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0 2021年12月2日 星期四

坎贝尔:美国联合盟友抗中,令习近平“烧心”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11月19日参加美国和平研究所(USIP)会议 (USIP 会议视频截图)

拜登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视频会议后,美中两国政府对这次两国元首长达近4小时会议的解读大相径庭,被称为“各说各话”。

周五(11月19日),参与这一视频会议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说,在会上双方就美国针对中国的印度-太平洋战略展开了交锋。

“习近平主席在视频会议上非常清楚地表示,美国正在做的一些事情让中国感到“烧心”(heartburn),” 坎贝尔说。

“其中首先是我们加强和振兴了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菲律宾和泰国的双边安全联盟,与越南等至关重要的新伙伴关系,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 与印度的建设性合作、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还有坦率地与欧洲以更积极的方式谈论技术等领域的合作。”坎贝尔说。

“我认为习主席明确表示,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这些代表了他们所说的‘冷战思维’。但是,我们相信这些核心具有相互关联、重叠、多用途的特征,有些是正式的,有些是非正式的——共同构建的运作体系在过去30年里保证了深远的繁荣。”坎贝尔说。

坎贝尔表示,在这次视频会议中,拜登总统向习近平指出亚洲国家对中国胁迫政策不满,而习近平对此未作回应。

北京的胁迫政策制造全球紧张军事

“拜登总统非常直接地指出,你看,我和许多领导人进行了对话,他们都说了同样的话,他们担忧中国在商业上、军事上采取的胁迫政策,这已经制造了全球紧张局势,扰乱了与中国的双边关系。我认为习进平没有、他没有直接回应。”坎贝尔说。

坎贝尔说,中国在边境上与印度发生的武装冲突,升高了两国的紧张关系,迫使印度必须寻求不仅与美国而且跟其他国家加强关系,并使印度在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我要说在这些方面受影响最大的国家可能是印度。所以我非常看好(美国)与印度的未来。”坎贝尔说。“我想我们都承认,四方安全对话机制中关键的成员是印度,它现在在所有国际会议中都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我们尊重这一点,我们决心在双边范围内尽我们所能来建立关系。”

坎贝尔认为,中国在过去几十年里大规模军事能力建设破坏了该地区的稳定,并催生了像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这样的联盟。

“我认为在背后许多亚洲国家都担心(中国)这种大量、戏剧性的军事投资,实际上其中一些做法已经导致其他国家做出回应,我想说 AUKUS 就是其中之一。”坎贝尔说。

中国官方还没有就坎贝尔的最新说明发表评论。美国之音记者赛尔丁星期五下午发给中国驻美大使馆的电邮询问也没有获得回应。

美国五角大楼最近发布中国军力年度报告,评估了北京正迅速扩大的核武库。在与习近平的对话中,拜登总统理强调了管理双方战略风险的重要性,建议双方应进行某种形式的战略稳定对话。总统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最近在一些评论中表示,有关事项正在进展之中。

坎贝尔表示,中国从核武器、到网络、再到太空的军事能力建设引起了许多担忧。他说,拜登总统试图做的是,美国将尽力阻止任何疏忽、误判和事故的发生。

“我认为我们想做的,而且我们过去也尝试过,就是让中国参与讨论,如果面临某种事故或疏失,应该怎么处理。我们正处于这种讨论的最初阶段。我认为可以说,习主席显示,他们至少会参与这种讨论。”坎贝尔说。“但我认为这必须得到检验。”他补充。

美国对华政策具有跨党派、以加强国内建设为基础的特点

坎贝尔说拜登-习近平视频会议发生的时间并非偶然,它反映了美国对华政策的一些本质特点。

坎贝尔说,美国的对华政策不仅涉及双边,也不仅在国际领域,而是“一项实际上、根本上是从国内开始的全面综合战略”。

他强调,其特点是 “通过跨党派政治的磋商和接触”,“积极参与国内恰当投资,并在国际上具有竞争力 ”;在必须关注军事问题的同时,“确实投资技术、人工智能、量子计算、5G、人文科学。”

他表示,“这些是美国享有独特优势的领域。 但坦率地说,我们的优势正受到考验和挑战。”

因此他表示,拜登总统与习近平主席之间的视频会议,“发生在签署跨党派基础设施法案的当天并非偶然,该法案不仅涉及传统基础设施,还涉及技术创新。”

(美国之音记者赛尔丁对本文亦有贡献)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