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5 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许志永“颠覆罪”起诉书被指“荣誉勋章” 人权律师常玮平再遭酷刑


许志永(左)和丁家喜

中国公民运动倡导者许志永被以煽颠罪起诉近两个月后,检方要求保密的起诉书直到日前才曝光。有评论称该起诉书的六项指控胡编生造,扣大帽子唬人,含糊其辞,不敢说出真相。也有评论指这份起诉书意在构陷和政治迫害,但对于许志永、丁家喜、常玮平等涉案的优秀中国人士是一份荣誉勋章。评论指出,羁押一年半多,侦查/补充侦查,刑讯逼供,凑出两千字起诉书,“颠覆国家政权”出现13次,“非法组织”出现10次,“策划”“实施” “颜色革命”“犯罪活动”等字眼频繁出现,唯独没有犯了什么罪的细节。与此同时,有消息说与许志永案有关的人权律师常玮平在监视居住期间又一次遭受酷刑逼供。

许志永“颠覆罪”起诉书被指“荣誉勋章” 人权律师常玮平再遭酷刑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8:46 0:00

许志永此次被捕前曾发表致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劝退书》,呼吁他让位给较有能力者来领导国家。有关当局在攸关习近平连任布局的19届六中全会之前起诉曾遭酷刑的许志永等人,备受舆论瞩目。

保密起诉书引质疑

上周,人在美国的丁家喜律师的妻子罗胜春在推特上发布了山东临沂市检察院对许志永的起诉书图片,称这些图片来自国内一位有良知的内部人士。

设在海外的中国公民运动网站(China Citizens Movement)转发上述起诉书图片时指出,许志永、丁家喜案今年8月5日由山东省临沂市人民检察院起诉到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辩护律师被迫签署所谓的“保密协议”,使得外界一直无法获知起诉书的具体内容。

罗胜春在推特上质问道,起诉书“整个文件没有加密字样,为何还要律师签保密协议,不许律师对外界发布?”稍早前检方对丁家喜的起诉书也被要求保密,遭到关注相关案件的人士质疑、嘲讽。

二度当选区人代 因公民运动两番入狱

资料照-中国维权人士许志永在北京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照片日期为 2013 年 3 月 30 日。许志永通过他的在线文章和 Twitter 帐户批评政府选择性反腐和禁锢民主。
资料照-中国维权人士许志永在北京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照片日期为 2013 年 3 月 30 日。许志永通过他的在线文章和 Twitter 帐户批评政府选择性反腐和禁锢民主。

现年48岁的法学博士许志永曾是北京邮电大学讲师,也是宪政学者,曾参与推动废除收容遣送制度的三博士公民上书活动,并于2003年和2006年连续当选两届北京市海淀区人大代表。2003年创立“公盟”组织,该组织曾为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人家长提供援助,推动教育平权,要求官员公示财产。

2014年1月26日,北京市一中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处许志永有期徒刑四年。刑满出狱后,许志永继续从事促进宪政、法治和公民权利活动。

2019年12月“厦门聚会”后,许志永被指控是这次公民线下活动的幕后黑手,为逃避警方追捕而匿居于广州番禺,翌年2月被捕入狱。

私人聚会被定为“颠覆活动”

据设在美国的《改变中国(China Change)》网站介绍,2018年和2019年在烟台和厦门举办的两次公民私人聚会活动期间,来自中国一些地方的与会者讨论了与时政、竞选基层人民代表以及公民维权活动有关的话题,并且评选年度的杰出公民。2018年获得这一称号的公民是709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

对于上述的厦门聚会,《改变中国(China Change)》网站创办人曹雅学表示,“二十几个来自四面八方的中国人相约来到厦门。他们当中有律师,有从事不同职业的公民,有男有女。12月7日和8日两天,他们在一所私宅聚会,讨论时政,探讨年度十大公共事件,探讨中国政治的走向。他们也相互交换在各地进行公民权利倡导的活动和经验。在一个正常国家,这些是公民的正常活动。但是在中国,共产党政权将这样的活动视为对政权的威胁而加以围剿和打压。”

她指出,这样一个由松散的电报群中一二十名群友参加的线下聚会被当成危害国家安全的非法组织策划的秘密会议,当局为此成立了1213专案组。

2019年末至2020年初,参与上述厦门聚会或支持公民运动的丁家喜、戴振亚、张忠顺等多人相继被捕,被称为1226大抓捕,是2015年大范围镇压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的709事件以来规模最大的抓捕行动,被捕者有多人被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颠覆国家政权”或“寻衅滋事”。

起诉书被指罗织罪状实施政治构陷、迫害

新近曝光的临沂市检察院对许志永的起诉书称,2012至2013年,许志永同丁家喜等人通过通讯软件,在北京、徐州、武汉等城市组织“公民聚餐”“同城饭醉”活动,发展“新公民运动”非法组织成员。

