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49 2018年9月21日 星期五

争夺话语权,输出中国模式,中国影响欧美和亚非方式大不同


在北京的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厅堂里,有表现“郑和下西洋”和高速列车的美术装饰品(2017年5月14日)

中国通过“锐实力”来操控或影响另一个国家的政治引发美国和西方越来越多的警觉和关注,也引发了越来越多的讨论。中国如何试图影响世界的?是通过“软实力”还是“锐实力”?中国又到底希望达到何种目的?

分析人士指出,在世界的不同地方,中国似乎有着不同的目标。在欧美,中国最大的目标应该是争夺话语权,为中共的政权建立合法性;在非洲等发展中国家,中国是希望输出中国的发展模式;而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中国已经接近两国的政治核心,希望将两国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

在美国和欧洲:为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争夺话语权

在美国智库史汀生中心星期四(5月31日)举行的一场有关“中国的‘软实力’和‘锐实力’”的研讨会上,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力量项目负责人葛莱仪(Bonnie Glaser)说,中国目前在美国所做的大多数应该属于“公共外交”的部分。

“中国现在所从事的多数活动应该还是属于传统的‘公共外交’领域的做法。这些外交的工具,基本上所有国家都有使用,美国也一样。他们的目的是影响。针对某个问题,教育和劝说外国观众,并试图提升该国的国家形象。”

葛莱仪认为这种通过“公共外交”手段所带来的“影响”与政治“干预”不同。她说,干预是通过“腐败”、“高压”等手段“不合法”、“不透明”地试图影响另一国的舆论。

葛莱仪所定义的“政治干预”应该是西方一些学者提出的“锐实力”。“锐实力”最先由总部在华盛顿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研究员提出,专指中俄利用“颠覆、欺凌和压迫”的手段,来影响目标国家的政治和舆论环境。“锐实力”有别于“软实力”。“软实力”是通过吸引和游说,来影响他人选择的能力。

她认为中国在美国进行的这些“公共外交”手段有两个目的:第一,为了加强中共政权的合法性,第二也是为了削弱民主的合法性和影响力,为输出自己的模式做舆论准备。因此,并非没有危险性。她说,美国应该要求中国在美国的“公共外交”必须透明,并加强相关方面的立法和执法等。

葛莱仪还透露,美国国务院已经投入资金调查研究中国“公共外交”在东亚和美国的影响力,而她本人对这两个项目都有参与。

葛莱仪的说法与美国知名中国与亚洲事务专家,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的看法有点不谋而合。 他曾经在华盛顿的一个智库上说,在他看来,中国在美国和欧洲所从事的活动是一场“话语权之争”。

他说;“我觉得‘锐实力’还不能适用于中国。……与俄罗斯不同,俄罗斯是在颠覆西方的机构、民族和价值观,是在展示‘锐实力’,而中国不同,中国关心的都是有关中国的。……中国试图控制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舆论和看法。这是他们的目标和底线。”

沈大伟说,美国媒体、智库、大学和学者、州和地方政界人士,在美国的中国学生、学者、华人、华侨都是中国“渗透”或是“影响”的目标。他说,中国的手段能否成功取决于这些人和机构是否能够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不受中国的影响。

前百度的国际公关总监Sinica Podcast播客的主持人郭怡广(Kaiser Kuo)指出,中国目前对美国的“渗透”行为基本上是“防御性的”,还没有影响到美国的政治体系,比如支持一个政党反对另外一个政党。

虽然如此,中国在美国的做法已经引起了美国国会的警觉。去年,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召开听证会,讨论中国如何渗透其它国家施加影响力,并默默输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威权主义。

委员会共同主席之一马克·鲁比奥(Marco Rubio)在听证会开场致词时说:“中国政府试图通过引导、收买或是胁迫等途径施加政治影响力,操控‘敏感’话题的讨论。中国的做法无所不在,对美国以及与我们看法一致的盟友构成重大挑战。”

美国国会今年也举行了几次听证,讨论中国的影响力。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中共已经接近两国的政治核心

与在美国的影响力不同,中国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渗透触及政治体系,可能接近两国的政治核心。

克里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是澳大利亚的一名学者,是《无声入侵:中国在澳大利亚影响力》一书的作者。他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曾表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比较小,被中国视为西方联盟中的“比较薄弱的环节,更容易渗透”。

据澳大利亚媒体5月28日报道,澳大利亚政府的一份机密报告指称中共试图影响澳大利亚各层级的政治活动。该报道称,这份报告将中国列为“最令人担忧的国家”,并且指称中共试图影响澳大利亚的主要政党已长达十年之久。

这份机密报告详细介绍了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广泛影响。泄露出的报告称中国已经试图影响澳大利亚政府直至地方议会的每个层级,并试图损害澳大利亚主要政党。

报告的撰稿人之一,曾经担任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顾问的约翰·加诺特(John Garnaut)今年3月在美国国会作证时说: “在习近平主席坚定不移的领导下,中国的活动变得如此厚颜和激进,以至于我们再也不能忽视它了。”

有消息说,调查报告是促使特恩布尔于去年12月提出通过更为严格的法律对间谍行为、外国政治捐款与外国干预活动进行监管的一个重要因素。

中国在新西兰的行动也同样严重。美国中情局前分析师彼得·马蒂斯(Peter Mattis)4月份在美国国会中国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作证表示,新西兰执政的工党高层接受与中共关系密切的捐款人的重大捐赠。

马蒂斯说,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领导的工党接受与中共关系密切捐款人的政治献金,而国家党的前任总理比尔·英格利希经常向国家党华裔议员杨健通报情况。杨健去年卷入“中共间谍”丑闻, 被指曾为中共培训过间谍。

马蒂斯表示,新西兰和澳大利亚都面临受到中共干预的严重问题,中共接近或已经进入两国的政治核心,只是两国的反应不同。马蒂斯强调,与澳大利亚展开调查的做法不同,新西兰现任和前任总理都否认存在任何中共影响的问题。

对非洲和东南亚发展中国家:中国利用“软实力”,试图输出“中国模式”

5月26日,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办的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框架下的第四届中非青年领导人论坛和中拉政党论坛在广东深圳开幕。

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的中国项目主任孙韵(Yun Sun )说,中国就是通过这样的政治培训,向发展中国家输出“中国模式”。

她说:“他们的这种政治培训有三个目的。第一,是中共的合法性,试图告诉世界中共是如何成功的管理了这个国家以及这样的成功经验是如何可以在别的发展中国家被复制。第二个目的推介中国的发展经验,就是所谓的‘交流治国理政’经验,虽然没有输出‘革命’,但是确实输出了中国的意识形态方式。第三是加强双边交流。”

参与这些项目的培训目标通常是发展中国家的政治领导人、政党领导人、年轻一代的领导人、舆论精英、女性领导人以及政府的官员。孙韵提到,在2015年为非洲培训政党领导人的一次短期参观培训中,中共与被培训人员就如何领导国家、执行国家发展战略、如何培养政党以及如何招募党员干部等进行了交流。

孙韵认为中共的这些活动是中国建立“政治能力”的一种。也是中国有意识输出“中国模式”的体现。

她说:“我认为,中国把‘中国模式’当成中国‘软实力’的核心。中国也越来越有意识地,在讨论中也越来越明确地把这种励志性的‘中国模式’当成未来的一个基础,来取代现在的霸权国(美国)。”

孙韵说,中国的有意识也体现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去年中共19大的发言上。习近平当时明确表态,中国可以为人类发展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方式”。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