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1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香蕉天堂》华府特映会纪念台湾解严30年


台湾电影《香蕉天堂》于1989年,也就是台湾解严后两年推出,以诙谐手法讲述国民政府官兵撤守台湾后的处境以及身份认同问题。台湾驻美代表处台湾书院10月27日在乔治·华盛顿大学主办“香蕉天堂”电影放映会,邀请杜克大学教授、华语电影学者洪国钧博士讲解影片内容。

《香蕉天堂》导演王童借由电影主人翁、流离台湾的外省老兵门闩的个人家庭变迁,刻画1949年大时代的变动,导致200万老兵与故乡分隔40年、在台湾落地生根的历史背景,并提出对国民党颁布戒严令,导致“白色恐怖统治”的省思。片名《香蕉天堂》意指老兵对来到盛产香蕉的台湾生活的想象和期待,与来台后遇到的“白色恐怖”形成鲜明对比。

2017年是台湾解除戒严30年,台湾书院希望通过《香蕉天堂》与观众回顾台湾从威权时代走向民主化的过程,以及社会对族群融合的回响。

台湾驻美代表处台湾书院主任桂业勤说:“过去在解严之前,台湾本身比较封闭,两岸之间也没有接触,处于不谈判也不妥协的状况。解严三十年来,我们做这样的回顾,我觉得让我们可以把历史的距离看得更长远。”

《香蕉天堂》在台湾解严后两年推出,当时出版界对政府在审查制度上的宽容度仍处于试探状态,《香蕉天堂》可说是第一部对国民党政权采取批判立场的电影。

观众金安迪说:“我没想到电影会这样描述国民党不得当的一面,但这让人印象深刻,因为我能确实看到“媒体自由”这样一个新时代的开端。”

座谈会主讲人洪国钧引用散文《失根的兰花》比喻离开故土,来到台湾的第一代外省人,而时至今日,台湾青壮年族群的省籍情结逐渐淡化,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清晰的台湾主体意识。这一点从台湾电影题材和票房中可以看出端倪。

杜克大学东亚与中东研究学系副教授洪国钧说:“现在年轻人对于家的观念,跟王导自己的观念已经有很大的不同了。所以像他在2015年最后推出的那部《风中家族》(讲述外省老兵在台湾的故事),在台湾放映并没有很好的票房。大家觉得他拍得很认真,故事很感人,但是已经没有办法引发大一点的共鸣了。我自己的感觉是,从台湾比较年轻的一代和中生代身上,越是能够清楚看到自己身为台湾人,自己台湾的历史、地位和重要性。”

洪国钧表示,台湾的国际空间虽然受到政治上的打压,但其实台湾的文化、艺术和人民才是真正的资产,通过电影等“软实力”的输出,会是推广台湾、走进国际的最佳方式。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