起诉书称,2017年,许志永刑满释放后,以推翻中国现行政治制度为目的,“伙同丁家喜吸纳王江松、张忠顺、戴振亚、常玮平(均另案处理)等人为骨干成员,成立以许志永和丁家喜为组织者、领导者的公民运动非法组织,撰写、传播大量煽动性文章;拍摄名为‘政治家’的非法影片;开展非暴力颜色革命培训;搭建、运营‘中国公民运动网’许志永个人博客等网站;先后在烟台、厦门召开公民运动非法组织秘密会议,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犯罪活动,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

这份起诉书所指控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和提到的犯罪事实受到了一些法律专家和人权活动人士的强烈质疑。

现为美利坚大学访问学者的前中国人权律师陈建刚
现为美利坚大学访问学者的前中国人权律师陈建刚

在美国的中国人权律师、法律学者陈建刚对美国之音表示,许志永与朋友们进行所谓公民聚餐和同城饭醉活动没有违反任何中国现行法律,在任何正常国家,这样的活动都不会引起局外人注意,更不会导致官方行动,而临沂市检察院的起诉书是对许志永的政治迫害和构陷,也是对许志永和丁家喜等公民运动倡导者的褒奖和荣誉勋章。

在广州的中国作家、独立中文笔会会员野渡认为,厦门聚会只是一些公民一起吃个饭聊聊天,本来是公民有权进行的正常活动,可是当局成立了专案组,在疫情如此严重之际动用大量资源来抓捕,是很荒谬的事情。“这也证明了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在党国控制社会那种残酷性,不容许一丝一毫的公民不同声音不同活动存在。”

对于起诉书称通过“非暴力”颜色革命渗透社区把持基层政权的说法,《改变中国(China Change)》网站的创办人曹雅学表示,这种含糊其辞欲盖弥彰,凸显中共当局格外恐惧公民以独立参选人身份参加基层选举。

曹雅学说,“竞选人民代表,这是写在选举法里的。怎么叫渗透社区把持基层政权呢?(笑)它也不敢写是什么。选个业主委员会,那是民间的。它也不敢写出来。写出来不就笑掉大牙了吗?业主委员会本来就是选嘛。”

多名相关人士否认起诉书指控

9月9日,辩护律师在看守所会见了丁家喜,并拿到了对他的起诉书。由于律师被要求签署保密协议,律师只得向丁家喜家属口述起诉书内容。据悉,丁家喜称这份起诉书是“无中生有、张冠李戴、捕风捉影、借刀杀人!”

日前曝光的对丁家喜和许志永两份起诉书分别提到名字的吴明、华泽和王江松等一些人士在获悉起诉书内容后相继发声斥责临沂检察院无中生有,蓄意构陷。

中国公民运动网站(China Citizens Movement)创办人华泽9月13日曾对丁家喜案起诉书所称的公民运动境外成员一说发表声明,驳斥并纠正检方就该网站与许志永和丁家喜之间关系的诸多不实之处。

声明说,“中共当局把我与许志永和丁家喜案生拉硬扯在一起,不过是想给他们罗织所谓的“组织化”和“与境外勾结”的莫须有罪名。但遗憾的是,我除了应邀为一些中国公民做过非暴力社会运动的研究成果分享之外,并没有参与过他们的任何活动。”

华泽在声明中强调:无论是2018年烟台的所谓“秘密会议”,还是2019年厦门的所谓“秘密会议”,他都是在“12.26″案发生后才听说的。因此,他即不知道有所谓“新公民运动非法组织”或“公民运动非法组织”,也无从加入,更谈不上是“骨干成员”。

被起诉书称为境外组织成员的吴明发表声明指出,“公民运动”不是个组织,这是一个倡导大家一起践行公民权利的理念,也就谈不上有组织成员。本人也没有加入过任何境外组织,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组织的资金或者任务。本人唯一一次加入组织,是在幼年无知时加入过中共少先队,建议中共临沂检察院更改起诉书内容,把“境外组织成员吴明”改为“中共少先队员吴明”。

2013年许志永被捕后,支持者制作的T衫:许志永,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2013年许志永被捕后,支持者制作的T衫:许志永,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知名劳工问题学者、中国劳动关系学院的王江松教授也发声明对丁家喜的起诉书提出反驳质疑。声明说,“新公民运动”此前并没有被任何法院或国家有权机关定性为非法组织,临沂市检察院的起诉书却以它是非法组织为当然的前提,不知所据何法,根据哪家法院的判决?

王江松在声明中指出,他与丁许只于2012年的同城饭聚中见过一两次,不清楚也没参加过他们发起的那些活动。直到2018年3月,才与他们一起商量如何倡导平等养老事宜,怎么就成了“新公民运动”非法组织的成员呢?有何证据?

