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07 2021年3月3日 星期三

一朝被蛇咬 大选民调还靠谱吗?


美国弗吉尼亚州路边同时出现支持特朗普和拜登的宣传牌(路透社资料照)

2020大选日将至,各式各样的全国民调铺天盖地,但是许多美国人似乎仍然对2016年大选的选前民调与结果相左而耿耿于怀。上次大选前,大多数民调都预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会胜选。今年大选,多数民调再次显示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一路领先。然而许多美国人对民调结果抱有一定程度的怀疑。

亚伦·温申克(Aaron Weinschenk)是威斯康辛大学格林贝分校政治学教授。他说,2016年的全国民调的结果偏差并不大。他说,当时的结果显示希拉里以3个百分点获胜,而最终她以2个百分点的得票率在全民投票中获胜。但问题是,赢得全民投票的人不一定赢得选举,因为选举人团制度。

由于选举人团制度,大选中定胜负的往往是少数几个州。这基本上就是 2016 年发生的事情: 特朗普在几个州只领先了几个百分点,但这几个州恰好是决定大选结果的关键州。

温申克告诉美国之音:“在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这三个最终决定选举结果的战场州,民调低估了特朗普的支持。它们实际上差得并不远 。有的州只差了几个百分点。鉴于选举结果最终由这三个州决定,人们认为这意味着所有的民调在 2016 年都错了,事实并非如此。有些民意调查搞错了吗?是的。但是, 2016 年的每一次民调都是错误的吗?不是。”

达伦·肖(Daron Shaw)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教授。他说:“学术界的共识是,民调在一些战场州上失败的主要原因,一是没有足够的高质量民调,二是,即便是有信誉的民调机构似乎也低估了中等教育程度白人选民的影响力。”这个群体中许多人都在2016年投了特朗普的票。

约翰·福蒂埃(John C. Fortier)是两党政策中心(the Bipartisan Policy Center)政府研究主任。

他说:“今天,乔·拜登在民调中的领先优势比希拉里·克林顿2016年的大。当然民调可能出现误差,但误差可能朝任何方向。一般来说,民意调查向来表现不错,但它们可能出现偏差,也可能错估了我们没有看到的趋势。 ”

美国主流媒体之一《洛杉矶时报》使用的是南加州大学多恩西夫经济和社会研究中心(the USC Dornsife Center for 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的民调。这个中心的民调在2016年做出了与大多数民调相反的结论,预测了特朗普领先克林顿3个百分点。

这个中心的调查主任吉尔· 达林(Jill Darling)在今年8月的一篇文章中说:“"我们在选举后的调查中发现,造成不同于多数民调的结果是我们的样本中农村选民过多,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投了特朗普的票。在纠正了我们的加权程序,使城乡居民处于一个正确的基准线后,我们的数据模拟结果显示克林顿胜出1个百分点。我们使用修订后的模型预测了 2018 年国会大选结果,取得了巨大成功。今年,我们的加权程序也进行了修订,对权重进行了调整,防止个人携带过重的权重。”

根据该中心11月1日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拜登领先超过10个百分点。

另一个在2016年预测特朗普获胜的是特拉法加(Trafalgar Group)的民调。这个公司的首席民意测验员罗伯特·卡哈利(Robert Cahaly)预测今年大选仍是特朗普获胜。他认为,预测拜登会入主白宫的民调没有考虑到隐藏的特朗普支持者。

在《华尔街日报》一篇报道中,他说,民调机构太依赖陌生电访。在媒体和社会精英把所有的坏事都归罪到特朗普头上的情况下,那些同情特朗普,或者认为他的政府总的说来利大于弊的受访者是不愿意在电话里对陌生人说实话的,因为害怕自己的信息被公开。他认为,现在比平时更需要考虑到这些不愿说实话的受访者。

他对《国会山报》说:"(害羞的特朗普选民)比上次多,这点一点争议都没有。”

然而,温申克不同意这样的观点。

他说:“如果所谓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的假设正确,那么在网上的民意调查,受访者不需要与他人互动,特朗普的支持率应该更高。然而特朗普的支持率在不同类型的民调中大致相同。”

但是卡哈利认为,愿意耐心回答民调冗长问题的人只有那些对政治非常了解,喜欢表达自己观点的人。但大多数人不是这样的。

他预测,民调业"很有可能"在2020年“走向灾难性的失败”。

福蒂埃认为,民调业的调查方式有问题。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时代,打座机进行民调的方式已经不那么有效,而人们确实不愿花时间与民意测验者交谈。

他说:“但我还是认为,民调公司在努力应对一些挑战,使民意调查结果尽可能地准确。”

虽然民调有局限性,温申克认为它可能还是了解公众想法的最佳方法。

“我们需要认识到,民调存在不确定性,真实结果与民调结果之间可能存在差异。我还要提醒人们,在利用民调预测战场州的选举结果时要谨慎。例如,如果一个州显示一个候选人领先只有一两个百分点,那么任何一方都可能会获胜。一两个百分点的差距是相当小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