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9 2021年4月20日 星期二

拜登政府严查中国风险投资, 防止从“后门”获取敏感技术


中国北京金融区一家投资公司门前的牛雕塑。(2015年7月10日)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正在加强审查中国对美国科技初创企业的投资,稍后可能会做出一些惩罚。分析认为,该机构日益成为拜登政府遏制中国科技野心的关键工具。

据《华尔街日报》本周报道,CFIUS在过去两年建立了一个约20人的新执法部门,负责追踪可能威胁国家安全的旧投资交易。该团队将目光投向了资金可追溯至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交易,即使是小额交易。

报道称,这个小组已经通知了几十家公司,要求提供与外国投资者交易的信息,预计今年晚些时候将发出更多涉及要求责令公司改变治理结构,甚至要求撤资的处罚。

专家表示,尽管CFIUS审查中国巨额交易美国公司敏感技术的新闻并不罕见,但拜登政府已经将范围扩展到小型交易,这体现了新任美国政府遏制中国获取敏感技术的决心。

凯投宏观首席亚洲经济学家威廉斯(Mark Williams)告诉美国之音:“中国的一些人可能认为,对中国投资进行更严格的审查是特朗普贸易战的一种策略。但这是美国对华姿态更广泛转变的一部分,在拜登总统的领导下,这种转变正在继续。未来几年,美国不会是一个欢迎中国投资的市场。”

完善CFIUS职能的计划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初步成形,特朗普政府正式扩大了这个跨部门机构的权力,在国会通过的《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的要求下,该部门开始侦察涉及对美国关键技术的风险投资,并着眼于来自中国的资金。

在法案的影响下,美国科技企业加大了对中国资金的审查,中国投资者更为谨慎。但由于法律漏洞、对CFIUS审查要求缺乏理解,以及对初创公司的投资可以免除上市公司所需的许多披露,很多交易仍在进行。

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科技政策项目总监刘易斯(James Lewis)告诉美国之音:“中国投资者专注于投资小型、尖端的科技初创公司,其中很多交易 CFIUS并不知情。这个问题已经存在一段时间,调查这个问题的严重程度是很有必要的。”

据咨询公司Horizon Advisory的数据,2020年中国对美国公司的风险投资交易增至约308笔,创下2016年来新高。不过,总金额有所缩水,说明这些交易大多是规模较小的投资,没有给予中国投资者控制权。

但这些投资仍可能造成问题,因为很多资金通过中介机构而来,掩盖了其真正来源。事实上,中国政府设置的基金可能会利用美国种子投资者和天使投资者进行投资,以推进中国在科学技术方面的目标。

前美国国土安全部资深顾问、咨询公司StoneTurn合伙人博伊兰(Scott Boylan)告诉美国之音:“获得尖端技术不一定要付出高昂的代价,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对小型交易和投资的审查。”

拜登政府下的CFIUS

前CFIUS官员、咨询公司Berkeley Research Group董事总经理布罗德曼(Harry Broadman)表示,CFIUS增加人员主动调查风投对国家安全的影响,他并不感到意外。他称这反应了该机构的发展更为“成熟”。

布罗德曼对美国之音说:“美国国会早在2018年就直接-而且是以压倒性的两党-发出信号,希望行政部门更加重视CFIUS的职责,立法部门也将密切评估CFIUS的工作情况。”

他预计:“在审查中国对美投资方面,拜登团队将和其前任一样强硬,但将更强调美国在这一领域政策的明确性和稳定性。”

从历史上看,总统更迭会给在美国投资的各方带来近期的不确定性。新政府通常需要时间与CFIUS建立良好关系,该机构成员也需要时间适应新的领导层。但专家表示,这次的情况恰恰相反,拜登政府被认为对法治有更强的承诺,白宫会更有能力协调跨部门的决策。

拜登在竞选期间曾明确表示,他的政府将继续大力关注与中国在科技等领域的竞争。他还得到了国会的支持,多年来,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为数不多的共识就是采取强有力的政策和立法行动,应对与中国的地缘政治和经济竞争。

分析还认为,过去几年推动CFIUS对中资加强审查的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政治因素,而是相当程度上来自美国国家安全界专业团队对中国构成的近期和长期威胁的共识分析。

华盛顿的科温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近日在一篇分析文章中写道:“由于这些观点并不完全是政治性的,因此不可能随着新政府的上台而发生重大变化,它们将继续为CFIUS处理涉华交易提供参考。”

该事务所还指出,除了国家安全之外,涉及侵犯人权问题的中国投资会得到更多审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