他也对起诉书把公民运动这个理念认定为非法组织提出异议,指出将“新公民运动”改为“公民运动”,成立“公民运动”非法组织,对此他“不仅对具体过程毫不知情,而且对这个推理和定性过程完全莫名其妙。”

曹雅学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视频截图)
曹雅学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视频截图)

《改变中国(China Change)》网站的创办人曹雅学对美国之音指出,2014年许志永出庭受审时他提倡的新公民运动并没有被贴非法组织标签,“没有一次说到它是个非法组织。环保运动是组织吗?女权运动是组织吗?Me Too(米兔)运动是组织吗?”

提政治家基本素养 许志永劝退习近平

武汉肺炎爆发后,许志永2020年2月4日在逃亡中发表文章《劝退书》,劝告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让位”。

《劝退书》说,“政治家懂治国理政,抓大放小。邓手握桥牌,大事底定。您身兼十数组长,大事小事一把,足球厕所一锅。文山会海多如牛毛,看一遍亦顾不暇,怎能高瞻远瞩治国理政?财经工作,也是组长,总理职权在哪?您擅长经济吗?自己不擅长,交给擅长者,此政治家基本素养。政治家决策有现实感,有判断力,知可行不可行。可您的大手笔,如雄安新区、一带一路、精准扶贫,为不可为,却不自知。”

值得注意的是,对许志永的起诉书中罗列了他的若干重要文章,如《人民的国家》、《公民倡议-竞选2021》、《美好中国》等,却没有提到直接“冒犯”北京最高层而且在当前中国政治局势下属于最不能容忍之列的《劝退书》。

法律学者陈建刚分析指出,中共当局不想在习近平明年是否连任的问题上引起更多注意而刻意回避在起诉书中提及许志永的《劝退书》这篇文章。

陈建刚说,“有这种可能,就是刻意回避牵涉到习近平的事情,因为《劝退书》就是直接说的习近平,而其他那些事情呢,那么都是给志永、家喜他们定的就是煽动颠覆、秘密会议等等,没有针对习近平个人,而这份文件就是《劝退书》,我猜测有这方面的原因,就是中共不想就这他(习近平)的名字或者他个人原因来引发舆论的关注。”

中国民运人士许志永的女友李翘楚 (照片来自维权网推特)
中国民运人士许志永的女友李翘楚 (照片来自维权网推特)

2019年年末至2020年2月,许志永流亡期间,他的女友、劳工问题研究者李翘楚遭北京警方传唤24小时,之后公开声援“12·26公民案”。许志永于2020年2月15日晚在广州被警方带走的次日凌晨,李翘楚被北京警察带走,之后秘密关押4个月。获释后,她在推特上发表被囚经历,并继续声援许志永等被捕人士。

2021年2月6日,李翘楚被山东临沂警方带走,一个多月后被正式逮捕。

常玮平监视居住遭酷刑 其妻上访被骚扰维稳

2021年7月10日,美国人道中国和台湾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等多个团体经过评选,将本年度的“中国人权律师奖”颁发给仍在狱中的常玮平和丁家喜两位人权律师。

2020年1月12日深夜,参加厦门聚会的常玮平在西安自己的住处被警察带走。2020年10月,常玮平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遇酷刑,目前罪名升级为“颠覆国家政权”。

中国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 (图片来源:维权网)
中国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 (图片来源:维权网)

常玮平律师曾多次代理法轮功、家庭教会、艾滋病歧视等敏感人权案件。

常玮平的妻子陈紫娟日前对美国之音表示,感谢国际媒体和人权团体关注,并且她不认为常玮平的行为构成颠覆国家政权。

她说,“他(常玮平)就是代理了一些访民的案件还做了一些公益的案件。这些我觉得都不存在什么颠覆国家政权,那就只是动了一些人的利益而已。 “

许志永、丁家喜和常玮平等涉及1213专案的被捕人士在关押审讯期间都曾遭受酷刑。

陈紫娟指出,常玮平在监视居住期间遭受的酷刑包括连续六天六夜坐老虎凳,身体受到摧残,而在转移到看守所以后,不许去医院看病和镶补牙齿,伙食差还限制花钱购买营养品。

她说,“他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阶段,又一次被宝鸡市公安局酷刑了。还有的话就是对他身体就造成了一些伤害。他现在大便便血。还有那个营养不良,导致他老是口腔溃疡。还有一个要补的牙,一直没有让他补,导致那个跟要补的那个牙对着的一颗牙,就是老是长得很长。对生活,这样不方便。针对他便血这个事情,我跟看守所交涉了好多次,他们都不同意带他去医院看医生,现在他们连我的电话都不接。”

陈紫娟说,国保办案人员试图逼常玮平招认所谓颠覆罪行,并蓄意把他们家在国内正常兑换的一万美元和一些在境外旅游期间没花完的港币和外币作为外国势力提供的经费。

在一家公立医院工作的陈紫娟表示,为了阻止她为常玮平受到迫害的案子到北京等地上访,陕西国保对她发出威胁称,让她失去工作。

9月30日上午,美国之音连续拨打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副局长向贤宏手机,均听到录音提示该“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脸书论坛

相关内容

VOA卫视最新视频

专访熊焱: 从亲历战争到亲历民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4:21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