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54 2022年6月25日 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我们是八九一代的生命延续” 专访六四二代欧阳若宇和杨倩怡


时事大家谈:“我们是八九一代的生命延续” 专访六四二代欧阳若宇和杨倩怡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5:40 0:00

时事大家谈:“我们是八九一代的生命延续” 专访六四二代欧阳若宇和杨倩怡

今年6月4日是“六四事件”33周年。33年前,一场以学生为主体和以北京为中心、波及全国各阶层各地的反腐败、争取民主和自由的运动被中国政府以坦克和机枪残酷镇压。33年后,中国政治社会经济历经沧海桑田,当初运动的参加者也都有了不同的人生故事。

当年那场运动的参与者当中仍有部分人坚守当年的六四理想,而且他们的后代也已成为传承父辈理想的“六四二代”。

33年后的今天,生活在西方国家,面对生活与工作的压力时,他们如何还能传承当年父辈的理想?

1993年出生的欧阳若宇是四川遂宁八九学运参加者欧阳懿之子。他2012年至2016年就读于四川师范大学法学院,并在2016年通过中国司法考试,获得了法律职业资格证书,后来成为实习律师。

欧阳若宇2019年9月来到美国,曾在“人道中国”做义工,智库“对话中国”的刊物《中国宪政通讯》担任责任编辑,现在是一名卡车司机。

欧阳若宇对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说,“六四事件”塑造了他和他父亲两代人的人生基调。他的父亲因为参与六四,以及2020年上书要求平反六四而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两年徒刑。而他本人也因为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代理一个牵涉纪念六四的案件而丢掉了工作。但他表示,这些“打击”并没有击垮他们父子。在他看来,真正遭受“毁灭性打击”的是那些在六四事件后,选择委曲求全和背叛的人。

他说:“因为我们的道路其实也是自己选择的,即便有来自当局的一些打压,但这些打压是并不能摧毁我们的……我们两代人并没有被消灭,也并没有被打败。因为大家都知道六四之后,其实很多人是选择遗忘甚至背叛的,来求得一些安稳或者向体制分一杯残羹。我觉得对于那些人,他们才是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因为他们背叛了自己的良心,背叛了自己。”

欧阳若宇目前在美国的职业是一名卡车司机,这与他在中国做律师相比,似乎有很大的落差。但他表示,在中国做律师是表面光鲜体面,背地里充满苟且与屈辱,现在的职业反而让他摆脱了在中国当律师的屈辱感。

他说:“在中国做律师给我的感觉其实是表面上可能很多人觉得光鲜体面,但实际上背地里是充满苟且和屈辱的。就我个人的工作经历来讲,虽然从没有选择过苟且,但是屈辱确实特别多。我提供了当时我做过的关于家暴的一个案子。那个案子是中国女权界努力了几十年才换来一个结果,但它的效果是打了很大折扣的。那样一个案子,虽然我们确实为当事人争取到了人身安全保护令,但是因为施暴者是一个警察,所以成都警方死心塌地要去袒护他。我们最后走完了各种程序,施暴者其实没有得到任何法律上的处罚。这是一种屈辱感在里面。”

欧阳若宇来美后选择继续投身推动中国民主化的事业而非跳出这个圈子。他在六四31周年和32周年网上纪念活动时从事过技术支持。对此他表示,自己的成长经历使得他与六四这个群体紧密相连,在面对中共当局的恐吓和打压下,他选择反击。

他说:“在我来美国之后,我就仅仅发了一张辱包(习近平)的图片,国宝保就找到了我的前女友的家属,然后逼迫她跟我分手。这就已经不止是中共当局跟我家人还有我朋友之间的矛盾,我无法对中共暴政给我带来的那种被剥夺感视而不见,我觉的只有Fight Back(反击)的那种过程当中才能寻求我内心的那种平静和平衡。”

欧阳若宇也表示,尽管很多六四一代甚至六四二代都选择了遗忘和苟且偷生,但他对中国的未来仍保有希望。他说:“虽然六四屠杀终结了八九民运,但并没有终结中国的命运……即使在目前(民主运动)如此低落的时候,仍不断有年轻人走上前台,成为新一代的政治犯。”

