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4 2020年6月4日 星期四

李文亮案调查一个月后为何还没有结果?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

在被外界称为中国新冠病毒“吹哨人”的李文亮医生去世一个月后,国内外的公民团体和维权人士要求中国政府公布对李文亮医生所遭受不公正对待进行调查的结果。

但是,许多人悲观地表示,他们的希望不会得到实现,他们怀疑政府可能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非盈利组织公民力量敦促中国当局尽快公布调查结果。该组织认为这项调查不应该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公民力量在声明中说:“中国卫健委追授李文亮医生等34名因疫情去世的医务工作者‘防疫先进称号’,但并未就其受迫害的事做出任何说明,也就是说,李文亮医生作为‘在网络上发布不实信息的造谣者’的罪名并未撤销”。

问题等待答案

公民力量表示期待当局能够回答五个民众普遍关心的问题:

1. 李文亮医生在微信同学群披露疫情信息是否属实?

2. 武汉警方训诫李文亮医生等8名披露疫情的吹哨人,是否有足够的法理和事实依据,是否侵犯了他们的言论权?若是,谁为此负责。

3. 警方是如何获知李文亮等发出的信息的?获取手段是否合法?微信在这起事件当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4. 政府当时是否掌握疫情信息?

5. 中央电视台1月2日的“8名散布谣言者被查处”的节目是如何出炉的,谁为此负责?

美国之音给中国国家监察委员会发去的要求就此事做出评论的电邮没有得到回复。

今年34岁的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是受到当地警方训诫的八名吹哨人之一。他们在去年12月新冠病毒爆发之初向周围朋友和亲人发出了警示。

公众的愤怒

李文亮于今年2月7日去世,他的死触发了民众的愤怒和悲伤,激起了人们对中国官员隐瞒疫情的怒火。

就在这一天,中国政府急忙宣布要派调查组前往武汉了解有关情况,此举显然是要缓解民众的愤怒。

从那以后,李文亮戴口罩的照片就成为中国压制言论自由的一个象征,人们呼吁当局尊重言论自由。

大赦国际的中国研究员潘嘉伟说,中国还在继续压制像李文亮这样的人,比如公民记者陈秋实和方斌,他们前往武汉疫情防控第一线报道那里发生的事情,并反映人们对中国当局采取的疫情防控措施提出的批评。

口惠而实不至

潘嘉伟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不会对这份调查报告抱有过高的期望。

潘嘉伟认为,北京不过是说说而已,调查的目的不过是平息李医生去世引发的民众的愤怒情绪罢了。

潘嘉伟说:“非常不幸。但是,毫无疑问,这是中国政府试图分散人们对这个案子的关注,也是为了平息公众对中国政府对疫情处置不当的怒火。”

这位香港维权人士表示,中国政府如果真的要对这个案子进行彻底调查就应该请第三方参加,进行独立调查。

曾经担任香港卫生官员的陈秉中还表示,他对这样的调查不抱任何期望,因为监察机构不会有人敢于讲真话。

一个谎言接着一个谎言

陈秉中表示,如果调查人员发现了李文亮的冤情和受到的言论压制情况的真相,共产党上级机关的失误就会暴露出来,因为武汉警方是奉上级之命抓捕李文亮的,李文亮揭露了官方在疫情初期掩盖实情的行为。

陈秉中说,北京现在是进退两难,可能已经后悔说要对李文亮一案进行调查。

陈秉中敦促北京不要拿出一个用谎言堆起的装饰性的报告,从而再次触发公众的愤怒。

陈秉中说:“现在民众还是要发起追究责任,向做出这个决定的党中央的领导人,你要给答案呀!你要不给答案,你就是欺骗、再欺骗。”

还在等待

中国社交媒体上还可以听到要求公布调查结果的呼声。

在中国类似推特的社交媒体微博上面,有一些用户写道:“我们还在等待”。

在留言中,一名用户说:“(当局)以为有人忘了”,另一个用户讥讽道:“百年悬案”

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维权律师说,他估计监察委会尽量推迟公布调查结果,因为它根本就没有打算对这个案子进行彻底调查。

这位律师说,即使内部已经有了一份报告,监察委也会再搞一份轻描淡写的报告公布出来,以避免危及那些掌权者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