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26 2020年5月26日 星期二

世卫大会将开 新冠疫情中台湾是否参与受瞩目


台湾卫生福利部部长陈时中(中)率团到日内瓦在世界卫生大会的场外发声。(2018年5月21日)

台湾还在等待世界卫生大会(WHA)的邀请函。这个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年度论坛将于星期一(5月18日)举行。

世卫大会将开 新冠疫情中台湾是否参与受瞩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16 0:00

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中,防疫成效受到全球许多国家赞许的台湾,今年能否参加世界卫生大会受到高度瞩目。自2017年至今,台湾就没有获邀参加这个全球公共卫生的重要论坛。

《台北法》的作用

不过今年,美国支持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力度加大,不只是因为疫情,由美国国会通过、特朗普总统3月底签署生效的《台北法》(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 TAIPEI Act)也发挥了及时的作用。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要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邀请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加这个大会,一如他的前任这么做过的一样。

美国国会参、众两党议员也通过各种不同形式支持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除了提出相关法案,参、众两院外委会两党领导层甚至直接写信给全世界超过50个国家的领导人,为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发声。

美国国会下属机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才发布的新报告,以“北京的致命游戏”来形容台湾在新冠肺炎疫情中被排除在世界卫生组织外对国际社会和台湾可能带来的后果。

鲁比奥:台湾可对公共卫生有贡献

为什么美国要力挺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R-FL) 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首先,台湾是对疫情回应的领先者,他们有一些全世界最好的做法。我也认为他们受到许多病例的影响,他们可以做出许多贡献。其次,现在他们是生活在台湾、在世界卫生组织没有代表性的人群,因为有来自中国对其他所有成员国的政治威胁。所以既然这是关于公共卫生,我们就不应该排除他们的参与。”

在强大的支持声浪下,台湾是否能参加几天后就要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鲁比奥也无法得知:“我不知道下星期会如何,显然是因为目前既有的规则。美国最终能够做的,就是我们在那个组织的会员资格是有作用的。”

鲁比奥说,他目前要聚焦的是如何有效应对疫情,不过大流行过后,清楚的是世界卫生组织需要进行某种重要的改革,才能恢复它原先创立时的适度功能。其他国家也持相同观点。他说:“所以有意思的是届时美国是否发挥领导作用,对那个组织进行改革,或者不那么理想的是,在必要时创立一个替代性的组织。”

在美国以外,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及英、法、德等欧洲国家也对世界卫生组织呼应特朗普政府的倡议,发出同样呼吁支持台湾参与世卫组织与世卫大会。

与台湾有外交关系的14个国家,也向世卫组织提案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组织及世卫大会。

中国的政治坚持

即便美国和国际社会支持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力度增强,但中国的反对丝毫没有软化,强调只有主权国家能够参与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台湾作为中国一部分,无法成为世卫组织观察员。

“世卫组织作为联合国专门机构,应该严格按照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和世卫大会25.1号决议所确认的一个中国原则处理涉台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星期四(5月14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这么说。

“2009年到2016年,经两岸协商,在两岸均坚持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基础上,中国中央政府对台湾地区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世卫大会做出特殊安排,这一做法不构成先例”,赵立坚说。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多次在世卫记者会上面对台湾参与世卫的问题,不过他没有亲自答复,而是交给其他官员处理。

世卫说法遭反驳

世卫的法律顾问所罗门(Steven Solomon)说,谭德塞无权对台湾发出邀请,他必须获得世卫194个成员国的授权,而这些成员国对台湾参加大会一事“有不同看法”(divergent views)。

世卫的说法遭到反驳。蓬佩奥、台湾政府、公卫专家、研究联合国的观察人士都说,世卫总干事有权邀请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世界卫生大会,过去也有过这种惯例,台湾无法参加大会的唯一理由是中国。

“多年来,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将台湾的参与政治化,台湾卫生官员被排除在世界卫生组织外,制造了全球公卫覆盖的缺口,也阻止其他国家分享台湾对新冠肺炎(COVID-19)的成功应对,” 台湾驻美代表处政治组组长赵怡翔(Vincent Chao)告诉美国之音,“我们认为世卫组织总干事能够在全球卫生利益的基础上,依据该组织言明的宗旨决定邀请谁。

