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41 2021年9月17日 星期五

开创香港直播政治论坛先河 “城市论坛”停播见证时代终结


资料照:香港电台大楼外的标识 (2020年6月5日)

以鼓励言论自由,反映民意为宗旨的香港电视节目“城市论坛”近日传出已经停播的消息。过去几十年来,这个由香港政府旗下的广播机构香港电台制作的节目为香港民众营造了一个讨论公共政策的宝贵空间。一些分析人士预计,在港版国安法的压力下,这个具有代表性的直播论坛节目有可能从此淡出历史舞台。

开创香港直播政治论坛先河 “城市论坛”停播见证时代终结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1:05 0:00

“不辞而别”引发猜想

41年前“城市论坛”开始首播。节目以户外直播形式进行。每逢周日,包括政府官员、政商界人士、评论员在内的各界人士都会成为座上客,就政府的新政策和当下的热门话题进行唇枪舌剑的辩论,台下的现场观众也可以畅所欲言。

2021年7月18日,这个由香港政府旗下广播机构香港电台制作的节目播出了该季度最后一集,当天讨论的议题是如何管制塑料餐具。节目原本计划在9月中复播,但上周末突然传出计划有变,暂时没有复播的确实日期。

“城市论坛”面临寿终正寝的消息震动香港各界。香港电台发言人表示,节目播放安排及员工调配属于香港电台内部编辑事宜,不作个别评论。根据香港电台“约章”,香港电台编辑自主。

香港电台节目制作人员工会则发声明反驳,香港电台“约章”订明,香港电台必须“提供开放平台,让公众畅所欲言,以不畏惧和不偏私的方式交流意见”,若停播,甚至取消“城市论坛”,将严重影响香港电台履行“约章”。工会表示,“城市论坛”播放超过40年,开创香港室外直播论坛先河,属长寿皇牌节目,希望可继续保留让各界发声的空间。

效仿英国“演说广场”

上世纪80年代,香港社会对于公共事务讨论的气氛相当冷淡,时任广播处处长张敏仪向政府高层建议,制作鼓励公众参与讨论的电视节目。模式参照英国伦敦海德公园“演说广场”(Speakers' Corner)。1980年4月13日,“城市论坛”首播,成为香港第一个现场直播时事评论节目。

曾多次获邀出席“城市论坛”的香港公民党主席、资深大律师梁家杰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时表示,这个节目已经成为香港社会文化的一部分。

香港公民党主席、资深大律师梁家杰
香港公民党主席、资深大律师梁家杰

梁家杰说:“它的特色是,它不会经过剪辑才播出。曾经主持该节目的吴明林先生曾表示,‘你敢说,我就敢播出’。自由辩论,身体力行去实践言论自由的风气,也是由‘城市论坛’带动的。数十年来它已成为香港言论自由的指标和图腾。它也成为香港人每个星期天,除了喝早茶以外生活的另一部分。”

2000年,梁家杰以香港大律师公会副主席身份出席“城市论坛”。当天的议题关乎基本法23条立法,就香港境内有关国家安全作出指引。当时的“城市论坛”是在港岛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出席这次论坛使梁家杰登上了报纸的头版。

梁家杰说:“不是因为我自己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论点。‘城市论坛’有些非常拥戴政府,为政府护航的人。我们叫这些人做‘维园阿伯’(当民主派或其支持者在节目发言时,经常有人在台下喧哗,以年长男性为主)。当天有个‘维园阿伯’在我离开论坛之际,在我穿的深蓝色的西装外套的背后印上了一个脚印。第二天南华早报的头版就刊载了这个脚印。如果你说‘城市论坛’是否只是一个批评政府的阵地?那当然不是。这些‘维园阿伯’就是明显的反证。”

梁家杰:失去了才知其价值

梁家杰形容“城市论坛”是“不辞而别”,使人“黯然神伤”。

梁家杰说:“这个长寿节目的陨落标志着香港一个公开论证的平台和场合从此消失。香港也少了一个不同意见自由碰撞的空间。一旦变成一言堂和清一色的话,很多本来可以避免的行政错失,都没法在事前透过辩论和思潮的撞击预先获得处理。甚至好事会变成坏事。”

