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7 2017年9月26日 星期二

美国牛肉—从内布拉斯加农场到中国市场


结束了在饲养场一天的工作,泰瑞·贝乐儿走进宏红酒吧,这是拥有三千人口的内布拉斯加小城林塞的唯一一间酒吧。来自爱达荷州的农场主朋友正在这里等他。

他们不止是朋友,还是商业伙伴。

贝乐儿经营一家家族企业,是由他父亲创建于1958年的育肥饲养场。

贝乐儿对记者说:“我早上大概在4点半到6点起床。我最喜欢的事就是出来看看这些饲料槽,看他们(牛群)前一天晚上吃了多少,再决定这一天下一顿喂给他们多少。我喜欢看他们早上舒展筋骨。”

育肥饲养场从牛犊饲养场买入成年牛种,在屠宰之前集中喂养增重。这是美国牛肉产业链上的第二个环节。

贝乐儿来自爱达荷的朋友来这里与他讨论出售价格。而贝乐儿现在需要的是买入更多无生长激素饲养(NHTC)牛种,来满足中国上升的需求。

美国每年牛肉产量大约能达到240亿磅,仅有10%能够满足出口中国的标准。美国农业部规定出口中国的牛肉首先要能追溯到牛的养殖源头,出生地限制于加拿大、墨西哥、或美国,且必须在美国进行屠宰;其次被屠宰前的成长周期不能超过30个月;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不能使用促进生长剂。

促进生长剂也就是人们平常说的瘦肉精。喂养满足出口条件的牛会增加成本,而肉类加工厂为不添加瘦肉精喂养的牛(NHTC)多付的钱,刚刚好能支付这个额外的开销。

“出售的价格是普通市场价每头再额外加上150美元”,贝乐儿解释道。

贝乐儿期待与中国的出口交易能拉动这类牛肉的市场,让他得到更高的收益。他说: “我觉得他们尝到了我们高质量的牛肉以后,我们的牛肉在中国会卖得更好。我们希望价格能从150美元回升到225至250美元。”

额外成本包括更多的饲料和支付给认证机构的服务费用。桑普森有限公司在当地承包了农业产品主要的认证工作。贝乐儿和他表兄的饲养场都在与桑普森合作。

桑普森公司设计的系统让每一头牛从出生到屠宰都拥有一个独特的认证身份以及相应的数据。

桑普森公司的创始人斯科特·米勒详细解释了这个系统:“它是一个15位的号码,能够防止篡改,也就是说如果有人试图移除这个标牌,结果就会造成损坏,不能重复使用。我们管理这些标牌,将他们寄给农场,他们把牌子装到小牛的耳朵上,它就提供给我们相应的数据。然后我们为这个数据库提供支持,包括运输文件和证明,于是这些牛群就可以从一个经批准的地点转移到另一个。”

当牛在18到22个月大并达到市场重量时,贝乐儿饲养场就将他们送往肉类加工厂。贝乐儿长期为奥马哈牛肉加工厂提供不含生长激素喂养的牛,该厂正是第一批将牛肉送往中国的公司。

奥马哈肉类加工厂的总裁亨利·戴维说:“我们对这项成就非常骄傲,因为达到BEV,也就是牛肉出口中国的审核项目标准是一项艰难的任务。”

这个加工厂的执行副总监安吉鲁·菲力从高中开始就从事肉类加工行业,他乐见行业内先进技术的发展。

菲力穿上防寒服带记者走进了奥马哈肉类加工厂的生产厂房。他站在屠体冷却室解释说:“这里大概33华氏度,0.5摄氏度左右。要保持低温,就不能引入室外空气。如果你能闻到什么味道,就说明肉不干净。”

菲力表示这样的一个加工厂总共能容纳8千头被屠宰的牛,你却闻不到肉腥味。

牛群一般在晚上抵达,会给他们时间休息,然后在早上进行加工。一般动物会在冷藏室里呆上两天。

菲力随后为记者介绍了这里牛肉生产的流程。他说:“牛先进屠宰室,然后就到我们现在所处的屠体冷却室,接下来他们将进入操作加工室。在那里工人们会将他们分切出不同的部位,也就是说有一些将是为欧洲准备,一些可能是为中国准备,还有为沙特阿拉伯准备的。”

很多人对于美国肉类加工厂的概念还停留在20年前,而菲力表示,经过多年来技术的改进,在这个厂子里,从牲畜到成品需要5分钟。

现在他们对中国消费者有了更高的目标。亨利·戴维说:“我们的目标是将牛肉从奥马哈的这个厂,经过加工直接送货到家。”而戴维所说的是为中国消费者送货到家,他表示现在中国的食品送货服务的发达程度让他惊讶。

在内布拉斯加的牛肉生产商似乎一切就绪, 然而从第一批出口到服务大规模中国消费者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他们所面临的挑战除了品牌和价位的管理,还需要考虑如何扩展中低端市场来巩固美国牛肉的认知度。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