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7 2022年7月1日 星期五

港媒点名台学者吴叡人违反国安法 一石二鸟打击香港记协为实


A man enters the Hong Kong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in Hong Kong, Nov. 5, 2021.

香港亲北京报刊《大公报》上周点名批评台湾学者吴叡人涉嫌违反港版国安法,指责他获得香港记者协会“人权新闻奖”的评论文章鼓吹“港独”,涉嫌颠覆政权。这是港版国安法实施一年多以来,首次有台湾人被指违法。吴叡人表示,香港左报只是把自己视为工具,北京真正要打击的其实是香港记者协会。有评论则预料,记协在面对强大压力的同时将进一步受到排斥。

港报点名台学者吴叡人违反国安法 一石二鸟打击香港记协为实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1:08 0:00

被视为北京喉舌的香港《大公报》1月6日以全版版面刊登题为“记协无视法纪、煽‘独’撑暴”的报道,矛头直指台湾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叡人。

长期关注香港局势的吴叡人撰写的文章“致一场未完的革命”去年获得香港“人权新闻奖”优异奖后在台湾媒体发表。《大公报》记者谴责该文章充斥鼓吹“港独”和煽动暴力的言论,并鼓吹“香港自主选择结盟对象来围堵中国”,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人权新闻奖”由香港记者协会、香港外国记者会等组织举办。《大公报》引述香港退休法官黄汝荣说,吴叡人的评论文章煽动香港人对国家憎恨的情绪,以香港回归条例及刑事罪行条例第9条一并审视,这篇文章及人权奖主办方,有“煽动意图罪”嫌疑。

法学教授傅健慈则表示,吴叡人可能触犯港版国安法第20条“分裂国家罪”或第22条“颠覆国家政权罪”,最高可处无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

吴叡人获得香港记协“2011人权新闻奖”优异奖。
吴叡人获得香港记协“2011人权新闻奖”优异奖。

吴叡人:我是打击记协的工具

吴叡人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认为,表面上,香港左报把打击的矛头指向自己,但实际上自己只是被人利用。

台湾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叡人
台湾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叡人

吴叡人说:“把我跟记者协会和人权新闻奖结合在一起。这个时间点刚好就是(网媒)立场(新闻)和众新闻被瓦解。很重要而且资深的新闻人被逮捕,只剩下(记协)跟外国记者协会。我想,这次主要的目的是要打记协。我主要是个工具。”

吴叡人2014年曾为香港大学学生会出版的书籍“香港民族论”撰文。这本书内容围绕“香港民族,命运自决”,曾被时任特首梁振英严厉批评。2017年,吴叡人和另一台湾学者被香港当局拒绝入境。

吴叡人形容,《大公报》的文章起到“一石二鸟”的作用。他说:“一石二鸟。他可以一举两得。他不仅可以打击记者协会和人权新闻奖的主办单位。他同时也可以借这个机会来打击他们认为比较严重的一个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人。 他要怎样才能一打就把记者协会打死呢?他要找一个最严重的罪名。我就是境外分裂国家这几个因素合在一起。我的个案是最能够一次就把记协打死的工具。”

吴叡人回忆起去年获悉文章获奖的感受:“我说,‘知道获奖的消息,心中浮现的感受不是喜悦 ,而是感概跟感激。感慨时势如此巨变,让我们勇敢正直的香港朋友们必须承受如此煎熬。感激的是他们愿意投票给这篇文字的勇气。我知道在这个时候选择这篇直言无悔的评论意味着抵抗,但也意味着可能要付出代价。’我当时的心情很复杂,感概又感激,但是也很担心香港记协和主办单位的朋友们会因为给了我一个奖,在日后会遭遇到麻烦。现在果然就一语成谶不是吗?”

