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21 2021年10月18日 星期一

政府监管加强,资本逃离,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在中国东部江苏省连云港市的连云港港口,一台起重机将一个集装箱装上卡车(2021年9月7日)。

中国经济下半年增长面临下行的压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政府日渐加强的监管行动、电力短缺、以及疫情“零容忍”政策等对中国的第二、第三产业产生巨大冲击。一些金融机构已经调低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全年预期。

周四,荷兰国际集团(ING)两个月来第二次下调对今年下半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预测,预计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GDP增速将分别同比放缓至4%和4.5%,全年增速从8.9%下调到8.7%。

ING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彭蔼娆(Iris Pang)在解释下调原因时援引了电力供应紧张和监管持续收紧的影响,称中国第二和第三产业都受到了巨大冲击。

她在分析报告中写道:“电力短缺和工厂暂停运营影响了第二产业。由新冠导致的港口停运主要影响第三产业。科技数据隐私、网络游戏时间限制、以及补习中心的关闭也属于第三产业……。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的人因为恒大事件而失去工作或减薪。”

政府监管加强,资本逃离中国

近几个月来,中国政府对国内的高科技、能源和房地产等行业加大了监管行动,中国市场蒸发超过一万亿美元,阿里巴巴等巨头的股价近乎腰斩。

本周,全球主要的对冲基金公司英士曼集团(Man Group)、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和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均发声称对中国的投资前景感到担忧。

索罗斯公司的首席投资顾问费兹帕克里克(Dawn Fitzpatrick)在彭博投资举办的在线会议上表示:“我们现在没有把钱投入到中国”。

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亚洲安全倡议的高级研究员罗伯茨(Dexter Tiff Roberts)表示,由于政府政策的巨大不确定性,西方投资者正在远离中国。

他告诉美国之音:“外国投资者在寻求交易时将变得更加谨慎,并且在发起交易前,将尽其所能,努力从中国政府的角度确定他们正在考虑的任何交易的敏感性。”

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显示,外国投资者9月从中国债市撤资81亿美元,创6个月以来最大规模资金外流。

然而,这场监管引发的危机还没有放缓的迹象,并迅速蔓延到房地产领域,这可能对中国的经济增长前景造成更深远的负面影响。

中国政府在今年早些时候称,将在政策目标中优先考虑“共同富裕”,要求控制房价,遏制过渡借贷,并指责房价恶化了收入不平等,威胁到社会稳定。

这直接导致中国最大的房地房开发商之一的恒大集团陷入债务危机。背负超过3000亿美元总债务的恒大上月两度未履行偿付义务,至今也未宣布要如何偿付投资人。

中国房地产行业面临的压力纷至沓来。房地产开发商花样年控股未能偿付2.06亿美元在本周一到期的债务,新力控股因面临即将违约的风险,评级在周二遭到下调。

房地产开发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据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NBER)去年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如果房地产活动下降20%,中国的GDP会下降约5-10%。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沃尔夫(Martin Wolf)表示,实际的经济影响可能更糟。他本周在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这将带来巨大的挑战,并给当局带来一个大麻烦:什么可以取代房地产投资来创造需求?”

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Alicia Garcia Herrero)预计,更多小型民营房地产企业将难以战胜监管收紧和利润下降的挑战,尤其是杠杆较高的企业。

她在一篇分析文章中写道:“恒大的债务危机可能会像滚雪球一样继续下去,而经济增长可能无法像过去一样填补损失。”

在打击私人开发商借贷的政策背景下,中国城市土地拍卖的需求正在下降。据路透对财政部数据的计算,8月全国土地出让价值同比骤降17.5%,这是2020年2月以来最大降幅。

中国地方政府约20%的收入依赖于土地销售。土地需求进一步下降可能会迫使地方政府削减开支和投资,这将直接影响医院和学校等社会公共产品的提供。

限电限产

中国还正在为遏制国内煤炭产量和进口的政策付出高昂的经济代价。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仍主要依靠煤炭发电。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9月宣布,中国的目标是在2030年达到碳排放峰值,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这启动了国家和地方的计划,要求减少煤炭生产。

广泛的燃煤短缺给钢铁和铝业等能源密集型产业的生产造成限制,还影响了制造业。本次电力供应削减恰好是出口生产季节,对出口商和制造商的经营非常不利。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9月份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进一步降至49.6,低于上月0.5个百分点,陷入萎缩区间,为年内最低。

本月初的暴雨对中国产煤大省山西造成地质灾害,这对本就供应紧张的煤炭市场造成更大压力。中国官媒报道称,截至10月4日(周一),山西省共停产煤炭27座,非煤矿山99座。

为了减轻企业的压力,中国官员鼓励发电公司从蒙古和印度尼西亚等地购买煤炭,但供应短缺已经推动全球煤价暴涨,而且即使扩大进口也很难填补澳大利亚煤炭的空缺。中澳关系每况愈下,2020年12月,中国政治禁止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在禁令前,中国进口煤炭主要依靠澳大利亚的供应。

援引持续的能源短缺,投资银行高盛上周将对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测从8.2%下调至7.8%。在高盛下调预期前,野村证券和惠誉国际也采取了类似措施。

高盛的经济学家在报告中称,新冠大流行后出口的恢复增加了制造商对电力的需求,“同时,减少燃煤相关排放和减少煤炭进口的努力,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供应水平,导致价格大幅上涨”。

新冠“零容忍”政策威胁着经济增长

该银行还表示,对新冠病毒采取的“零容忍”政策也在威胁中国的经济增长。

中国采取了严格检疫和关闭商业的措施,试图确保7月下旬在国内出现的变种新冠病毒不会进一步扩散,政府鼓励居民不要离家,这重创了服务业和消费。

据中国交通部的数据,中国“黄金周”国庆期间的出游人数比2019年新冠爆发前下降了约30%。

凯投宏观首席亚洲经济学家威廉斯(Mark Williams)周五在一篇分析文章中写道:“国庆节假期对旅游部门的许多人来说是一个令人失望的假期。只要中国的目标仍然是零COVID,就不可能有任何重大改善。”

(本文参考了路透社的报道)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海峡论谈:两岸“准战争”布局? 美中俄三方暗中较劲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