台湾外交官与世卫官员隔空交战

赵怡翔最近在一个华盛顿智库的网络讨论中与世卫法律顾问所罗门隔空交战,对所罗门一再援引联合国和世卫决议,并表明世卫总干事无权决定邀请谁参加世卫大会的说法提出反驳。

他说,从1950年代世卫组织总干事即有过前例,邀请马耳他骑士团(The Order of Malta)作为世卫大会观察员,并不考虑到这个组织的政治地位,至于所罗门和中国政府一再强调的联合国2758号决议及世卫25.1号决议,赵怡翔认为这与“观察员”的资格无关,台湾希望以观察员身份参与,“并不涉及政治承认的问题”,更何况两个决议里“完全没有提到台湾”,大家只要去谷歌搜寻就知道。

赵怡翔强调,台湾2300万人在世卫组织的“有效代表”问题,至今仍然是一个没有被解决的问题,世卫组织的许多成员国也都支持这个论点。

“所罗门先生说,只有所有成员国,而不是一个成员国,可以决定是否邀请台湾参加大会,但是在2017年,前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曾经提到,她是特地经过中国的同意才对台湾发出邀请函。所以看来在台湾这个例子上,有时候或许单一成员国要比成员国们还要更大。”

赵怡翔呼吁谭德塞“去除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全球卫生议题上玩弄政治的能力”邀请台湾作为观察员,因为谭德塞“完全清楚”,这么做与以往的惯例和世卫组织成立的宗旨一致。

中国对联合国及其组织的影响力

中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在这次新冠疫情中已经引起各国注意,许多人批评世卫过于接受中国政府关于新冠病毒的说法,没有及时对全世界发出警示。

对联合国及其机构的腐败问题有深入研究的前华尔街日报记者克劳迪亚·罗塞特(Claudia Rosette)告诉美国之音,自中国经济崛起后在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的影响力日增,北京通过它在这些机构支持的领导层施行中国的政策,现在它在15个联合国机构中有4个是中国籍领导,第5个中国能直接影响的,就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总干事谭德塞。

她说:“谭德塞对中国的大量赞美让我很难区别他所说的和中国共产党宣传部门所说的有什么不同。在一些例子上,我们看到他根本是在撒谎。他在一月时表扬中国的透明化,那时中国政府正在隐瞒爆发疫情的惊人病原体,中国政府那时还允许疫情通过国际航班蔓延到武汉以外。谭德塞在那个时候还在赞美中国的透明化和他们采取多好的行动等等,而那根本就是一个谎言。”

目前是非政府组织“女性独立论坛”外交政策研究员的罗塞特说,她正在进行关于中国如何在联合国机构执行其政策的研究,在跟记者讲话的当下,她正在看着一封几年前联合国机构国际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与世界卫生组织之间的内部往来函件(internal correspondence),内容是关于一个台湾专家想要参加这两个机构合办的一个会议。

罗塞特说,她目前不能透露细节,她能说的是当时由中国籍的陈冯富珍领导的世卫组织在函件上表示,这位台湾专家“必须在申请表上注明是他来自中国台湾省(Taiwan, China),他们甚至不考虑他们的主任已经有指示说,可以允许他以来自台湾的名义申请。”

台湾参与世卫阻碍仍大

台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吴崐裕曾经在2018年参加台湾的世卫大会观察团,持台湾驻日内瓦办事处所取得的旁听证进入世卫大会旁听议程。

吴崐裕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在旁听席上无法与大会人士交流,也无法参与议程讨论,徒具形式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如果台湾能作为观察员,台湾的卫生署长就可以和其他国家的代表团交流,也可以上台发言,并且和世界卫生组织就公共卫生议题合作,这对于台湾在平常能够及时获取世卫组织的重要信息非常重要,尤其是在有流行疫的时候。此外,台湾参与世卫也可以帮助其他国家,这也是台湾希望参与的目的。

不过由于中国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影响,吴崐裕说,世卫官员的说法可以看出,台湾参与世卫的阻碍仍然很大,虽然作为一个国家台湾有充分权利参加世卫组织,但台湾无法成为世界卫生大会的观察员和世界卫生组织的会员“是国际政治运作的结果,跟专业没有关系。”