国安法下首位被点名违法台湾学者

成为第一位被点名违反港版国安法的台湾人,吴叡人介绍说,获奖的评论文章是以社会科学角度来分析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始末。

吴叡人说:“从一个非常社会科学的角度来说明这个运动不是突然爆发。它基本上是源于‘一国两制’体制的不稳定。香港人(曾经)相信1997年的诺言。他们想要相信在中国统治下,香港会得到他们长期要的双普选也就是民主。香港跟中国这个新的宗主国之间的摩擦在1997年回归后就已开始,因为香港想要‘两制’,中共想要‘一国’。我不是在鼓吹独立。我是在说明,反送中运动其实是逼上梁山的结果。”

对于“港独”,吴叡人设下了这样的底线:“你说我在鼓吹港独,我是同情,而且我同情的不是港独,我同情的是香港人,特别是香港的年轻人要追求命运自主的心情。我在煽动暴力吗?我没有煽动暴力。我事实上是同情他们。我有说过,这些年轻人手无寸铁。他们必须用肉身来表达他们对北京政策的不满。从北京的立场,你不要怀抱成见。你敞开心胸阅读这篇文章之后,应该会感觉到其实它们要调整治港政策。不要强压,也不要一直逼着香港要融入大湾区。要让香港保有它的特色。中港之间应该要win-win (双赢)”

吴叡人2019年年底接受采访时口述自己的观点,经过整理后的评论文章2020年2月由台湾媒体“报道者”出版,当时港版国安法尚未生效。

吴叡人说:“国安法几个案子里面, 老早就放弃了不溯既往的原则。我之前的很多案子都是老早就开始回溯。它可以往前追溯好几个月,然后说我犯法,这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而且这还是香港退休法官讲的不是吗? 它(《大公报》)在介绍我这个人的时候说了我很多往事,包括‘香港民族论’的文章。香港民族论是2014年香港大学邀请我去发表(的文章)。我容许进去(香港)又出来。那个时候是合法,而现在就说我非法。”

早年曾以台独为题在北京讲学

吴叡人长期投入台湾社会运动,年轻时曾参与野百合学运。 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也看到他的身影。《大公报》把他形容为“台独”份子,但其实早年他曾踏足中国大陆进行学术交流。2007年,吴叡人曾获邀到北京发表演说。

吴叡人说:“我是在北京市郊的少数民族学院发表。我发表的是我博士论文的最后一章,是有关台湾民族主义在日治时期出现的思想上的分析。简单来讲就是战前台独思想的模式。最初社科院的人跟我讲说,党方面觉得好像有点太强调独立了。它们有点担心。后来经过一个晚上的沟通,它们还是让我发表了。”

吴叡人说,当时北京学术界的热烈反应他仍记忆犹新:“你知道我发表完之后获得多么热烈的回应吗?在会场上有很多热烈的讨论。很多老师和学者,甚至连党委书记都来跟我打招呼。我也没有被逮捕。我的印象是,大家都可以自由自在讨论,可以很开放地、自由自在地交流,那次经验让我对中国那时开放和言论自由的程度留下很深的印象。当然到第二年就改了,因为当时刘晓波的‘零八宪章’之后,中国自由派就被大批逮捕、镇压。那你可以说最自由的时代已过去了。”

《大公报》谴责吴叡人鼓吹“港独”,而吴叡人则强调,香港人的命运不应操纵在别人手上。他说:“香港人可以决定自己命运。我基本上支持的就是这一点。这是我的底线。如果经过民主程序,香港人觉得要留在中国内部,那我也尊重。也就是说,我认为有权决定香港命运的是香港人,但我也不应该过度介入,因为最终应该由香港人来决定。我这立场很多香港人都知道。只有文汇(报)、大公(报)不知道,只有香港政府不知道。”

麦燕庭:记协将被孤立排斥

资料照:香港资深新闻工作者麦燕庭
资料照:香港资深新闻工作者麦燕庭

香港记者协会前主席麦燕庭对美国之音表示,报名角逐“人权新闻奖”的作品只要符合规则,举办机构无权也不可能不让它参赛。至于文章获奖与否则是评审,而不是主办单位的决定。她担心,香港左报的批评将导致记协和外国记者会进一步被孤立。

麦燕庭说:“这将导致记协和香港外国记者会受到排斥。两个会的影响力会因而减低,日后行政机关若要对两个组织采取行动,批评声音也会减少。香港是区域性的资讯中心。现在它(当局)希望做到的是,和外国一些人接触并引述他们讲的一些话,也有可能被指违法。这将损害香港的国际地位。”

到目前为止,香港记者协会就吴叡人事件仍然保持沉默。

麦燕庭说:“这次(左报)以全版去报道一起并不成立的个案。记协确实正承受着很大压力。破坏香港新闻自由的人来自新闻界。《大公报》的文章很明显是有针对性而没有实质证据,很明显是针对记协,为政权罗织记协的罪名。”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