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21 2021年4月13日 星期二

年终报道:美国乡村 “去华为化”目标明确 但过程仍在探索中


华为公司标志

作为美中在科技贸易领域冲突的焦点之一,华为给国家安全带来巨大隐患已经成为美国社会的共识,从政府、产业界到实际用户均少有疑义。美国的5G网络建设已经将华为排除在外,未来也不太可能再有新的机会。

在美国现存的电信市场中,人口聚集的都市地区由大型电信运营商如AT&T, T-Mobile和Verizon等覆盖,而地广人稀的乡村地区则主要依赖当地的小型运营商。由于在资金、规模和技术水平上的限制,许多乡村小型运营商从十多年前开始陆续选择了价格低廉、质量不错的华为设备,而华为也因此在美国的乡村电信市场扎下根来。

美国国会在2020年2月底通过了《安全可信通信网络法案》(Secure and Trusted Communications Networks Act),旨在清理美国电信网络中的不安全因素,其中就要求了乡村地区的小型运营商置换它们正在使用的华为和中兴等中国公司制造的设备。这部法案已经由特朗普总统签署成为正式法律。

2020年即将结束,乡村地区华为设备的置换工程缓缓拉开序幕。熟悉乡村电信领域的专家对美国之音表示,这场较大规模的置换工作从开始到完成预计将耗时四到五年。除了物流、人工以及寻找新的设备供应商等因素外,各方尤其关切实施这项计划的资金来源。

置换工程需要国会拨款

在距离科罗拉多州丹佛市一个多小时车程外的摩根堡(Fort Morgan),弗兰克·德里克(Frank DiRico)经营的电信公司维艾罗(Viaero)在过去近30年来为科罗拉多州以及周围的内布拉斯加州、堪萨斯州、南达科他州、怀俄明州的部分地区提供服务。用户数量超过100万。

德里克说:“如果不是我们的话,那里的居民获无法得到任何电信服务,而提供这种服务是我们的职责。”

维艾罗是华为在美国乡村地区的主要合作公司之一,其设备广泛地使用在了它的一千多个信号基站中。要将这些设备全部置换掉,对于维艾罗这样的小企业而言将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大约在4亿美元左右。

“这一行赚不到什么钱,” 德里克说。“所有的钱都被用来投资进公司的运作当中,所有的利润都是。我们必须这样,因为我们需要保证不断更新技术。”

不过,德里克对置换来自中国的电信设备表示支持。

“我得对你实话实说。从我读到的有关中国共产党的消息来看,我对他们很担心,” 他说。自从美国开始对华为采取强硬态度后,德里克说他已经一年多没有从华为购买过任何新设备了。

但要想真正开始置换工作,他非常需要来自政府的资金。

“我不太可能靠自己筹钱来置换设备”, 德里克说。

《安全可信通信网络法案》规定,用户数量少于200万的电信运营商可以从政府获得置换设备的全部补偿,像维艾罗这样的乡村运营商大都被包括在了其中。

但究竟什么时候能得到拨款还是个未知数。

作为计划制定和监督实施者,联邦通信委员会(FCC)需要得到国会正式拨款才能全面展开华为设备的置换工作。

FCC主席阿杰特·帕伊(Ajit Pai)在9月份给国会的一封信中写道:“我再次强烈呼吁国会拨款,给需要置换对国家安全有威胁的设备的运营商们补偿,以保护我们的网络以及依靠这些网络的经济和社会的大量构成部分。”

虽然资金还没有正式拨出,FCC仍在12月早些时候正式确立《安全可信通信网络法案》中规定的补偿项目,并开始起草置换规则。

就在同一天,FCC的多名委员也再次向国会发出呼吁。

FCC委员杰弗瑞·斯塔克斯(Geoffrey Starks)说:“我意识到,没有来自国会的拨款,许多的运营商寸步难行。这些小型的乡村运营商就和全国其他的小企业一样,度过了非常困难的2020年。在就有关事宜的对话中,小型运营商多次告诉我,他们需要帮助来置换这些设备。当初这些设备的购买都是合法的,运营商们出于真诚和善意。”

《安全可信通信网络法案》的起草人之一、共和党籍众议员格雷格·沃尔顿(Greg Walden)通过一名发言人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感谢FCC正式设立补偿项目并制定相关规则。

“保障我们的网路不受作恶者的影响对美国的经济、国家安全和科技未来而言至关重要,” 他说。

不过在具体拨款时间和数量上,他并没有提供进一步的细节。

法案的另一名起草人、民主党籍众议员弗兰克·帕伦(Frank Pallone)则在推特上表示,在FCC设立项目后,“还有许多工作要做,首先就是要给这个项目全额拨款”。

《安全可信通信网络法案》目前将这个数目定在10亿美元,但FCC的一份报告显示,他们估计全美国的大小运营商一共要花费18亿美元来完成置换。如果仅补偿客户人数少于200万的运营商,所需的花费则为16亿美元。

但美国乡村无线通讯协会(Rural Wireless Association)的法律顾问凯莉·班内特(Carri Bennet)补充说:“不是每个运营商都自愿提交了数字,所以很大可能还有我们并不知道的开销。”

FCC在报告中表示,算上可能出现的额外花费,他们希望国会可以提供20亿美元的资金,以让补偿项目全面启动。另外,《安全可信通信网络法案》给增加总拨款数也留出了空间。

“好消息是,这部法案撰写的方式意味着不是所有的资金都必须现在拨出,” 班内特说,“FCC可以过一段时间再回来对国会说,我们需要更多的钱。”

据路透社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话说,国会参议院有可能最终给项目拨款19亿美元。

但对科罗拉多维艾罗电信公司和其他乡村电信运营商而言,保证置换项目的平稳完成,钱是主要因素,但并不是全部。

离开华为后 下个供应商会是谁?