开创“城市论坛”的时任广播处长张敏仪早年曾说过,“若‘城市论坛’有天消失了,大家就知道真的有些东西改变了。”

梁家杰说:“人生经常就是这样的。当你仍然拥有时,你不会珍惜,但当你突然失去时,你会猛然思考它代表着什么价值和意义。很多香港人以往把自由论政的气氛视为理所当然,认为必然可以继续下去。‘城市论坛’突然不辞而别对这种假设和想象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一直以来,“城市论坛”的主题紧贴大众关注的议题。邀请的嘉宾来自不同派别。1989 年北京发生举世震惊的“六四天安门事件”,随后举行的“城市论坛”以“民运对香港前途的意义”为题,邀请亲北京阵营及民主派人士出席。

时任香港立法局议员、现在是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谭耀宗当天在节目中主动谴责北京当局。

谭耀宗说:“我对于昨天晚上在北京发生的事情表示强烈谴责,谴责北京当局血腥镇压学生群众。我肯定这次是爱国民主运动。北京当局对这场运动采取这样的血腥镇压使中外震惊。香港人上了很深刻的一课。”

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时任基本法谘委会秘书长梁振英在六四后也曾出席城市论坛,并公开表示“今天的中共当权者不尊重法律,但大家相信,这样的一个政权不会长期维持下去。”

分析:一个时代的终结

香港广播处长李百全今年3月“空降”上任后,香港电台有多个具有口碑的节目相继消失。香港浸会大学学者副教授陈家洛向美国之音表示,“城市论坛”是香港言论和思想自由很重要的平台,不应遭到打压。

陈家洛说:“香港电台的决定是错误的,尤其是根本没有其他合适的替代,只是播放一些中国大陆的节目。这并非香港所最需要的。这显示了李百全在出任广播处长后,再次阉割香港电台,藉此镇压打压我们言论和思想自由的空间。”

陈家洛认为,“城市论坛”的命运早已有迹可循。

陈家洛说:“过去一段时间,甚至早在港版国安法生效之前,政府官员避开‘城市论坛’。一些亲政府亲建制的声音抵制‘城市论坛’。他们的自我审查、自我设限其实已经损害了香港的自由。‘城市论坛’的制作团队当中有我的朋友。他们绝对希望坚守这个平台、这片自由的阵地。现在‘城市论坛’突然死亡,正展现了这个政权已退缩至完全禁止这样的平台的地步。”

近期有舆论认为,香港电台的角色起了很大变化。从以往不受政治和商业影响,以公众利益为服务目标的“公共广播机构”,蜕变为用公款去营运的“公营广播机构”。

香港时事评论员杨健兴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香港电台理应就“城市论坛”停播作出合理的交待。

杨健兴说:“港台(香港电台)顾问给记者问到的时候,说是正常的编辑的决定和安排,但是播出了几十年的一个节目,任何变化都不能说是正常的安排,可以说是非常不正常。香港电台作为公共广播电台,公众可以透过一些节目表达他们不同的意见。现在取消这个节目,在道理上没有一个使人信服的说法。”

也有分析认为,随着北京改变香港的选举制度,就连公共议政空间也要重新定义,估计香港电台是不想鼓励公众论政。

杨健兴说:“正是因为在将来的立法会里,很多人都担心比较有批判性的意见无法在议会发表。在民间,在媒体,在香港电台其实更有需要确保不同意见能透过这样的节目表达。社会才会更健康。起码会有不同渠道(发表)不同声音。”

在香港公民党主席梁家杰眼中,“城市论坛”停播代表香港一个时代的终结。

梁家杰说:“‘城市论坛’当然是属于旧的香港了。我们现在有一个新的香港。新的香港有新的规矩、新的氛围、新人事、新作风。‘城市论坛’这个我们熟悉的节目当然是属于旧的香港。新香港可能再也没有它的容身之地。这也是它突然会不辞而别的理由。”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