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5 2019年4月23日 星期二

波罗的海大驱逐行动70年 中俄走近影响中国在当地形象


维尔纽斯苏联占领纪念馆中,立陶宛人当年被流放和被关押的监狱位置图。(美国之音白桦)

70年前,苏共斯大林政权把近10万波罗的海国家民众流放到西伯利亚和中亚。这些国家星期一举行了纪念活动。苏共当局的迫害历史至今影响着这些国家与俄罗斯的关系。有分析认为,随着中俄关系日益密切,中国也让这些国家联想到了过去的苏共,从而影响波罗的海国家社会对中国的态度。

10万人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和中亚

苏共斯大林政权70年前发动了“三月大驱逐”行动。这个代号为“拍岸海浪”的行动从1949年3月25日开始,在一个星期里,把波罗的海三国的近10万名民众发配流放到了西伯利亚和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其中一些人甚至被发配到离中国不远,黑龙江岸边的阿穆尔州、以及贝加尔湖湖畔的伊尔库茨克州等地。

爱沙尼亚总统:整个家庭被流放 数千人葬身西伯利亚

波罗的海国家星期一为此举行了纪念活动。爱沙尼亚总统卡里尤兰特率领高级官员当天前往首都塔林市郊外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前献花圈。

卡里尤兰特在讲话中说,那些被流放的爱沙尼亚人中,既有整个家庭,也有个人,有数千人葬身西伯利亚和中亚没能返回家乡。

一个镌刻有大驱逐行动中受难者姓名的纪念碑当天在塔林市揭幕。当天晚间,在塔林市中心的两个广场上,点燃起了数千个蜡烛。同时还举行了纪念音乐晚会。塔林附近的一个火车站为此开幕了名叫“西伯利亚童年”的展览。

拉脱维亚外长:世界不应忘记苏共反人类罪行

拉脱维亚外长林科维奇星期一在推特上说,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立陶宛的无辜民众被流放到西伯利亚。我们今天继续提醒世界不应忘记苏共政权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

3月25日 共产主义恐怖和民族灭绝受难者日

拉脱维亚把3月25日命名为共产主义恐怖和民族灭绝受难者日。同爱沙尼亚一样,拉脱维亚全国各地当天在国旗上悬挂了黑色丝带。拉脱维亚总统和议长参加了纪念活动。

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参加纪念活动的人群从市中心的苏联占领纪念馆出发,游行到自由纪念碑前献花圈。苏联解体拉脱维亚独立后,前苏联秘密警察克格勃在里加市总部办公大楼被改成苏联占领纪念馆。

立陶宛纪念活动集中在夏季

同拉脱维亚一样,立陶宛独立后也把首都维尔纽斯的前克格勃总部改成苏联占领纪念馆。从星期一起,这家纪念馆免费对公众开放一段时间。

但与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有所不同,立陶宛把6月14日命名为哀伤、希望与占领和民族灭绝日,每年的相关纪念活动也主要集中在这一天。因为早在1941年的6月14日,苏共政权针对立陶宛民众开始了第一次驱逐流放行动。

立陶宛反抗最激烈 受迫害最多

在波罗的海国家中,立陶宛对苏共政权的抵抗最为激烈,当地社会也因此遭受了很多迫害。从1941年到1953年,立陶宛前后经历了10次驱逐流放行动。

除了1949年的“三月大驱逐”行动外,苏共政权特别在1948年和1951年专门针对立陶宛实施了代号为“春季”和“秋季”的驱逐行动。每次驱逐行动都有数万名立陶宛民众被流放。立陶宛社会当时处在恐惧之中。

占领之后开始迫害 流放行动一波接一波

1939年苏德签订秘密条约瓜分东欧,苏联占领波罗的海国家后,对当地民众的迫害和驱逐流放行动也随之开始。当时的爱沙尼亚总统,军队统帅和许多政府部长都在死在苏联监狱中。

这些流放行动曾在二战德军占领波罗的海国家期间一度停止。二战末期,随着苏联红军的重新占领,驱逐流放行动又再次恢复。

目标针对农民和知识界 许多是老人儿童

历史学家们说,波罗的海国家的农民都反对集体农庄,农民成为驱逐行动的主要目标。此外还包括当地的知识界人士,民族主义者,抵抗人士的家属和同情者。被流放的人中,很多是老人、妇女和儿童。

使用运牲口火车 行动实施者获表彰授勋

在这些驱逐行动中,苏共当局使用运送牲口的火车,许多人在长途跋涉中丧生。俄罗斯研究苏共政治迫害历史的相关网站说,波罗的海国家总共有20多万人被驱逐,其中有12%的人丧生,驱逐行动几乎波及到了每个家庭。

历史学家祖博科娃说,1949年的“三月大驱逐”行动事先精心策划。首先准备了交通运输工具,然后制定了被驱逐人员的名单。大约有7万多苏联内务部队士兵参加了驱逐行动。苏共当局后来向实际负责组织相关行动的苏军将领和高级军官授予了勋章。

财产住房被没收 斯大林死后返回故乡

直到批判斯大林的苏共二十大之后,苏共当局才允许被流放的民众陆续返回家园。但他们的住房和财产都被没收,返回后长期受秘密警察监视。直到苏联解体后的90年代初,一些人被没收的住房才被返还。

除了波罗的海三国民众外,苏联的其他很多民族都遭受过被驱逐流放的经历。

俄罗斯沉默 影响受害国对俄政策

“三月大驱逐”行动70周年之际,俄罗斯官方和绝大多数媒体保持沉默。波罗的海国家研究相关历史的一些学者从几年前起已被俄罗斯禁止入境。有历史学家抱怨说,俄罗斯在相关领域过去曾开放的许多历史档案又再次保密。

拥有被苏共政权迫害的历史导致波罗的海国家目前都非常警惕来自俄罗斯的威胁。克里米亚被俄罗斯吞并后,这些国家都大力支持乌克兰。

特殊历史 立陶宛对俄最强硬

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那些历史在波罗的海国家都无法被忘记,直接影响着这些国家的对外政策,尤其是对俄关系,特别是在立陶宛。

尼科里斯基:“与其他两个波罗的海国家有所不同,除了不能忘记斯大林政权的犯罪行动外,立陶宛特别在1991年还经历了苏军出兵开枪镇压民众示威,造成数十人伤亡的流血事件,这使今天的立陶宛政府为了照顾民意,必须对普京当局采取强硬立场。”

与普京抱团 中国形象受损

立陶宛上个月所发表的一份安全报告首次把中国和俄罗斯一样并列为国家威胁。尼科里斯基说,中俄不断走近正使中国形象受到负面影响。波罗的海国家社会中,提到中国很多人会立刻联想到过去的苏共。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