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7 2018年12月18日 星期二

香港学者分析京官中国宪法日谈话 忧两制一国化


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的中国宪法日座谈会 (网络截图)

香港政府连续第二年邀请中国官员到香港出席12月4日的中国宪法日座谈会。今年的主讲嘉宾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沈春耀重申,中国宪法效力覆盖香港,香港不存在脱离中国宪法的法制。

有香港学者分析,北京官员的谈话,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引入香港,忧虑中国的极左思维会使香港的两制 “一国化”。

中国在2014年将12月4日订为中国“国家宪法日”,目标是要透过宣传教育,增强社会对中国宪法的认识。今年香港政府连续第二年邀请中国官员到香港出席中国宪法日座谈会。

沈春耀指香港不存在脱离中国宪法

基本法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兼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沈春耀出席座谈会担任主讲嘉宾,以中国 “国家宪法与改革开放” 为题发表讲话。沈春耀表示,1990年中国全国人大正式落实《基本法》,是符合中国宪法,而《基本法》在香港法律体系中处于顶端、龙头的位置,形容《基本法》和中国宪法的关系,宪法是 “母法”而《基本法》是 “子法”。

沈春耀强调,香港不存在脱离中国宪法的宪制,也不存在一个脱离中国宪法的法治。香港的《基本法》与中国宪法共同构成,如果只讲其中一个或将二者分开,是不准确也不符合香港主权移交之后的实际情况。

沈春耀表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一国两制也进入新时代,他重申绝不允许任何危害中国主权和安全的行为。

沈春耀说:“挑战(北京)中央权力和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中国)内地进行破坏渗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是绝不能允许的。”

吕秉权指日后香港反共或受限制

曾经担任电视台中国新闻组首席记者的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沈春耀提及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就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新时代,特别是习近平今年初提出修宪之后,最大的特征就是强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日后在香港主张反共都可能受到限制。

吕秉权说: “这个背后说明甚么呢﹖就是说你以前在香港反共,喊出一些反共的口号、反共的行动,这些做法已经慢慢受到(中国)内地的一些京官质疑,你去喊反共口号、甚至支联会是否违反(中国)宪法。”

吕秉权表示,习近平今年11月就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在北京会见港澳代表团,提出一个新的说法,要求港人维护中国政治体制,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说的,而维护中国政治体制,其实就是维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就是习近平的一人领导,他认为这次沈春耀在香港的谈话,甚至将中国的一些做法移植到香港。

将爱国等如爱党思维强加港人

吕秉权说: “这一次沈春耀的说法其实是暗指,这一种反共的主张其实是不能够长期存在下去,当我们结合习近平提出的新要求:维护国家政治体制,其实就是维护共产党的领导,不能反共,甚至要这种 ‘爱国等如爱党’,就是(中国)内地的做法要移植到香港,这些做法可以说是相当‘强加于人’的。”

吕秉权表示,中国已故领导人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时,从来没有要求香港人爱中国,同时要爱共产党,但是习近平修宪之后,将拥护共产党领导全面写入中国宪法,现在又派京官到香港要求香港人遵守中国宪法,企图将 “爱国等如爱党”的思维强加于香港人,扭曲一国两制,可能适得其反。

中国极左思维将香港两制一国化

中国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政治体制没有随着经济急速增长而开放,反而更走向专制独裁。吕秉权表示,面对一个强大,似乎很想称覇的中国,香港对中国的影响力变得愈来愈少,甚至中国的极左思维特别在政治上的倒退,会使香港的两制 “一国化”。

吕秉权说:“就是一国两制、两制 ‘一国化’,就是香港大陆化,法治人治化,慢慢北京用高压统治去治理香港,目的就是香港不要阻碍中国的发展,不要 ‘出乱子’,这个是扼杀了香港的自由,以及进步及生生不息的空间。”

吕秉权表示,当香港慢慢变成一个中国大陆普通的城市,过去的光芒就会完全消失,香港近年亦有愈来愈多人移民海外,造成人才流失,如果香港的价值、制度沦丧,也会失去国际地位。

座谈会没正反信息批判思维变洗脑

大会安排几百名中学生参与星期二(12月4日)举行的中国宪法日座谈会。吕秉权表示,安排中学生参与中国宪法日座谈会,最重要应该提供正反两面的信息,并且引导学生有批判思维去思考中国宪法,尤其是了解中国目前是否真的推行宪政、中国共产党是否受到宪法的约束、 “党大还是法大”,对于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有没有权力约束的机制等等。

吕秉权表示,如果只是让中学生单方面接受讲者的灌输,没有足够的时间提问及讨论空间,这类座谈会只会变成 “洗脑”。

中国宪法很多条文不适用于香港

中国宪法是否适用于香港的争议持续多年。香港公民党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响应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沈春耀在中国宪法日座谈会表示,中国宪法效力亦覆盖香港,中国《宪法》和《基本法》是共生的关系表示,中国宪法很多条文不适用于香港。

郭荣铿说:“中国宪法第1条说明,中国是实行社会主义,《基本法》说明香港不是实行社会主义。中国宪法第31条设立《基本法》的起源,但除此以外,是否中国宪法的其他条文全部适用于香港,这个对普通法律师而言是很混淆、很不清楚,亦是一个错的概念。”

郭荣铿表示,过份强调 “一国”而忽略 “两制”差异,香港将无法发挥独特宪制优势,同时会让香港律师对普通法的理解感到混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