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50 2024年4月24日 星期三

中国游说推进《中欧全面投资协定》,人权问题仍为主要分歧


2023年2月15日中共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王毅在法国巴黎出席会议时与法国外交和欧洲事务部长凯瑟琳·科隆纳握手
2023年2月15日中共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王毅在法国巴黎出席会议时与法国外交和欧洲事务部长凯瑟琳·科隆纳握手

中国目前正在欧洲积极展开游说活动,试图推进欧洲议会批准《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该协定历时多年谈判,由于中欧双方在新疆人权问题分歧引发的相互制裁而被欧洲议会冻结。

该协定是中国对欧洲关系的优先处理事项,重新激活这项协议面临重重困难。分析人士指出协议有助于推进双边经贸关系,同时与减少欧洲对中国的过度依赖并不矛盾。

《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谈判始于2014年,双方经过7年谈判,在2020年底完成。在欧洲对新疆一些侵犯人权的官员实施制裁后,中国采取反制措施,宣布制裁欧洲多国的一些议员和学者,欧洲议会与2021年5月投票冻结了该协定的批准程序,直至中国取消对欧盟相关人员的制裁为止。

中国主管外事的最高官员、中共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王毅在今年2月接连访问欧洲多国。欧盟高层本年度内有望访问中国,预计恢复协议是双方将讨论的议题,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傅聪提出希望重新激活这项搁置两年的协议。

中国驻欧盟大使傅聪在去年履新之初就表示,恢复《中欧全面投资协定》是优先解决的事项。傅聪否认中国当局在新疆实施系统性人权侵害和种族灭绝,但提议中欧双方同时解除制裁。傅聪表示,该协定可改善欧洲企业所抱怨的市场准入和营商环境等问题。

上月傅聪在接受中国官媒环球时报采访是表示,在重启《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问题上双方应“向前看,不纠结于过去”,他承认协定解冻面临的主要困难仍然是双方在人权问题上的分歧。在采访中傅聪表示中欧人权对话已经恢复,已有渠道就人权问题沟通,不必同经贸问题挂钩。

欧洲方面也对该协议有积极评价,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去年访华时表示,欧洲愿意推进该协定的进程。欧盟轮值主席国瑞典也有意通过对话推进该协定。

《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对双方的市场准入、公平竞争、环境和劳工保护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旦生效,该协定将取代欧盟各成员国与中国制定的双边投资协定。随着时间的推移,国际形势与2年前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乌克兰战事令长期以来以贸易为主要推动力的中欧关系产生变数。

协定的障碍

目前欧洲内部对《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看法不一,乐观者认为这一协定有助于改善欧洲企业的营商环境并推进以贸易为驱动力的中欧关系,反对者认为协议无助于改变现状,美国方面在中欧双方宣布谈判完成后也表示了疑虑。

分析人士指出,由于中国采取反制措施制裁欧洲的议员和学者,导致欧洲议会冻结《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如果要让欧洲议会通过该协定,中国需要解除对欧洲议员和学者的制裁。

威尔逊中心兼意大利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尼古拉·卡萨里尼
威尔逊中心兼意大利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尼古拉·卡萨里尼

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研究员尼古拉·卡萨里尼(Nicola Casarini)认为,目前要通过《中欧全面投资协定》,主要的阻力来自欧洲议会:“为了让协议通过,希望被批准,首先要做的是解除制裁,理想的做法是双方解除制裁,至少是中方解除制裁,只要中国还制裁欧洲议会的议员和其他个人,欧洲议会就会反对批准全面投资协定。”

瑞典国家中国问题研究中心分析师比约恩·卡佩林
瑞典国家中国问题研究中心分析师比约恩·卡佩林

瑞典国家中国问题研究中心分析师比约恩·卡佩林(Björn Cappelin)表示,中国试图重新激活《中欧全面投资协定》,放在更大的背景下可以认为是中国希望修补与欧洲关系的信号。“欧洲方面一直对此议题缺乏兴趣,我认为中国在这种情况下会解除制裁,我不知道可能性有多大。我认为《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议题不一定会自动推进,在协定谈判完成后,世界政治发生了很多变化,你可以认为欧盟与中国的关系现状处于一个不同的境地。”

作为欧盟大国的德国在新总理朔尔茨上台来在制定对华贸易政策时增加了多方面的考虑,与默克尔时代对中国政策有了较大的区别,德国政府声称“对中国不再天真”,在把中国视为伙伴同时也视为系统性竞争对手。德国前总理默克尔在推进《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谈判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该协议在默克尔卸任前完成。默克尔任内12次访问过中国,中国官方媒体称默克尔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中欧全面投资协定》放宽了对合资企业的要求以及对部分行业外资占股比例的限制,作为回报中国将被批准进入欧盟的能源市场。协定附件中则有对非营利组织的限制,中国政府可拒绝外国投资者向中国境内的非营利组织注资,已有的非营利组织其负责人应为中国公民。

美国跨党派外交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分析师莉莉·麦克尔威(Lily McElwee)在一篇文章中介绍了德国现执政党联盟对协定的复杂看法,称赞协定是朝着改善投资规划和安全迈出的象征性重要一步,又对中国的承诺感到失望。德国执政联盟内部的绿党和自民党对协定有不同观点,认为该协定深化与中国的经济联系的同时不会确保中国人权有足够改善。

对中国的依赖

欧盟多国在面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增加了现实的考量,在维护与中国经贸关系的同时,由于中国持续三年的新冠清零政策和乌克兰战争等因素影响造成的不确定性,欧盟正考虑降低对中国的依赖性,探索原材料采购的备选方案。

尼古拉·卡萨里尼指出,欧洲与中国的双边贸易最近两年还在增长,减少对中国的过度依赖只是口头上的说法而不是实际操作。然而尼古拉·卡萨里尼认为,与中国的协议在某些方面有可能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他以欧洲能源转型为例说明了协议为何可能潜在减少欧盟对中国的过度依赖。

“以绿色科技和风力发电为例。如果全面投资协定的一些条款实施,这是非常重要的,这将意味着中国会对一些行业减少补贴,如绿色科技,这意味着中国在市场主导地位将会减弱,欧洲在这些行业的过度依赖会降低。所以你会发现批准全面投资协定与传统智慧相反,确实可能帮助欧洲降低对中国的过度依赖。”

欧洲正在致力于达到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基础上减少50%-55%的目标,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欧洲各国正在推广太阳能发电,目前欧洲太阳能发电所需的光伏产品组件大多来自中国。

比约恩·卡佩林认为,欧洲需要降低对中国过度的经济依赖,实施《中欧全面投资协定》与这一观念不矛盾。

“《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目的是给中欧创造更公平的环境,更互利的经济关系,这正是政策制定者和企业代表长期需要解决的问题。所以《中欧全面投资协定》不一定是一件坏事,但它需要与降低对中国依赖的努力并存。”比约恩·卡佩林补充说,《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可能有助于达到更公平环境的目标,要看如何落实。

中欧商界对于此协定的内容普遍看好,分析认为该协议将在投资准入领域、竞争环境、跨境并购、研发,及可持续发展五个方面带来深远影响。预计本年内欧盟高层和欧洲国家领导人将访问中国,而中国在此期间双方争议降低调门,优先推进经贸关系,显示出中国的“战狼外交”作风似乎有所软化。

评论区

XS
SM
MD
LG