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6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中国独立记者和公益人士涉“煽颠”被捕 监居期间恐遭刑事逼供


中国独立记者暨女权活动家黄雪琴(左)和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博讯图片)

中国大陆女权工作者、曾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独立记者黄雪琴及公益人士王建兵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捕。由于两人在失联一个多月后传出了批捕的消息, 外界不排除当局透过监视居住等手段已掌握足够“罪证”把两人入罪。熟悉中国司法环境的维权律师相信,两人在羁留期间曾遭受刑事逼供。

中国独立记者和公益人士涉“煽颠”被捕 监居期间恐遭刑事逼供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05 0:00

王建兵的家属11月5日收到由广州公安局发出的逮捕通知书。通知书显示,他在10月27日被广州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名义被执行逮捕。目前拘留于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这是两人失联40多天以来,家属第一次获知他们的涉案情况。黄雪琴的家属早前也收到相关法律文书。

黄雪琴被捕前积极参与女权和MeToo运动。 (被访者提供)
黄雪琴被捕前积极参与女权和MeToo运动。 (被访者提供)

黄雪琴原定9月20日到英国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修读硕士,却连同为他送行的王建兵在出发前一天失联。基于安全考量化名“丁女士”的两人好友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相信当时两人正在前往香港途中。

“丁女士”说:“根据我们的推断,黄雪琴计划在9月20日中午离开广州,因为她要到香港登机。王建兵打算当天送雪琴到(香港)机场去。相信他们是计划一起前往机场。我们认识的人当中有人向两人发过讯息。他们最后的回复是在19日下午一点多发出的,所以我们确认,他们是在19日下午失去联系的。”

两人出事后,家属到广州了解情况,可是找遍看守所和派出所等地方也找不到人。

料当局已掌握黄、王“罪证”

广州公安局向王建兵家属发出逮捕通知书。(被访者提供)
广州公安局向王建兵家属发出逮捕通知书。(被访者提供)

10月21日, 广州市公安局在接受王建兵家属和律师查询时,承认已承办王建兵案,并表示“案件涉及国家安全,会见有难度”,又以“需要时间核实材料真实性”为由,拒绝承认律师代理资格和会见申请。

“丁女士”说,亲友曾多次通过“网上监所汇款系统”为两人存钱,均告失败,有理由相信,在逮捕通知书发出之前,黄雪琴和王建兵一直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不少中国异议人士在落网后都曾经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以卷入“厦门聚会案”的陕西律师常玮平为例,就曾先后两次被监视居住,其中一次历时接近半年。

“丁女士”认为,从黄雪琴、王建兵被移送到看守所判断,当局已有足够把握把两人入罪。

“丁女士”说:“逮捕通知书的执行逮捕日期是10月27日,距离9月19日约为37日。那为什么两人没有被监视居住半年那么久呢?这有可能是因为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两人受到残忍和毫无尊严的严刑逼供。当局已取得他们想要的,与事实不符的供词。当局认为已透过指定监视居住的手段取得两人的‘罪证’,所以就把他们送到看守所。”

王建兵多次邀朋友家中聚会

中国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 (被访者提供)
中国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 (被访者提供)

对于两人被逮捕的真正原因,外界众说纷纭。有人认为,王建兵近期多次邀请朋友到家里聚会是导火线。事实上,两人出事后,广州警方迅速传唤了参与聚会的人士,对他们进行问话。

“丁女士”说:“朋友们会打麻将、吃饭喝酒,主要还是聊天。我们发现,经常积极参与这些聚会的人士(在两人被抓后)被警察传唤问话。一些身在外地的人也收到当局通知,告诉他们回到广州后要接受问话。公安询问的主要是他们在聚会里谈些什么。这些聚会其实是朋友之间的交流。目前中国公民社会的状况十分恶劣。黄雪琴和王建兵的原意本来是通过这些聚会,让大家互相‘抱团’,却被认为是颠覆国家政权。警方在很短时间内就列出了经常参加聚会人士的姓名和个人讯息。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这是有计划的行动。”

外界相信,作为知名女权独立记者,黄雪琴可能早在2018年就已被当局盯上。尤其她曾协助多名女性在网上举报性侵和性虐待案。

“丁女士”说:“她非常积极参与女权和MeToo运动。2018年是中国的MeToo元年。当年中国爆出了第一个MeToo个案,与黄雪琴积极参与有很大关系。雪琴她今年申请的课程和性别有关,有助于她将来继续参与MeToo运动。”

更为触动当局神经的是黄雪琴2019年6月到香港参加“反送中”游行。事后她撰文公开分享感受,形容自己“前半夜为香港人的美好而感动,后半夜为港府的无耻而气愤。政府的忍受性越来越差,当局的包容性越来越低,警察则越来越粗暴,香港像被撕裂成了两半,越来越像中国大陆的现状。”

黄雪琴原本计划同年9月入读香港大学法律系研究所,但出席“反送中”示威曝光后,她被广州警方没收护照,其后更遭刑事拘留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当局或意图阻止黄雪琴出国

好友“丁女士”表示,不排除当局对黄雪琴相当忌惮,甚至无意让她出国。

“丁女士”说:“她2019年年底原定要到香港大学念硕士,却被当局禁止出境没收了她的护照。她一直很关注女权运动,作为独立记者她撰写了很多专业报道。警察一直没有停止对她骚扰,警告她不要乱写乱讲话。合理的推测是,当局不想她出国,担心她出去后会写更多报道。的确,她在被抓之前拿回了护照,但是不排除当局是想她放松戒备,然后在她出国之前最后一刻才抓人。”

同样被指“煽颠”的王建兵原籍甘肃, 长期关注青少年教育及成长事宜,跟黄雪琴一样是MeToo运动的重要支持者。他从2018年起关注职业病工人权益,为他们提供法律支援。王建兵行事素来低调。这次被批捕使人感到意外。

“丁女士”说:“他更多关注的是尘肺病等职业病,他一直默默帮助别人,不会有什么出格的言论。有另一种合理猜测是,(9月19日)当天他是希望送黄雪琴到机场。之前不是说这次抓人可能是有计划的吗?不排除当局可能担心两人都想出国,所以就把他们一起抓了。”

现居住在美国东岸的中国人权律师吴绍平(照片提供:吴绍平)
现居住在美国东岸的中国人权律师吴绍平(照片提供:吴绍平)

关注事件的维权律师吴绍平对美国之音表示,以往很多异议人士在羁押期间都经历了长时间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黄雪琴和王建兵在被抓后不到两个月就遭批捕,显示两人有可能受到高强度审问。

吴绍平举例说:“不让他们睡觉,甚至一天24小时轮番轰炸;不让你上厕所;不让你跟身边的人说话;实际上就是一种酷刑。一些异议人士也曾被殴打。鉴于他们两人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被逮捕。我们很怀疑他们是遭受了酷刑。”

吴绍平认为,黄雪琴和王建兵两人对社会作出了不少贡献,而且一直以来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表达诉求,当局指控两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使人费解。

吴绍平说:“只要是民间人士做的一些事情是当局不喜欢的,哪怕对社会进步有很大促进作用,都会触动他们的敏感神经。中共自己在倒行逆施。他们认为任何一个异议人士或敏感人士,他们所做的一切都会对他们的政权造成威胁。中共在制造一种恐怖,叫‘红色恐怖’。”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突破性感染上升 大部分人迟早会得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4:27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