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8 2020年9月21日 星期一

美国悬赏千万阻止外国干预大选,中国是威胁之一


美国悬赏千万阻止外国干预大选,中国是威胁之一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13 0:00

美国悬赏千万阻止外国干预大选,中国是威胁之一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三(8月5日)表示,美国将悬赏1千万美元以获取为外国政府干预美国大选的个人的信息。美国情报官员此前表示,中国、俄罗斯和伊朗是美国选举安全的最大威胁。

随着11月3日总统大选的临近,美国各界对外国势力干预选举的警惕和反击进一步提升。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8月5日在记者会上宣布,美国务院的“正义项目”正悬赏1000万美元,以获取任何在外国政府的指挥或控制下、通过网络犯罪行为干预美国选举的个人的身份或位置信息。

此外,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数月来一直在调查中国干预美国大选的威胁,并在距离大选不到100天的时候加快了调查的步伐,多位情报官员上周在该委员会举行的机密听证会上接受相关问题的质询,并对中国干预美国选举的能力的提升发出警告。

据消息人士告诉美国媒体Axios, 联调局局长克里斯多夫·雷(Christopher Wray)7月28日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表示,他担心中国正在发展干预美国地方选举体系的能力和影响国会议员的中国政策的能力。

国家反情报和安全中心(NCSC)主任威廉·埃瓦尼纳(William Evanina)在7月29日的听证会上表达了类似的担忧。此前,他曾在7月24日发表的一封公开声明中说,中国正在利用“影响行动”来塑造美国的政策环境,并且中国方面知道这些努力可能“影响总统竞选”。他警告说,“我们的对手正试图破坏美国政治竞选、候选人和其他政治人物的私人通信”,而在这个问题上美国主要担心中国、俄罗斯和伊朗。

美国调查性媒体ProPublica记者、数据研究员杰夫·高(Jeff Kao)表示,中国已经展现出在美国社交媒体平台上建立政治宣传网络的技术能力,其中一些政治宣传演变成了虚假信息的传播,而美国情报部门或掌握更多证据。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就虚假信息来说,关键的一点是很难判断它的来源是什么。所以他们(情报部门)可能知道一些我作为研究员看不到的东西。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分析人士普遍观察到,在以往的美国选举中,中国更倾向于使用公开的外交手段和利用传统媒体来传达中国政府想要释放的信息,而在2020年的总统大选中,中国除了公开手段之外,还更多地利用了美国的社交媒体平台来暗中实施“影响行动”。

美国时政评论人士章家敦(Gordon Chang)认为,应该警惕中国利用其“网络喷子制造厂”( troll farms)和僵尸账号更“积极”地干预这届美国大选。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将会看到台面上和台面下的全方位紧逼。这一次,中国将试图影响选举结果,或者至少在美国政治舞台上造成许多混乱。所以这次的不同之处在于中国的行为的规模,而且我认为它会更有恶意。”

此前美国各界对中国“影响行动”的担忧多集中于脸书、推特和谷歌旗下的应用,而近来由中国公司开发的TikTok也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7月28日,阿肯色州联邦参议员汤姆·卡顿(Tom Cotton)、得克萨斯州联邦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佛罗里达州联邦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等共和党参议员联名致信美国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部和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警告说TikTok可能被中国共产党利用来传播虚假信息,干预美国选举。

“TikTok已经成为美国人——尤其是年轻美国人——参与政治对话的一个受欢迎的论坛,”这些共和党参议员们在信中写道,“我非常担心中国共产党会利用它对TikTok的控制来歪曲或操纵这些对话,在美国人中间播下不和的种子,从而达到它所希望的政治结果。”

推定的民主党总统提名人乔·拜登的竞选团队从上周开始要求其工作人员不得下载TikTok,并要将已下载的从手机上删除。在此之前,民主、共和两党的全国委员会均已在本月初建议其工作人员不要在个人设备上使用TikTok。

目前正面临被美国公司收购或遭美国封禁的TikTok周三表示,将采取新的措施来遏制其平台上可能影响美国选举的虚假信息传播。这些措施包括:更新有关误导性内容的政策,以便更清楚地说明什么是TikTok允许的,什么是不允许的;扩大与事实核查组织的合作,以帮助核实跟选举相关的虚假信息,并在应用程序内增加一个举报跟选举相关的虚假信息的选项;与包括美国国土安全部在内的专家合作,防止外国势力影响该平台。

章家敦认为,中国的干预是否会对美国大选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尚不确定,而中国的公开干预甚至会适得其反。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会有影响,我不知道这是否会是实质性的,因为我认为今年的一个特点就是中国被许多美国人视为一个坏角色。因此,北京公开试图影响美国选民的做法,可能会给中国带来与他们所希望的相反的效果。”

美国政界、情报界和私营领域在这届选战中对于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有了更高的警惕和更紧密的合作。谷歌威胁分析小组8月6日宣布,谷歌公司在2020年第二季度发现并清除了10个其平台上的“协同性影响行动运作”,其中3个来自中国,涉及两千多个YouTube频道。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