“华为十年多以前第一次进入美国市场,但并没有在美国市场造成了什么巨大的影响,” 迈克·丹诺(Mike Dano)告诉美国之音。作为记者,丹诺有着近20年的美国电信行业报道经历,他目前在电信科技新闻网站“轻阅读”(Light Reading)担任编辑主任,负责5G领域的报道。

华为曾试图和美国的大型运营商,比如AT&T和Verizon,建立合作关系,但没有获得太多成功。不过在过去几年里,华为成功地与许多规模比较小的运营商以及为乡村地带提供服务的运营商开始了商业往来,由此开始了在美国乡村市场的扩张。在为全美国少于100万客户的运营商提供支持的乡村无线通讯协会的成员中,有大约四分之一在使用华为设备。

维艾罗总裁德里克透露,他的公司最早在16年前就开始从华为购买设备了。当时他不满意上一个供应商提供的服务质量,于是开始寻找替代者。在一系列测试中,华为脱颖而出。

“(在测试中),他们做的非常迅速,” 德里克说,“他们把系统安置进来,一切都顺利运转了起来,这很不寻常。”

对和摩托罗拉和诺基亚都合作过的德里克来说,华为的表现让他很满意,于是一段十多年的合作关系正式展开。

“(华为)向一些大公司销售了数量很小的设备,但是向一些小公司销售了数量巨大的设备,” 丹诺说。“总体上说,它是美国市场很小的一部分。可是对与他们合作的公司来说,对有华为或者中兴设备的公司来说,比如维艾罗和联合无线(Union Wireless),(置换设备)是一件大事,会影响到他们能否继续经营的根基。”

虽然置换工作还没有正式展开,但华为设备的替代供应商已经是维艾罗这样的乡村运营商考虑的问题。班内特认为,选择美国国内的供应商可以避免国家安全隐患。

德里克表示认同,“那会是一个聪明的决定,因为你可以保证你的网络的未来,你只会需要进行软件升级而不是大规模地重建和再次进行置换。”

不过,在被问到美国国内有没有可以替代华为的选择时,德里克直言不讳。

“我也问过我自己同样的问题,但是答案是否定的,” 他说,并表示接下来的供应商很有可能依然来自国外。

美国乡村无线通讯协会的班内特也承认,目前美国还没有一家公司可以完全替代华为的服务和设备,但她也补充道:“目前已经有了新的科技,比如开放式基站(Open RAN)、开放式接口(Open Interfaces)、虚拟网络(Virtualized Networks)。许多美国公司正在这个领域进行研发。”

实际移除工作或需多年来完成

尽管各方都认为拨款资金到位是目前最重要的任务,但除了资金外,物流和人工都会是实际置换工作将面临的挑战。

需要置换华为设备的乡村运营商们大多地处西部内陆,和东西海岸或者城市地区相比,那里的交通并不那么便利。想将大量的设备分别运送到几千个使用华为设备的信号基站需要一定时间。

“这不是像亚马逊快速送货到家那样简单,” 电信新闻网站编辑丹诺说,“这种设备运送可没有亚马逊会员那样的服务。”

等设备运送到位后,寻找置换工人也并不那么容易。

乡村无线通讯协会的班内特表示,现在美国的三大运营商(AT&T, T-Mobile, Verizon)正在进行自己的5G设备安装工作,许多本来可以被乡村运营商雇佣的工人都已经有了工作了。

此外,和三大运营商比,为乡村公司工作并不那么吸引人。

“并不是说现在正有一批工人在迫不及待地想去怀俄明州,攀爬那里的信号塔,因为他们如果能为T-Mobile干活的话,得到的工资大概会是两倍之多,” 丹诺说。

当置换工作开始进行的时候,信号基站需要被关闭,用户将不可避免的失去手机和网络信号。除去新冠疫情导致人们更加依赖远程通讯的因素,在今天,对网络的使用已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过去,我们在每个周日凌晨的2到4点会有一个时间窗口,” 德里克说。“那个时间段看起来比较安静,我们可以利用那个窗口来进行维修工作。但是现在那个窗口不存在了。人们每天24小时都在使用他们的手机和互联网。”

另外,业界人士还担心在失去信号期间可能发生的紧急状况。

“如果你遭遇了车祸或者其他什么事情发生了,你需要打911报警,但是你的电话不会被接通,因为根本没有信号,” 班内特说。

德里克也发出了同样的担心,不仅是因为紧急情况,也因为像他的维艾罗这样的小企业是许多地区唯一的电信运营商,保持信号畅通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我记得许多年以前我去过科罗拉多州东南部的一个小社区,” 德里克说,“那里什么都没有。除了维艾罗提供的信号就没有别的了。到今天我们都还是那里唯一的信号来源。”

他预计置换工程一共将耗时5年。随着工作逐步展开,德里克面对的是许多未知因素。不过他还是保持着乐观。

“我喜欢未知,” 他说,“我的整个生涯都充满了未知。我们很会适应。我身边有许多很聪明的人,我们会竭尽所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