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2 2021年4月12日 星期一

一带一路能源投资大跌 非洲成战略重点


资料照:北京一街道为中非合作论坛的召开插满旗帜。(2018年9月3日)

在发展中国家推广一带一路项目受阻后,中国的海外能源融资降至数十年来的低点,大部分资金投向了非洲的能源项目,分析认为,非洲未来或成为中国能源投资的重点。

波士顿大学全球能源融资数据库的数据显示,在中国2020年的46亿美元的海外能源贷款中,超过一半都投入了非洲的项目。中国在尼日尼亚的一条天然气管道推动了超过30亿美元的融资,其他小型项目分布在莱索托、卢旺达和象牙海岸。

相比2019年,中国的海外能源投资整体下降了43%,降至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在非洲大陆以外,中国仅向孟加拉国、塞尔维亚和巴基斯坦的项目提供了贷款。

由于新冠疫情和项目缺乏透明性等负面影响,中国在海外的能源投资受阻与“一带一路”项目整体所面临的严峻挑战相符合。专家指出,中国投资非洲能源项目的趋势将持续。

非洲能源投资缺口

非洲大陆面临着巨大的能源投资缺口,同时投资非洲的能源项目也满足了北京的战略需求。

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8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只有47.7%的人用上了电,而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这一比例为98%,欧洲和北美地区为100%。

爱丁堡大学非洲研究中心研究员扎洪兹(Tim Zajontz)告诉美国之音:“非洲能源市场具有巨大的增长潜力,因为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电力需求不断增长。非洲联盟、区域经济共同体和非洲各国政府都认为,增加电力供应对非洲大陆的社会和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麦肯锡公司的一份报告发现,从2010年到2040年,非洲对电力的需求将翻两番,未来几年对电力基础设施的需求只会增加。

然而,非洲大陆长期以来一直面临着为基础设施投资筹集足够资金的挑战,特别是在能源领域。麦肯锡的报告指出,尽管国际投资者对投资非洲有足够的兴趣,但80%的基础设施项目在可行性和商业规划阶段就失败了。

伦敦大学东方和非洲研究学院政治和国际关系教授斯蒂芬·陈(Stephen Chan)告诉美国之音:“尽管不是全部,中国以比西方贷款人更宽松的条件提供了大量的贷款流动性。有人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债务陷阱。从许多非洲国家政府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种以比其他方式更快的刺激发展的手段,但在债务问题上是有风险的。”

此外,中国在核能、水电、太阳能和风能发电方面也积累了巨大的过剩产能,中国政策性银行通过为在非洲的投资提供贷款融资和保险,鼓励这些领域的中国企业参与非洲的大型能源项目。

做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也是第一大原油进口国,中国加大对非洲的投资还旨在加强能源安全和供应来源的多样化。

斯蒂芬·陈说:“中国明白,一个电气化的非洲将是一个更容易接受中国出口的市场。中国也对非洲的石油生产感兴趣,这也是着眼于中国国内的能源需求,所以中国强调要确保石油销售的优先权。”

一带一路项目受阻

中国加大在非洲的投资也是因为其选择有限。在经历了近十年雄心勃勃的增长后,中国已经大幅缩减了其最大两家政策性银行的海外贷款计划。

据波士顿大学编制的数据,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贷款从2016年的750亿美元的峰值跌至去年的40亿美元。

一带一路项目往往治理标准不高,招致了一系列的丑闻和债务国的投诉,这导致北京利用经济资源来扩大政治影响力的目标收效甚微。

去年,赞比亚成为新冠疫情下第一个发生债务违约的非洲国家,而一带一路项目的主要贷款接收国巴基斯坦指控中国公司将电力项目成本夸大了数十亿美元。

近年来,中国的经济资源正转向国内而非海外项目,从出口带动增长转变为强调国内投资和消费。同时,新冠疫情对中国国内的医疗服务投资也提出了考验。

据智库海外发展研究所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其贷款方式是不可持续的。

这份报告写道:“旧的模式,即中国公司和当地精英的利益优先于借款国的利益,借款国承担了过多的项目失败风险,在各国承担债务和风险的能力下降的情况下,这种模式将变得更加不可持续。”

在南非斯坦陵布什大学国际和比较政治中心担任研究员的扎洪兹预计,中国在非洲能源市场的投资会继续增长,但项目的实施将更多的转向为公私合作,以避免中国贷款融资项目的主权违约风险。

他说:“我们将看到更多的能源项目通过私人项目融资方式实施,中国投资者通过组织贷款或提供股权投资,并通过事先约定的购买协议或用户费用份额来收回投资。”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马云厄运不断,民企一叶知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