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4 2019年5月24日 星期五

香港记协:新闻自由持续恶化 中央政府被视“主因”


香港记协2019年4月16日公布最新的新闻自由指数报告。左起:记协主席杨健兴,中大新闻传媒学院教授苏錀机,港大民意研究计划助理总监彭嘉丽。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 拍摄)

香港记者协会说,公众对香港新闻自由的满意度再创新低,北京中央政府被认为是导致这种状况的主要因素。与此同时,北京驻港高官表示,香港要正视国家安全法制的“突出短板和风险点”。

香港记协:新闻自由持续恶化 中央政府被视“主因”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59 0:00

香港记者协会星期二(4月16日)下午举行记者会,公布2018年香港“新闻自由指数”。这项年度调查显示,公众对香港新闻自由评分再创新低,跌幅为“历年之冠”。公众还认为“中央政府被指为主因”。新闻从业人员对媒体自由的评分“继续维持不合格水平”。

记协同时指出,2018年的新闻自由调查是在倍受争议的《逃犯条例》出台前进行的。可想而知,如果这一因素加进去考量,预计将对目前的调查结果产生重要影响。

香港记协主席杨健兴对美国之音说:“刚刚发表的2018年新闻自由指数结果明显表明,新闻工作者和公众都觉得过去一年是倒退的。倒退的原因主要还是中央(政府)的因素。过去中央常常讲很多红线论,说不能超过红线。另外,一国两制方面,(中央)常常讲,一国先于两制。过去很多人觉得,这就是一个理论,或者空中的想法。但是,过去一年人们越来越觉得,在具体情况下这些红线实际影响了香港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杨健兴说,2018年标志性事件就是香港外国记者会副主席马凯的工作签证被拒,以及其他的大大大小小的有关问题,导致香港公众对新闻自由的信心大为丧失。

港大“民意研究计划”所作的调查显示,香港新闻自由指数在2017年基础上又下降2.1分,创2013年以来新低。这项调查是在对1000多个合格样本的基础上得出的。

这项调查表明,在回答“香港新闻传媒批评中央政府有所顾忌的情况是否普遍”的问题时,认为“普遍”的受访者,比2017年有所上升;认为“新闻媒体自我审查是否普遍”的受访者人数也有所上升。

在对媒体从业人员的调查中,每五名受访记者就有一人表示,老板曾就报道香港独立问题向记者施加压力。

导致这种状况的因素是什么?2018年这项民调显示,北京中央政府所占的“权重”,由往年第四位跃升到第一位,这是六年来第一次。

调查显示,对于“中央官员近年言行侧重一国先于两制,进而影响记者报道与此不同立场的声音”这个问题,媒体从业人员会对此不安的人数上升高达6%。

一般预计,记协明年(2020年)提交2019年类似调查时,上述有关数字将会受《逃犯条例》等现实因素的重大影响。

面对新闻自由这种持续恶化的状况,如何改善?杨健兴说:“我们能够做的,社会其实也应该做的,就是公开表明,新闻自由其实正在受到威胁,应该受到保护。香港政府、中央政府都应该维护香港新闻自由,因为新闻自由对香港实在太重要。作为自由国际社会组成部分,如果没有新闻自由的话,中国这块地方跟中国大陆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在另外一方面,中联办4月15日举行“国家安全教育日”活动。香港明报说,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和港澳办副主任邓中华表示,香港要解决和完善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问题上“特区没有特殊”,“只有一国之责,没有两制之分”,要正视和解决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法律制度方面存在的“突出短板和风险点”。

特首林郑月娥同一天表示,特区政府有“宪制责任”就23条立法“权衡轻重、谨慎行事”。不过,香港公民党主席杨岳桥表示,中央官员将香港形势说得“很危险”,但是并无实际证据。他称,这些中央官员为23条立法而在制造“稻草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