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4 2020年10月24日 星期六

内蒙古在小学一年级推行双语教育,各界抗议坚决捍卫蒙族语言文化


蒙古人在乌兰巴托蒙古外交部外抗议中国内蒙当局以汉语取代蒙语授课的政策。(2020年8月31日)

中国内蒙古教育部门在区内蒙古族学校从小学一年级起以汉语取代蒙语授课的政策连日来遭到一些学生和家长的强烈反弹,引发了该地区多年来罕见的抗议和示威。

内蒙古教育厅负责人称,落实新的国家统编语文教材实施方案,现有双语教育体系并没有改变。但是,学生家长仍然担心,新的双语教学政策将影响蒙族学生学习和传承蒙语,恐怕将来有一天蒙语会消失,因此他们希望能通过各种抗议,以及老师和学生罢课的方式,迫使当局做出让步,确保蒙语世世代代流传下去。

内蒙古在小学一年级推行双语教育,各界抗议坚决捍卫蒙族语言文化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05 0:00

过去几天来,中国北部内蒙古自治区锡林浩特市锡林郭勒盟、通辽市扎鲁特旗、赤峰市翁牛特旗等地相继发生蒙古族学生、家长、老师和普通牧民的抗议活动,表达他们对内蒙古教育厅在今年秋季开学开始实施的“双语教学”政策的不满。

政府的三年三步走

内蒙古教育厅8月16日印发了《全区民族语言授课学校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使用国家统编语文教材实施方案》。按照这个方案,从2020年秋季学期开始,蒙古语授课学校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将使用国家统编《语文》教材,2021年时将使用统编《道德与法治》(政治)教材,2022年时使用统编《历史》教材。

根据这项新政策,在今年,2021和2022年三年里,《语文》、《道德与法治》和《历史》三门课程将陆续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授课”,即汉语授课。

蒙族社区抗议新政策

内蒙古蒙古族学校的老师、学生和家长们反对当局推出用汉语替代蒙语授课的新政策,认为这种政策长期以往下去将使蒙语边缘化,有朝一日被汉语同化,最终导致蒙古族独特的文化身份-蒙语-消失。

人权组织“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提供的视频显示,数以百计穿校服的中学生高呼“捍卫蒙族文化和语言”的口号;还有的学生在家长和市民的帮助下,冲破紧闭的学校大门栅栏,逃离学校。

9月1日是很多蒙古族学校正式开学的日子,但是网上视频显示的学校教室、操场空旷如野,看不到学生,也看不到老师。一场为了保留蒙语教育,抵制汉语替代蒙语教育的罢教、罢课已经开始。

非暴力、不服从抵制上学

锡林郭勒盟的达古拉是一名39岁的蒙古族牧民,她的孩子在上小学。这位蒙古族母亲没有到街上参加抗议活动,她能做的,就是跟很多学生家长一样,采取非暴力,不服从的方式,不让孩子上学,以此表达他们的不满和反抗。

她说:“现在大家都在说,不要上街游行什么的,提醒大家待在家里,只要不把孩子送到学校,一切都会好办。”

此前,学生家长和市民们酝酿着要在刚刚过去的8月底举行大规模的抗议示威,但是慑于中国当局可能采取暴力镇压,恐会酿成流血事件,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没有举行。

对蒙语民族语言消失的担忧

像其他蒙古族学生家长一样,达古拉担心,如果用汉语替代蒙语授课,蒙古族的母语可能会逐渐地被汉语同化,最后导致这个民族语言消失。

她说:“唯一一种母语现在就让汉语来代替,家长们、孩子们、我们蒙古人都是有意见的。这样的话,我们的母语有一天肯定就被同化了,没有了。”

伊拉拉图是锡林郭勒盟的牧民。他说,虽然他的孩子已经大学毕业,但是他认为,蒙族学生不能过早学习汉语,过去蒙族学生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并不影响孩子日后掌握汉语的水平,他孩子现在的汉语水平比蒙语还好,就是例证。

他说:“现在咱们中国的教育是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学汉语了,孩子的压力大,学不了。怎么也要把自己的母语学好了,再去学汉语,也许行吧。我和其他牧民们都不愿意。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学汉语这个政策,咱们接受不了。”

