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4 2021年12月8日 星期三

争取联盟对抗中国 拜登本周迎来G7首秀


七大工业国的旗帜(2020年7月27日)。

美国总统拜登将参加七大工业国(简称G7)周五的一场线上会议,这也是他作为美国总统参加的首个多边会谈。外界密切关注,美国是否能够重新团结联盟,领导西方民主国家共同应对中国挑战。

白宫周日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这次视频会议上将讨论新冠疫情、全球经济、以及作为一个群体如何与中国打交道。

声明写道:“拜登总统还将讨论进行投资以加强我们的集体竞争力的必要性,以及更新全球规则以应对中国等带来的经济挑战的重要性。”

七国集团由当今世界最发达的几个经济体组成,成员包括美国、德国、日本、法国、英国、加拿大和意大利。该集团被视为代表了西方价值共同体,这也将是这七国工业化国家领导人自4月以来的首次会晤。

拜登自今年初就任后一直寻求向全球发出重新接触的信号。他将美国带回世界卫生组织,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并表示希望和盟国合作,在一系列棘手问题上对抗中国。

国际关系专家表示,拜登很可能利用这次的线上会议发出信号,表明在特朗普总统执政的四年后,美国正在重返世界舞台,并准备好再次领导民主社会。

西班牙IE全球与公共事务学院、荷兰蒂尔堡大学研究员沃格(Stan Veuger)告诉美国之音:“美国无疑是七国集团的领导者,因为它的规模和随之而来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我们看到了对传统联盟的背离,这才(使得领导力)成为一个问题。”

重建民主联盟

拜登政府对重建民主联盟的呼吁得到了七国集团的回应,各方有望在会议上达成初步共识。

据彭博社看到的外交简报,各国代表就如何应对中国进行了初步讨论。加拿大则在前期协调会议上强调不要把贫困国家的疫苗接种问题留给中国和俄罗斯。

报道写道,这次会议主办国英国的首相约翰逊计划在会议上着手制定应对中国的联合战略。

奥巴马政府的前亚洲问题专家古德曼(Matthew Goodman)告诉美国之音:“七国集团有着许多共同的价值观和利益,包括对与中国建立公平和平衡的经济关系的共同兴趣,以及对中国的一些政策和行动的担忧。”

美国企业研究所战略研究员施米特(Gary Schmitt)则认为,这次会议很可能开启西方民主国家联手遏制中国的开端。

他告诉美国之音:“提出草案是必要的第一步。。。但正如人们所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因此七国集团需要不止一次会议才能就中国问题达成新的共识。”

中国在国际社会日益咄咄逼人的举动已经引发了民主国家的强烈不满。上月,约70名来自G7成员国的议员呼吁他们的领导人在G7峰会上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

他们在一封联名信中指责中国在国际机构中“占据瓶颈位置”(bottleneck positions),并要求G7领导人“避免在人工智能和5G等技术问题上依赖中国”。

在新冠病毒问题上,他们表示,中国在早期阶段扣留了关键信息,破坏了世界卫生组织,并称,“为了准备和预防未来爆发,我们认为有必要对病毒的起源和传播进行独立调查”。

美中关系的权衡

在美中关系日益紧张的当下,如果拜登能够团结象征西方领导地位的七国集团,将成为他第一任期中的一个显著外交功绩。

然而完全恢复美国的领导地位并不容易,挡在他面前的有中国在全球体系中的经济体量,以及G7国家对美中关系的权衡。

G7中许多国家对中国经济依存度很高,特别对于在欧盟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德国,中国已经连续四年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还是意大利在亚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专家表示,虽然这些国家正寻求降低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但双方一旦贸然脱钩,很难有替代国及时弥补与中国脱钩造成的损失,这反而威胁这些国家执政党的地位。

此外,特朗普任期内对欧洲国家加征的关税仍然存在,这打击了盟友的经济,还削弱他们对美国的信任。

施米特说:“德国在内的大多数G7国家都明白,中国对它们采取的经济手段是重商主义。因此,利用进入他们(G7国家)市场的机会与中国进行合作,作为让中国减少掠夺性行为的杠杆,符合他们的利益。”

随着华盛顿寻求凝聚盟友挑战北京,中国也提高了经济砝码,例如在去年底慌忙与欧盟达成投资协议。外界预计,争夺伙伴的竞赛将导致美中关系进一步紧张。

施米特说:“中国更广泛的战略是通过各种诱导和奖励来分化西方,西方民主国家的广泛联盟不能不说是对北京战略的根本挑战。中国会希望尽快扼杀这一努力,使拜登政府显得软弱无力,无法复兴跨大西洋合作。”

周五(2月19日)的线上会议召开后,G7线下峰会计划于6月举行。约翰逊已邀请韩国、印度和澳大利亚作为嘉宾参与,试图建立“10个民主国家联盟”(D10联盟),以制衡和挑战中国的影响力。但报道称,由于担心澳大利亚更深入地参与G7会被视为对中国的挑衅,这一提议已经引发了集团内部的反对。

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欧洲项目主任康利(Heather Conley)告诉美国之音,如果民主国家团结起来,坚持民主的准则不动摇,那么北京将再无法使用各个击破的手段。

她说:“一些欧洲盟友不希望承担对抗中国政策的经济成本,但其他盟友已经意识到必须尽快应对这一挑战。拖延面对这一现实的时间越长,一个国家的主权所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