中国对世卫防疫功能的影响

他说,这次美国从疫情中也学到一个“惨痛的教训”(learned a hard lesson),那就是未来如果WHO也像这次一样,在中国巨大的影响力下失去防疫功能,那将对先进国家人民的健康将造成很大的威胁,因此美国和欧洲国家也要思考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寻求替代方式来自我保护。

吴崐裕说:“美国这次已经做出极大努力试图帮助台湾参加世界卫生大会。如果台湾还是无法参加世卫大会,那表示世卫组织和世卫大会仍然受到中国和相关国家的极大影响。它显示出,如同这次新冠肺炎的例子般,那对美国和欧洲国家人民的生命将有重大影响,所以美国和欧洲国家不能再依赖中国,他们在最近的将来将会寻求其他替代方式来保护自己,不会再依赖世界卫生组织。如果这种情况发生,那对世卫组织会非常不利。”

至于未来保护人民健康的替代方式是什么,吴崐裕说,那可能包括世卫组织的改革,让它不再受到中国的支配,如果能够改革成功,台湾就有机会参加世界卫生组织。

中国与世卫关于台湾的备忘录

2005年,中国政府与世界卫生组织签署一个“谅解备忘录”,对台湾参加世界卫生大会作出许多限制。

台湾政府称,这个“秘密备忘录”(MOU)并没有公开,它规定台湾的医疗公卫专家如果要参加WHO的技术会议及活动,必须在会议开始的5个星期前向WHO提出申请,并转中国卫生部审核,而且台湾代表必须以个人身份出席会议,其级别必须是处长以下,会议资料一律要注明是来自“中国台湾”(Taiwan, China)的专家。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说,台湾从未接受世卫与中国的备忘录,也多次表达严正抗议,由于这个备忘录是中国自行与WHO秘密签署的备忘录,台湾并未参与其磋商与签订,因此这个备忘录对台湾不具任何拘束力,台湾政府也多次公开表达“绝不承认、不接受、不执行”此备忘录的立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2005年中国与世界卫生组织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不是什么秘密”,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不需要和任何组织通过签署备忘录‘把台湾归于中国’”。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驳斥这种说法。他说,台湾有自己的政府,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他并指责中国政府宣称已经妥善安排台湾参与全球卫生事务是“一派谎言”。

台湾参与世卫大会的历史

2009年到2016年,台湾曾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世界卫生大会,当时在国民党的马英九政府执政下,台湾与中国在“九二共识”的框架下彼此关系渐趋和缓,双方也曾就台湾参加世界卫生大会一事展开协商。

2009年4月28日,世卫总干事陈冯富珍(Margaret Chan)对台湾卫生署长叶金川发出邀请函,台湾在“中华台北”的名称下以观察员身份参加当年的世界卫生大会。

直到2016年民进党的蔡英文政府上台,情况开始转变。

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就职,3天后就要举行世界卫生大会,蔡英文政府在就职日当天,也是世卫大会报名截止日的同一天收到陈冯富珍发来的邀请函,不过上面却加注了过去不曾出现的字句:“这个机会让我再次想到,世界卫生组织作为联合国专门机构,接受联合国2758号决议及世界卫生大会25.1号决议的指引。”

联合国2758号决议及世界卫生大会25.1号决议指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在联合国及世界卫生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

蔡英文政府上任后,中国坚持以一中原则及“九二共识”作为两岸交往的政治前提,这个前提不被蔡英文接受,北京当局中断与台湾的官方往来,台湾也自2017年之后就未曾获邀参加世界卫生大会。

截至5月14日为止,已经向世界卫生组织秘书处提案的有14个与台湾有外交关系的国家,包括尼加拉瓜、圣卢西亚、斯威士兰、马绍尔群岛、贝里斯、海地、帕劳、圣克里斯多夫、瑙鲁、图瓦卢、巴拉圭、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及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

中国政府批评称,这种涉台提案的做法目的在于“严重干扰大会进程、破坏国际抗疫合作”,中国及国际社会对此坚决反对。

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预订5月18到19日以虚拟方式举行,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大会议程只聚焦于疫情的讨论及执行委员会委员的选举,世界卫生组织说,可能今年晚些时候恢复大会完成其他未讨论的议程。

美国之音记者李逸华对本篇报道有贡献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