家长担心学了汉语忘了蒙语

伊拉拉图以一个曾经教育子女学习的父亲经历来说,蒙族学生上小学学习自己的母语蒙语都有压力,如果让他们在小学一年级还要学习汉语,肯定学不好。而且孩子的压力也会过大。

这位蒙古族牧民说,其实蒙古族学校的老师、学生和家长们只是要求当局撤回新出台的政策,恢复以前的做法,在小学三年级后再开始汉语课,让孩子们学习汉语。

伊拉拉图还说,最让他担心的是,蒙族孩子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学些汉语,可能日后把自己的母语都忘了。

他说:“我就担心,孩子从一年级学汉语,把自己的母语都忘了。这样的事例都有。我们这儿也有。他爸他妈是蒙人,孩子从小学了汉语后,成了汉人了,啥也不懂得。蒙文蒙语都不懂,连蒙文的吃喝说法都不懂。”

蒙族学生家长达古拉也认为,小学用蒙语授课,到进入初中后全部课程用汉语授课,家长们都可以接受的。 她说,她当年上中学时是学校里学习汉语成绩最棒的学生之一,她认为掌握汉语对她孩子未来的发展会有很大帮助,但蒙族的后代必须要首先学好自己的语言和文化。

微信群和个人账号被封

蒙古族学生家长和老师们对教育部门从今年开始的三年内推行的新政策普遍不满和反对,利用微信这个社交媒体平台表达他们的看法,转发帖子和视频。但是在社交媒体审查受到严格监控的中国,那些被当局认为可能会不利于所谓的“维稳”或危及其控制的微信群和账号很快都被封掉。当地的蒙古族民众说,她周围的一些朋友的微信账号已经被封。

中国当局在控制民众舆论表达渠道的同时,更是动用惯用的高压手段,出动武警随时待命,一旦发生抗议示威失控的事件,将进行严厉的镇压。因担心蒙古族民众抗议和抵制上学的事态进一步扩大,中国当局增加了在一些主要地区的警力部署。互联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在呼和浩特最大的广场“新华广场”数百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在严阵以待。 目击者证实,在锡林浩特市蒙中附近看到几辆特警车在巡逻。网上的视频显示,一些抗议者被警察带走。

党员干部被要求带头送孩子上学

中国当局一方面以高压手段封锁民众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他们的看法,另一方面则通过其控制的党政系统,以威逼、利诱的方式要求党员、干部蒙古族老师和学生家长不要参加抗议活动,送他们的孩子上学。

蒙族学生家长达古拉说,现在是内蒙古的打草季节,在单位上班的蒙古族学生家长,都会收到领导打来的电话。

她说:“在单位上班的,上级领导都在找他们谈话呀,说你们是要带头把孩子送到学校。”

中国社交媒体微信上的一些帖子说,蒙古族党员和干部收到上级的通知,要求他们在9月3日之前必须要把他们的孩子送到学校上课,否则他们将被丢掉工作,或被开除党籍。享受社保的蒙古族人如果不让他们的孩子返回学校,他们以后将没有资格自动获得有关的福利。

学生家长称为保护蒙语要付出代价

蒙古族学生家长达古拉说,其实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学校停课几个月,目前内蒙古疫情已经得到完全控制后,在家里“憋了”这么长时间的蒙古族孩子们早就准备好要高高兴兴地去上学,学习新的知识,结识新的小朋友。她说,新书包已经给孩子买好,就等着去上学了,但这个时候当局却出台了新的“双语教学”政策。

她说:“为了保护蒙语,大家都会付出代价,肯定得付出代价。如果这样下去,学校没有孩子上课,尤其是老师们都在反对呀。肯定也应该有个解决的方法吧。这就是我现在就期待的。”

8月3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就全区民族语言(蒙语)授课学校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使用国家统编《语文》教材实施方案做出了政策解读,指出“教材体现党和国家意志”,“传承中华优秀文化和人类文明先进成果”,是重大改革举措,是民族地区广大群众和学生的现实要求,“现有双语教学体系不会改变,学生课业负担不会增加”。

但是,蒙古族学生和家长的抗议仍然进行,家长们非暴力、不服从的罢课仍在继续。这场引发蒙古族家长、老师和学生关注和保护蒙语的抗议,中国当局是否能顺应民意,做出妥善的回应,还是有待事态的发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