***

1998年出生的杨倩怡目前正准备申请研究生。她的父亲杨海是一位人权捍卫者、《零八宪章》的首批签名人,也是八九学运领袖。杨倩怡2021年到旧金山读书,后来举家搬到弗吉尼亚州,2012年时获得了乔治·华盛顿大学心理学和刑事司法学专业学士学位。

杨倩怡表示,她成为“六四二代”与她的父亲和她的家庭有很大关系。她对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说,13岁的时候,她父亲给她看了六四屠杀的图片,这让她感到震惊和悲痛。

她说:“在我13岁的时候,我的父母在国内第一次在网上向我展示了“六四”的图片。这在国内肯定算是违禁的图片。我当时看完“六四”从开始到镇压的所有照片以后,心情非常的热血澎湃,感觉好像跟学生一起在游行一样。看到镇压以后真的是很悲痛,我记得那个时候我抱着我的父母哭了很长时间。因为真的是第一次看到政府用机枪、坦克怎么去碾压学生,包括扫射学生的照片,这是我都看过的。对我13岁的心灵是有非常非常大的震撼。”

杨倩怡14岁时随母亲来到美国,当时恰好赶上六四纪念。她们抵达美国后仅四天就参加了一场六四周年悼念活动,还在现场朗诵了一首诗歌。

她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时说:“14岁后来到美国,正好那时候是‘六四’纪念期间,我们就去参加了这个纪念活动。当时对于我和我的家人而言,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正常的事情。我们作为一个正直的人,有良知的人应该去参加这个纪念活动,应该去纪念。并不是为了别的事情,而是任何人我觉得看到当时被镇压学生那样残酷、血腥的图片,甚至那些亲历者,他的震撼程度肯定是更大。但我觉得光是看照片,心灵上应该有很大的震撼,迫使你去纪念这件事情。所以当时我在14岁的时候去参加了这个‘六四’的纪念会并朗诵了一首诗歌。但是我觉得我也没有做很多事情,我能做得也只是在那个纪念会上去朗诵一个诗歌,表达一丝丝我们对当时牺牲学生的哀悼之情。”

杨倩怡后来每年都参加六四纪念活动,并在活动上发言讲话。她2018年6月2日在六四29周年悼念活动上的演讲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她在那次演讲中说,“我的父母告诉我,我是他们生命的这个延续。”

杨倩怡表示,这句话的意义是她作为一个“六四二代”,要继承父辈的衣钵,并把它传承下去。

她说,“比如说我看到中国正在发生的,比如以前的红黄蓝幼儿园事件,我站出来发帖声援这件事情。我看到铁链女这件事情我站出来说话,我看到毒疫苗这件事情,我站出来说话,我看到香港说抗争这件事情,我站出来说话,以及到中国目前政府到处不人道的封城这种事情,我站出来说话,”

“那么这样做我就是延续我父亲的这种精神和事业,也就是传承。像我们父亲还在做的这种抗争。那如果有人能够继续这样做下去,那么中国终究有一天能够达到真正的民主和自由。”她说。

杨倩怡认为,中国未来民主的希望将寄托在他们这一代人身上,她决心要像她父亲那样,把这种精神延续下去。

杨倩怡说:“我就觉得我要像我的父亲一样,而且中国有一句话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但是它燎原的重点是一个小火星传递到下一个小火星,然后以此类推,才可以燎原。我认为中国的未来就是需要我们每一个人一直坚持不懈继承我们上一代人的这种这种真挚的这种理念。我的父父母生养了我,那我在生理上是一种他们的延续,而在精神上也理所应当去继承他们精神上信念上的这种传承,延续他们33年前所做的事情,追求这种事情的理念,所以我是这样去理解这种生命的延续。只有这样,我认为中国的未来才能持续的往前走,是需要我们持续不断的去追求同一个事情的。”

(美国之音记者尹暄对本文亦有贡献)

VOA专访: 周锋锁: 对于“六四”的功过是非,史实具有最强大的说服力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9:22 0:00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