。 另外一位年轻的妈妈还记得APEC蓝,表示她相信雾霾能治好,因为,一代人的健康远远重过工业发展的分量。

社会反响日趋强烈

2016年初,网络名人、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曾在一次演讲中说:这次北京雾霾他很高兴,因为以往我们呼吁水、呼吁空气和食品安全的时候,没有人相信,因为特权阶层有特供的水和食品,但这次却再也没有特供的空气了,这就会让政府痛下决心治理雾霾。

网络独立专栏作者天湖小舟发表文章,号召大家与其在抱怨里讨伐雾霾,不如在行动中创造蓝天。

北京市最近开始试点,给中小学幼儿园装设空气净化器。市教育局要求各中小学普遍安装空气净化器。香港南华早报指当局此举是迫于公众压力。此前,在包括成都在内的一些地方,学生家长要求自费安装教室除霾设备,均遭校方制止。

北京律师程海、余文生,河北律师卢廷阁、李威达和天津律师马卫分别于2016年12月19日和20日通过特快专递方式,向京、津、冀有管辖权的中级法院状告三地政府治霾不力及疏于监管,并为此要求国家赔偿。

2017年,距离山西长治最早出现严重雾霾已经过去了10多年。

2008年,美国驻华大使馆每日发布PM2.5 空气污染指数,一度被指责不怀好意干涉内政。在此之前,雾霾中的悬浮微粒成分PM2.5及其危害,中国媒体鲜有报道。

前央视记者柴静2015年2月发布纪录片《穹顶之下》遭新闻审查禁播以来,中国民众对雾霾危害的意识似乎越来越强。

近来,北京一些商家店铺陆续推出空气净化措施,吸引顾客。街头路边,口罩族大有与日俱增之势,但有报道说,中国制造的防霾口罩多含致癌物甲醛。

一名留学台湾的大陆学生在海外中文网站《纵览中国》刊文指出,雾霾可能给中国多方面的现状和人民生活带来巨变。文章标题是:人算不如天算 “雾霾革命”来临。

北京十条举措铁腕治霾

1月7日,北京市代市长蔡奇高调地召集市民代表开会讨论面对雾霾“怎么办”的问题,誓言坚定不移铁腕治霾。”这些市民代表如何产生?不得而知。

蔡奇表示,今年是落实国家大气十条的收官之年,北京要在更大范围内来采取措施,将采取十条重点措施,其中包括农村“煤改清洁能源”。 二是最大限度地压减电力行业的本地排放等。会上还谈及河北与北京合作治霾的议题。

目前,北京、河北张家口两地正处于2022年冬奥会筹备阶段。

2015年7月31日,时任北京市长王安顺在申办2022年冬奥会投票表决前承诺,到2022年,北京的雾霾问题一定会解决。此前,他曾跟中央政府签下军令状,称到2017年治不好雾霾就“提头来见” ,如今已成为笑柄。

海外微信公众号加拿大天天网提到,温哥华、洛杉矶被历史证明有效的决策、立法、科技和人们环保意识的协调发展,可以成为中国治理雾霾的珍贵经验。

图片集: 雾锁北京和治理雾霾(57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